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热议“抵制冬奥” 北京更在意的反而是这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些天来,美英等国元首考虑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的新闻续有传出,此事并不让人意外,中方早在数月前便已有预期。而随着各国陆续做出抵制与否的决定,相关新闻将时不时主导国际新闻头条。

不过,相比于这种姿态性动作,美国早在今年上半年便已浮出水面的《创新与竞争法案》内所倡议的其他对华布局才更值得注意。

关于美国外交抵制冬奥一事,早在5月,美国众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就呼吁进行外交抵制,称任何与会者将丧失“道德权威”;美国参院6月通过的跨党派《创新与竞争法案》(也即所谓的“中国法案”)也以人权为由,要求政府须在外交进行抵制。上周“习拜会”上双方均未提到冬奥会,可算是彼此心知肚明。而拜登(Joe Biden)在“习拜会”结束后方打破几个月来对冬奥话题的沉默,表示正考虑外交抵制,且有报道指他并不会要求盟友跟随。很显然,拜登政府不愿为此过分损伤中美关系。

说到底,冬奥会在美国对华政策上只是次要的一环,虽能激起中国民众愤慨情绪,但对于中美竞争的影响甚微。相较之下,北京更在意的反而是美国在其他方面的举措。早在今年3月,中国外交体系人员便曾对《香港01》透露,相比其他纷纷扰扰的中美负面新闻,北京更在意的是美国国会彼时正在起草中的《创新与竞争法案》。北京方面研判,在拜登政府相对弱势的情况下,未来四年的美国对华政策,除了受白宫主导,也更受到国会的掣肘,而这份获两党支持的法案,将在很大程度上框定美国对华方案。

目前,虽因参众两院对部分拨款金额有所分歧,该法案至今尚未合议通过最终版本,不过民主党两院领导已在11月17日宣布将开启协商委员会,预计可能在明年初正式立法通过。

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罗斯福室出席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同进行的视频会晤。罗斯福室内的荧幕显示习近平参与会晤的情形,他与拜登都面露笑容。(Reuters)

无所不包的中国法案

此份总金额高达2,500亿美元的法案共分六大部分,最重头戏即是扶持本国科技产业。首先《芯片制造法与5G等无线技术应用》中,规定美国将在未来五年花520亿扶持半导体产业,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曾表示,这笔资金可能用于在美国新建7家至10家半导体工厂。近来,美国政府强制三星和台积电等芯片大厂提交现有库存和计划生产数据,以确定供应链各环节稳定程度,也相当于提前为本国半导体产业摸底。

其次,在《无限前沿法》中,美国将在未来五年新增1,900亿美元研发资金。其中拿走三分之一资金的头号受惠者为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它将新建一个“技术及创新局”,用于研究十大前沿领域,例如人工智能、5G、生物技术、先进材料等等。此外美国宇航局、能源部,以及各大学的科创中心也均能拿到百亿研发资金。作为对比,美国去年一年的政府研发支出不过1,500亿美元,可见美国在大幅增加支出以维持科技优势地位的决心。

此外,在《战略竞争法》、《保卫美国安全法》以及《面对中国挑战法》中,法案在外交、经济、军事、人权和意识形态等多方面制定了对华政策。

在外交方面,法案主要强调加强对印太政策的投入,包括拨款36.25亿美元用于外交援助和接触印太地区国家,以及拨款9.75亿美元用于加强军事合作和演习。此外,法案要求政府须公开承认台湾在印太战略中的重要性,并呼吁将台湾纳入联合国和世卫组织等国际组织。抵制北京冬奥会也被写入法案。毫无疑问,未来美国将与中国周边国家进行更多外交及军事往来,并继续试图提升台湾地位,这与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拜登的印太政策一脉相承。

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印度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9月24日首次在白宫举行面对面会谈,印太政策位于美国外交核心地位。(Reuters)

在经济上,法案要求商务部制定中国企业知识产权侵权清单和中国政府补贴清单,并考虑是否采取更多的出口管制措施,因此我们未来将会看到更多各式“黑名单”,美国或据此名单发动更多惩罚措施;法案还要求审查中国生产的光传输设备是否危害国家安全,因此更多中国光传输设备商和光纤厂家可能像华为一般被冠上“监控”的污名;在供应链方面,法案规定全面审查美国供应链过于依赖中国的薄弱环节,并在未来五年每年提供1,500万美元,聘请专家助美国公司将供应链迁出中国大陆。这等行为类似于“精准脱钩”,不过因资金过少而效果成谜。

该法案还要求提出“一带一路”的替代方案,这点拜登政府已开始行动,其在6月的G7会议上联合盟友提出“重建世界更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 World)倡议,虽然协调盟友出资仍有不少困难,但美国已在本月早前宣布率先行动,将从明年1月开始在海外投资5个至10个大型项目。

在意识形态方面,法案要求在未来五年拨款15亿美元,用于“打击中国共产党在全球的恶性影响”,还要求当局提交中共在海外的信息战和恶意活动、以及关于市值50亿美元以上中国国企的恶意活动的报告。此举相当于美国有针对性地对华发起舆论战,届时报告一出显然将引发中方大为愤怒。

在军事方面,法案要求政府定期报告中国在弹道导弹、高超音速飞行器、巡航导弹、核武、太空、网络等领域发展情况。因此中国军力评估将时不时成为焦点。

整体而言,这份《创新与竞争法案》在对华政策上几乎无所不包,法案主体是加强本国实力,以在中美科技竞争中占据制高点,但也不忘在各方面进一步加强已有的对华政策,尤其是在经济上扩展中国公司黑名单,意识形态和舆论上加强打击中共。此份法案也提供一份美国政府未来行动图,让大众对于中美未来走向有更清晰的认知和预期,既不会因外交抵制冬奥而诧异,也清楚什么是美国未来的制华重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