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会|盟友的抉择检验拜登对华策略效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提到考虑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的可能性以后,美国的盟友的态度成为外界的关注焦点。因为,美国外交抵制能否成功,也关键在于其盟邦做出何种选择。盟邦是否抵制也是检验拜登对华价值观外交路线成功与否的又一标准。

目前,还没有哪个国家明确宣布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也没有哪家赞助商宣布退出冬奥会。确定出席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的国家元首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11月23日,中国外交部称,中俄正就普京访华事宜进行密切沟通。

美国盟友当中,最有可能跟随美国抵制冬奥会的国家主要来自五眼联盟,比如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与加拿大。方式是美国先发布声明,其它国家随后发布类似措辞的声音。或者,美国协同这些国家发表联合声明。

但盟邦内部,或多或少也有一些分歧。根据英国《泰晤士报》连日来的报道,英国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府内部争论激烈,其中一个选项是政府首脑、部长不出席冬奥会开幕式。但是,11月22日,英国首相府对外表示,约翰逊不支持抵制体育运动的做法,英国尚未决定派谁为代表出席北京冬奥会。

有分析认为,英国脱欧后,也希望能在外交上更加独立化,更多考虑自身利益,而非和美国和欧盟完全一致。根据约翰逊的性格,他也看重通过体育外交改善同北京的关系,以此推动一些经贸方面的合作。

2021年10月30日,美英德法领导人在罗马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AP)

真正有分量的选择应该在于德法两国。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主张在外交上不该和美国一道对付中国。今年七国集团(G7)峰会期间,马克龙也曾明确强调,G7不是敌对中国的俱乐部;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一直主张对华接触与合作,已将有关冬奥会的决策圈留给继任者解决。接下来的执政联盟做出何种决定,将基本上定义德国下一阶段的对华关系。

相比较而言,德法的决定可能会更多考虑自身利益,而非在价值观层面附和美国。

最后就是日本和韩国。11月22日,日本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在记者会上就是否抵制北京冬奥会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只表示“现阶段什么都没有决定”。松野博一还介绍日本政府的一贯立场称:“期待北京冬奥会遵循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精神,作为和平的盛会来举办。”

由于中国政府今年大力支持了东京夏季奥运会,所以很多人预判日本不会在北京冬奥会上大做文章。不过,日本首相完成了由菅义伟到岸田文雄的过渡,日本继续依附美国的同时,也会考虑新政府对华外交利益。

韩国对冬奥会的态度更为谨慎。除了经贸上的利益考量外,韩国政府依然寄望于中国帮助解决朝鲜半岛问题。韩国国内一些人也希望利用此次冬奥会,重启和朝鲜的外交对话。

2021年11月15日,记者们在白宫观看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虚拟对话开场白部分。(Reuters)

其实,西方有关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讨论,还是大国地缘政治博弈的一部分。美国只要想抵制,从来不怕找不到理由。俄罗斯索契冬奥会时,美国就曾以俄罗斯的涉同性恋禁令、斯诺登事件等发起抵制,但真正原因还是和当时俄罗斯在乌克兰事件、叙利亚危机中的强势姿态以及普京权威的进一步巩固有关。

此次美欧意图抵制北京冬奥会,也是美国极端右翼主政时就已酝酿的计策,是西方对华科技战、贸易战和舆论战的延续。他们的目的就是继续抹黑中国,不希望中国领导人通过这种国际赛事展现和扩展国家实力,不希望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向世界展现正面、积极的国家形象。这也是为何拜登利用人权问题对中国发难的原因之一。

所以,美国的盟友们应该明白,策略上,拜登是在主推“盟邦抵制”,而非单单是“美国抵制”,这也是为了避免对习拜会后的中美关系造成更大刺激,从而降低美国所面临的决策风险。所以,这次盟邦们如何站队非常关键,基本上反映它们对拜登对华价值观路线效力的真实态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