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十万人死于用药过量 美国人的“难止之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Luca Manuel在经历六个月的在家上学后,终于等来了加州的返校日。去年8月,他正准备升读八年级,家里人给他备好了口罩和学习用品,就等学校开学。但就在返校日前一天下午,他在玩游戏机的时候突然死亡,死因是芬太尼服用过量。

Luca从社交通讯程式Snapchat买来一种止痛药Percocet,想缓解持续了一个星期的牙痛,却不知道他服下的是混杂了芬太尼的假药。13岁的Luca就这样在家中突然猝死,银幕上还在循环播放着游戏影像。

这样的事在过去一年里一次又一次发生。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CDC)数据显示,从去年5月到今年4月底这整整一年间,美国有超过10万人死于用药过量,大约相当于同期美国死于新冠的人口的五分之一。《卫报》(The Guardian)援引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所长Nora Volkow指,这十万余人中至少有六成死因与*芬太尼有关。

芬太尼(Fentanyl)属于一种强效人工合成鸦片,在医学上用多年,适用于外科、妇科等手术过程或手术后镇痛,亦可作为麻醉辅助用药。

芬太尼的毒性要比海洛因还要强30倍,比吗啡强50到100倍。其致命性因服用者体型不同而有差异,但仅2mg的芬太尼就可以致死,1公斤量更可以夺取50万人性命。(Getty)

“疫中疫”

Volkow指出,相比起前年,与芬太尼相关的死因在过去一年激增50%。像Luca这种初次服用致死的情况异常显著。事实上,就算是有经验的吸毒者也往往因为难以控制安全用量而不愿碰芬太尼。这种毒性极强的合成类鸦片止痛剂,比海洛英效力还强30倍。美国缉毒局(United State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DEA)资料显示,仅2毫克的芬太尼就可以致死,1公斤量更可以夺取50万人性命。

和Luca一样,许多在不知情情况下服用了芬太尼而死的案例越来越多。今年10月,北加州一名28岁男性因服用含芬太尼的假止痛药而死;11月,拉斯维加斯一名25岁女性服用假Percocet(通常是指混入芬太尼的Percocet)而死;同月,洛杉矶一名青少年服用“处方止痛剂”而死......

缉毒局在9月发布一项紧急通告,警告掺入芬太尼的冒牌处方止痛药流入市场,在全美每个州均有查获。Volka形容:“这是全球大疫情中的又一场瘟疫。”

美国国会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等人于2018年就曾召开新闻发布会,试图通过立法来限制芬太尼的流通。他指手中所持的少量粉末足以将数千人置于死地。(Getty)

不被监管的假药

芬太尼作为麻醉药、止痛剂在医学界应用已有数十年,包括用作癌症等引起的严重疼痛,但近年在北美却成为一种泛滥的新型毒品。美国缉毒局网站资讯显示:“由于这些冒牌药不受监管或质检,它们往往含有可致死的芬太尼,而不带原药的任何成分。”

在加拿大,公共卫生局今年初的报告显示,鸦片类药物相关的死亡数量在去年4月到9月达到新高,当中有72%涉及芬太尼或类似物质—高于2016年的55%。多伦多一家由St Michael’s Hospital运营的药物检查机构发现,城市街头贩卖的鸦片类毒品正因芬太尼的混入而变得毒性更强。该机构的运行经历Karen McDonald对加拿大CTV新闻表示:“芬太尼可以是安全的。但当你不知道当中含量有多少时,则不可能安全用药。”

难民危机下走私猖獗

专家们认为,疫情是促使毒品滥用现象加剧的一大因素。Volkow对CNN(美国有线新闻网)记者表示:“在像这样重大的危机中,既有吸毒者毒品摄入量会增加,戒毒人士可能出现毒瘾复发的情况。这是我们曾经见过、并且或许是应当预计到的情况。”

疫情之下美国用药过量人口急剧增长,去年五月至今年四月间死亡人数比前一年同期增长30%,与芬太尼相关的死因占60%。(Getty)

但许多人始料未及的是大量毒品从边境的流入。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引述DEA消息指,由于芬太尼利润丰厚、药效强而且便于携带和走私,该药如今已经成为边境另一侧的贩毒集团们的首选。在街头,芬太尼每克能卖出150至200美元,而大麻则只有每克15美元。加上后者在美国被逐渐合法化,其利润空间也愈发缩小。利润高、体积小,走私贩运送起来也很方便。据美国Cronkite News新闻网报道,今年3月一支缉毒队在边境截获价值6万美元的芬太尼,走私者试图将其藏在墨西哥早餐卷饼中带入境。

一些走私犯更利用了今年来美墨边境混乱的难民处境,试图等待边警在被试图非法入境的难民吸引注意力时过境。一位边境巡逻长官Gloria Chavez表示:“贩毒集团们非常有创意。他们想办法恐吓难民,然后再找各种手段将麻醉剂非法送入美国境内。”

在猖獗的走私活动之下,边境缉毒警力显得捉襟见肘。边警称越来越多走私芬太尼的毒贩通过口岸以外广大的沙漠地区入境,巡逻人员警力难以覆盖。

在芬太尼源源不断流入、被混入其他毒品和处方药中贩卖之下,美国和加拿大许多年轻受害者的父母们开始采取行动。Luca的母亲Amanda告诉记者,他的儿子一直是个心地善良、让人信任的孩子。像她这些受害者家属,已站出来呼吁政府采取行动,阻止这类“毒杀”青少年的悲剧发生。Amanda说:“这是一场公共安全危机”、“我不想让更多母亲体会这种感受了。”

尽管白宫一直深谙芬太尼为祸,除了像上述非法药品充斥Snapchat等社交平台,药品连锁店同样具嫌疑。针对药品连锁店出售类鸦片药物的诉讼案多达数以千计。在俄亥俄州(Ohio),州法院23日判定美国三大主要药物连锁店(CVS Heatlh、Walmart、Walgreens)对于当地鸦片类药物泛滥负有责任。诉讼方指摘药店未止阻止这类止痛药流入巿面及出售虚假处方药。

目前三家企业正打算上诉,CVS Health发言人重申,药店药剂师都是开出合法处方,药物亦是合法、经药管局批准的。在华盛顿州等多个其他州份,类似的诉讼也在进行中,俄亥俄州的最新裁决也被视为同类案件的风向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