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若抵制北京冬奥会 中国该如何应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视频会晤当天,美国政府官员就向媒体透露,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对北京奥运会进行外交抵制。11月18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会面的记者会上提到,正考虑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

正在考虑、而非即将宣布,说明拜登方面也在综合考量,尤其在时间点的选择上,要避免距离习拜会记忆太近。否则,舆论必然会片面地将这种可能的外交抵制视为元首峰会的“失败”。

方式上,拜登可能会以外交抵制为主,不派高官出席开幕式;如果进行商业抵制,美国国会就需要特定的议案,或者由白宫发布专门的行政令。但拜登这样做的可能性较小。他外交抵制的同时,也要确保习拜会后双边关系的重启势头不受到大的干扰。

所以,策略上,拜登政府会淡化处理,平衡好国内和国外,尤其是国会议员的利益诉求。但为了避免对中美关系造成更大刺激,拜登政府可能会推动盟友抵制北京奥运会,以此降低美国所面临的决策风险。这也是检验拜登“盟邦与价值观外交”成果的一次机会。

理由方面,美国主要还是会提新疆“人权”。但所谓的新疆“种族屠杀”指控根本站不住脚。它是右翼执政时做出的草率决策,缺乏足够证据支撑。拜登上台后的国务院内部法律团队也曾得出结论,新疆状况尚不构成“种族屠杀”的级别。拜登政府以此为由抵制冬奥会,实际上还是借新疆议题开展对华博弈。

习拜会也没有讨论北京奥运会的议题。中国也没有向美方发出任何邀请,可能也预料到美国早晚会有抵制这一招。这也是美国发起贸易战、舆论战和科技战以及意识形态对抗的一种延续,中国早有充分的准备。

2021年11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视频会晤。(Reuters)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国家明确站出来宣布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也没有哪家赞助商或企业宣布退出冬奥会。

即便美国带头抵制,也不会对中国带来大的影响。一方面,国际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之下,这类国际赛事的举办多少都会有一些限制;另一方面,北京冬奥会本身还是大国地缘政治博弈的一个缩影,美国只是把体育赛事当做了锚点。但是,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10年前的中国。经历2008次贷危机及成功举办北京夏季奥运会之后,中国更懂得如何在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利用奥运会在国际上取得突破。

中国优先做的应该还是按照自己的节奏举办一次成功的冬季奥运会,传递中国正面形象。中国也会尽可能多地邀请其他国家首脑或元首出席开幕式。

与此同时,中国也要借机反击。对于美国,中国反击的重点在于掌控主动权,可以考虑“有条件”推进习拜会后的一些接触与合作。对于美国盟友,谁附和美国抵制冬奥会,中方就该打击谁,当然也是差别化的打击,注重双边策略,逐个击破。期间,中方也要考虑外交成本,避免陷入美国设置的“新冷战”陷阱。

最后,中国也可以借北京冬奥会之机,让国际社会了解真实的新疆,包括允许联合国人员前往新疆访问。这是回击美国虚假指控、防止新疆议题进一步国际化的有利方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