纳卡停火一年战端重启 俄罗斯尝试再次一锤定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11月18日,在俄罗斯防长绍伊古(Sergei Shoigu)、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等人第一时间出面斡旋之下,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从12日开始,出动了重炮、坦克和装甲车辆,持续了至少48个小时以上的激烈冲突总算暂告一段落。这也是两国自2020年11月9日在俄罗斯斡旋下,就纳卡战争停火后展开的最激烈的一次交锋。

随着战火在双方停战一年后再次点燃,外界不免对高加索地区的和平前景,以及俄罗斯的干预能力都多少抱持些疑惑。俄罗斯能否像一年前那样一锤定音式地解决战事,也成为观察家们热议的焦点。

俄罗斯维和部队在2020年11月后进驻具备亚美尼亚领土地位的纳卡自治州,而其他亚、阿按协议交割的地区仍有大量飞地及未确认区域,这使得双方本应在2020年11月10日后交割的区域反而成为了一年后酝酿冲突的战场。(维基百科网页截图)

相对于2020年持续了一个多月,几乎在高加索地区形成大规模区域冲突的“纳卡战争”,2021年冲突的酝酿与发展相当突然。

11月12日,阿塞拜疆军方出于不明原因袭击了一支前往拉钦走廊修理天然气的亚美尼亚维修队,造成1人死亡,俄罗斯维和部队后前往制止阿军。一天后,一名不明身份的亚美尼亚人员驱车冲击阿塞拜疆军营并投弹,在炸伤4人后前往俄罗斯维和部队营区自首。这两场突然袭击成了此次冲突的导火索。

至11月14日,阿塞拜疆边防部队突然沿亚、阿两国边境的北、中、南三个方向发起攻击,阿军一度突破边境,冲入亚美尼亚休尼克等地区,俘虏相当数量的亚军人员,阿军还以优势兵力夺取了北侧边境一线的一处金矿矿区。

在此次冲突中,拉钦走廊已成为双方彼此开炮的重要目标。(谷歌地图截图)

亚美尼亚方面则从11月15日开始稳固阵地,并在16日沿连接纳卡及亚美尼亚的拉钦走廊占领多处高地,展开“紧急行动”。此前被阿塞拜疆夺取的金矿及拉钦走廊公路地区也成为两军对峙的重要前线。随着亚、阿两军沿山区、公路彼此展开激烈炮击,并开始调集坦克和装甲车辆,这场以摩擦而起的冲突瞬间升温,达到“中等规模冲突”,其对峙范围也逐渐超出了两国此前瞠目相见的纳卡地区。

分析认为,俄罗斯在2020年11月10日划定纳卡战争后的停火线之后,纳卡地区的战事仍在冰点下继续。由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在纳卡一线存有相当数量的历史飞地,且纳卡地区也从苏联解体后一直没有正式合法的边界,在俄罗斯维和部队进驻后,两国两军仍在纳卡及两国边境的一系列居民点、丘陵、矿区为明确划境展开了一系列小规模的血腥对峙。

俄方虽然尽力劝阻,但俄军维和部队2,000人的总兵力主要难以覆盖全域,其以轻武器、装甲车为主的装备只能覆盖城市地区,加之土耳其同期亦在为阿塞拜疆的军事冒险行动推波助澜,这使得俄方在纳卡战事停火的一年间仍只能掌控总体环境,对于局部的把握则一直不得要领。随着两国两军在停火一年间因局部冲突反而变得更加好斗,莫斯科方面正惊讶地发现,只需一枚手榴弹,就可以在高加索点燃新的战火。一场突然升级的区域冲突也在考验俄罗斯的控制力。

从莫斯科到亚美尼亚的久姆里基地,俄罗斯武装力量正在展示足够的存在感。(美联社)

就目前局面来说,俄罗斯固然借支持帕希尼扬(Nikol Pashinyan)当局,确保了自身在亚美尼亚的相对优势,帕西尼扬在2021年6月的再次当选,也稳固了俄罗斯的这一势力范围。但土耳其对于阿塞拜疆的政治、军事拉拢就在损害其对高加索地区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土方不仅利用摩擦,尝试在其东部边界地区渗透进高加索地带,进而借助军事和外交资源扩大其在中东的势力范围,并努力压制俄罗斯在当地的影响力。

到2021年11月12日,土耳其组建的包括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塞拜疆五国的“突厥国家组织”,也再一次展示了安卡拉对于俄罗斯及前苏联势力范围的野心。

但无论如何,俄罗斯终究不会把从沙俄到苏联时期经营了几百年的高加索利益让渡给土耳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是俄罗斯在周边国家重要的利益抓手之一。现代的俄罗斯虽不至于要“复兴苏联”、“谈论古典帝国”,但旧帝国的遗产不容直接抛弃,俄罗斯更需要在边境的“混乱之弧”中找寻“值得努力的资源”,进而借对高加索区域冲突的压制能力,展现自身似乎仍有一锤定音的底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