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国防参谋长坠机身亡意味着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2月8日,印度国防参谋长拉瓦特(Bipin Rawat)将军带领十余名幕僚前往泰米尔纳德邦。其座机因大雾撞山,机上14人有12人当场死亡。高度烧伤的拉瓦特及其亲随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但终因伤重不治身故。

这位印度军界第一人的非正常死亡给新德里带来了震荡,很多人一边哀悼,一边细数他还活着时带来的麻烦。这位军事观念落后的国防参谋长的军改,早就在军界带来非议;他直言不讳且非典型的观点也激怒了印度军事、官方和外交梯队中的许多人。而今,拉瓦特已死,他带来的影响会过去吗?新德里会终止或取消一些因他而来的无用功吗?这一切问题都需要解答。

引发印军不和的高官

就印度军改这个层面来说,拉瓦特力主印军从17个司令部整合为五个战区司令部的构想本身就得罪了印度空军和海军,其中印军的第二大山头,即印度空军对其的反响尤为激烈。

拉瓦特这位陆军出身的高官在整合印军的过程中仍抱持陆军为中心的想法,他的建军思路秉承印军耆宿桑达吉(Krishnaswamy Sundarji)的“冷启动”理论,在桑达吉的“打击军”计计划不成功之后,他将其转化为了兵力配置相对较少但更为紧凑的“综合战斗群”。

拉瓦特坠机之后,当地民众第一时间发现直升机触地燃烧形成的火球,随即发现附近焦尸,这一消息也意味着拉瓦特凶多吉少。(美联社)

这种驻扎在中印、印巴边境的旅级单位会由一名少校军官指挥,下辖步兵、防空、装甲和后勤部队,配属武装直升机,具备防化学武器、生物武器、核武器作战能力。为了进一步推动这种部队的建成,他就开始从陆军各部队和空军抽调人手和装备,开始重组。而该计划缺少信息战与网络战内容的安排,也被军界人士所非议。

在2021年正式启动四个战区司令部的筹备工作后,拉瓦特已经拆分了印军三大“打击军”(即第1、第2、第21集团军)的装甲兵前往一线重组,当这种拆分计划落到印度空军头上时,这个印军第二大山头对此是持保留意见的。加之拉瓦特甚至在7月发表了“印度空军是为地面部队提供支持”、是印度陆军的“一个支持部队”等言论。这种无视空军战略战术能力的发言也让印度空军参谋长(相当于司令)以下的官兵坚决反对军改方案。到2021年9月,印度空军仍在全力抵制这一战区联合司令部方案。

在印度空军看来,自从拉瓦特被莫迪(Narendra Modi)擢升为国防部长之下,三军首脑之上的第一人之后,这个陆军出身的首脑就一直在和自己过不去。按照新军改方案,和印度陆军一样拥有7个司令部的印度空军会被精简分拆。其中的核心资产,即42个战斗机飞行队会被削减至只剩30个,并会按各地战区、一线部队配置进一步打散,为地面部队提供支持。

当地很快出动军方人员前往收拾残局,但为时已晚。(美联社)

由于莫迪、拉瓦特的新军改方案鼓励陆军接收来自内政部的军警部队和准军事部队,即“印藏边境警察”、“边境安全部队”,印度空军可能会因为这些驻扎在中印、印巴边境的一线部队的需要,进一步将自己转化为陆军航空兵之类的定位,这对于此前还和陆军平起平坐的空军是不能接受的。

此外,印度空军的指挥系统被整合入“战区司令部”之后,原先7名空军将官执掌各地空军基地的局面也不复存在,新战区司令只会给三军的5名将官保留位置,虽然拉瓦特及其军改团队又在国防部体系内建立了新的“军事事务部”(DMA),该机构正在容纳印度三军将官级冗员,但该机构与印度国防部之间叠床架屋的存在并没有改变印度空军即将因“军改”而遭遇重创的前景。而今,虽然拉瓦特的死难以轻易改变这种进程,有望担任下任国防参谋长的纳拉万(MM Naravane)将军可能仍对空军有偏见,但印度空军总可以在装模作样地哀悼之余,私下里为仇人落难而开心。

两线作战的吹鼓手

至于拉瓦特对于周边情势的影响,这可能是一个更具戏剧性的话题:他从2017年开始一直为印度营造“两线作战”的气氛,而今,这种气氛终于在印军的“努力”之下成为了现实。

泰米尔纳德邦的本地民众第一时间围上前去拍摄直升机残骸,还有救护队员称拉瓦特在送医途中就已身亡。(美联社)

资料显示,拉瓦特从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后就是坚定的战争鼓吹者。拉瓦特在同年9月于印度地面战争研究中心(CLAWS)的演讲中指出,印度在中印、中巴边境仍有开战可能。他判定印度必须要警惕与中国开战,印度同期也没有和巴基斯坦和解的任何余地,而“巴基斯坦会利用印度对中国的关注而采取行动”,但拉瓦特对此并没有提出对策以及解决措施。

以此为起点,拉瓦特开始在新德里大举渲染“两线作战”一说并因此小有名气,到2019年底,他再次警告印度要对“同时与中国和巴基斯坦开战做好准备”。到2020年加勒万夜战及班公湖对峙期间,拉瓦特随即跟随莫迪等人前往一线视察,宣称中国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试图改变边境实际控制线上的现状”,印度“需要在陆地、海上和空中进行高度的准备。”

在2020年度中巴空军联合演习期间,拉瓦特继续重提“两线作战”, 并借此展示自身军改成果,称“印度武装部队有足够的力量和储备来应对任何威胁,并正在寻求用更多尖端技术武装自己”。在阿富汗政府2021年9月变天之后,拉瓦特还称中国可能会在印度边境表现出“侵略行为”,并将在不久后介入阿富汗事务,还借用“文明冲突论”称“中华文明正在与伊斯兰文明(即巴基斯坦)联手对抗西方”,这一发言让同期前往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的印度外长苏杰生(S Jaishankar)大为尴尬,他专门向中国外长王毅强调“印度从未赞同过所谓文明冲突论”。

也就在拉瓦特坠机身亡前不久,他还在媒体上积极强调中国是印度的头号敌人,新德里要争取到美俄支持,以换取和中国开战的机会,“只要需要就会不犹豫地动用武力”。就在他坠机前一天,还在与南亚各国外长开会,强调应对“生物武器”,大谈“新冠病毒系中国起源”。而今,随着这个不知疲倦的演讲者被命运掐住了喉咙,新德里军界、政界尤其是外交界人士总算也可以松口气。

目前,新德里的拉瓦特宅已经被军警牢牢保护起来。(美联社)

事实上,面对拉瓦特之死,印度很多军界、政界人士大有“将军做得很好,类似的工作以后不要再做了”的感慨。譬如印度著名军事学者索内(Pravin Sawhney)就认为,新德里当局不该再选下一任国防参谋长了,新德里应该重新评估拉瓦特以解放军为目标的军改的合理性,将其取消是理想的选择。但新德里能否接受拉瓦特带来的无用功一般的效果,并承认自己的失误,这可能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