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cron见证多国抗疫缺失未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南非通报世卫Omicron变种大约一个月后的今天,该病毒株在丹麦、葡萄牙、英国、美国等欧美国家已迅速成为新增确诊案例的主流。在美国,截至12月18日的一个星期内,该变种已占其新增确诊案例的73%,是此前一周的数字急增六倍。

由于Omicron成为全球各国主流只是时间问题,不少国家都以扩大疫苗加强剂接种,或收紧抗疫社交管制来应对,其中此前采取较宽松抗疫措施的荷兰在12月19日更成为欧洲抢先进入封锁的国家,将全部非必要场所关闭,至少到来年1月14日为止。圣诞前夕再遇变种来袭,人们回想去年同类景况,不禁有历史重演之感。

随着时间的推演,以及Omicron从最先发现的南非传遍多国,我们对Omicron的认知正不断加深。本周就有至少四个分别来自南非、英格兰、苏格兰和丹麦的研究,显示出暂时估计能以每两日倍增感染案例高速传播的Omicron变种,在致病能力之上逊色于流行全球的Delta变种,进一步支持了这个最初出自南非案例的观察。

高传染、低致病互相抵销?

南非的研究显示Omicron感染者的住院率比其他变种的感染者低八成,不过研究人员只就病人的年龄或长期病患作加权,并没有考虑病人是否已接种新冠疫苗。在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已往下行的南非,研究者更认为此结果将在其他有高比例人口曾感染新冠的国家有效(据估计,南非已有六至七成人感染过新冠病毒)。

在天气与南半球迥异的欧洲,以英格兰数据为基础的伦敦帝国学院研究显示,相较于Delta感染者,Omicron感染者的住院率低大约15-20%,而在未接种疫苗或未曾感染新冠肺炎的人口中,此数则为11%。苏格兰的研究则显示在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年轻成年人中,Omicron感染者的住院率较Delta低三分之二;丹麦的数字亦与苏格兰接近,不过有学者就认为这或许并非病毒本身造成,而是受感染者多为年轻且已完成疫苗接种所致。

同时,虽然全球多种主要疫苗原有的两针接种对感染Omicron的有效率已大大降低,但其对重症的有效率只是稍有下降、依然在甚高水平(例如复必泰的数字就由针对Delta的93%下跌至70%),而且实验室数据亦证明加强剂的接种能以超过廿倍的比例增加针对Omicron的中和抗体量。

另一方面,本周刚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使用的辉瑞口服药物Paxlovid,可大大减低重症高风险患者的住院和死亡率之余,更是以针对新冠病毒用以自我复制的酶为机制,预计对Omicron依然有效。

这些疫苗与药物的消息,配合起Omicron致病能力初步预期较低的数字,可算是全球第二个疫下圣诞当中难得的小礼物。

不过,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Omicron看似较低的致病率,其实绝对不能让人们掉以轻心。在整体人口的疫情而言,其较高的传染率与较低的致病率,在公共卫生的层面是一组可互相抵销的数字。如果其传染率较此前病毒株大增,致病率却只得较低幅度的减少的话,高量的感染人口将会造成住院、重病、死亡人数的绝对数字上升。

因此,即使有人相信低致病率的Omicron能取代Delta成为主流可能是件好事,世界各国此刻都不得不对Omicron抱持起严阵以待的态度。

问题是,严阵以待的态度,不能代表各国在应对Omicron疫情上已汲取到此前的教训。

为应对Omicron疫情,拜登宣布了加强检测和增派联邦人员支援等措施,却没有推出更多的限制性政策。(AP)

严阵以待的态度与现实政策的距离

相较于以零容忍手法将疫情压于极低水平的中国依然致力广泛接种疫苗,美国当局去年以来似乎就“万法不离其宗”的仰赖疫苗作为应对疫情的唯一出路,少有兼顾其他抗疫手段。到了Omicron来袭,美国疫情再度愈升之际,美国人才发觉新冠检测依然未足,纽约市等地出现排队数个小时等候检测的状况,多家连锁超市实施限购安排。拜登日前眼见危急才宣布购买5亿个家用快测包下月起免费寄予市民,但这已是远水难救近火,而且临急抱佛脚的计划也被指欠缺详情。

讽刺的是,回顾2020年3月,美国抗疫的最大缺失就是在检测机制失效之上。疫苗一出,大家似乎就遗忘了这个“原罪”。

而在检测问题普遍已处理妥当的欧洲,不少政府又再如疫情初爆一般要面对“在讯息不足之下作决定”的困难。目前,一些欧洲国家已较为迅速地加强接种疫苗加强剂,并收紧了抗疫社交限制。不过,除了荷兰的严格封锁政策外,不少国家都希望让民众先欢度圣诞,然后再收紧管制,例如葡萄牙的夜店、酒吧关门令到26日才会实施、芬兰的下午6时餐厅停业令要到28日才实行、德国到28日才会关闭夜店和限制私人聚会人数至10人、疫情升势在主要国家中最严重的英国也决意不在圣诞前进一步收紧管制。

英国街头依然人口涌涌。(AP)

这种决定一方面是要照顾民众欢度佳节的意愿,另一方面也是要支持靠节日经营的生意。

然而,疫情以来的一大教训就是“防患于未然”的重要。虽然目前科学家们对Omicron也未有确切的认知,但各地政府应该做的就是重实行严格管制,待学界对Omicron有一定程度的理解之后再调整政策。这种在讯息不足下的“先严后宽”是一种两手准备,与不少以零容忍政策获得较佳抗疫成果的政府所采用的逻辑一致。相较之下,采取“先宽后严”的政策,遇到威胁性强的病毒,到科学家对病毒有足够认知之际,“从严”早为时已晚。

抗疫依然免不了政治化

政客的决定,当然也离不开政治化的考量。在美国,拜登的各种强制疫苗接种令部分已为法院所挡,来年更将变成中期选举共和党的宣传主题之一(目前,有几个共和党州已通过修例为违反疫苗令而失去工作的人提供失业救济金),有论者认为在此等政治形势之中,拜登当局已不敢再尝试实施被视为限制个人自由的抗疫政策。

在英国,丑闻缠身、民望大挫、经历选举挫败的首相约翰逊,则不得不照顾保守党反对抗疫管制的民情,以至党内反对疫苗证书的近百位国会议员,最终也不顾英国疫情大涨和科学界的意见,决定不在圣诞节实施管制。

在法国,明年初就要面对大选的马克龙政府,面临愈发右倾的民情,也不敢贸然加强抗疫管制。在其右翼对手大谈移民、身份政治议题之际,即便将全国政治焦点转移到抗疫政策之上可能有利马克龙,但人人被禁足在家的负面气氛,特别是在疫情爆发已过两年的背景下,对寻求连任的政客总有不利。

12月18日,面对法国正要将健康通行证变成疫苗通行证,变相取消以阴性检测取代疫苗接种证明,有人上街示威,主举“自由”标语。(AP)

疫苗分配不公的恶果?

放眼全球,Omicron的出现,也再次印证了世卫一直以来“在全球各国角落疫情都终结之前,疫情并不会结束”的苦口婆心。然而,随着世界各富裕国家都立马推展疫苗加强剂接种(以色列甚至已推出第四剂接种),高收入国家的加强剂接种量速度已超过低收入国家整体疫苗的接种速度,进一步深化了疫苗分配不公的现况。

目前,在低收入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尚不足人口的10%。世卫更警告,如果富裕国家全民接种加强剂,又开放儿童接种疫苗的话,来年全球将会面对30亿剂新冠疫苗的短缺。

不少科学家认为,Omicron变种的出现,最有可能是源于病毒存留在免疫功能低下的人身上一段长时间,才发展出与最先在武汉发现的原版病毒有重大差异的高量变异。当中,爱磁病正是免疫功能低下的一个原因,而非洲不少国家也处于疫苗接种率低和爱磁病病毒成人感染率高的境况之下(在南非,此数就高达17.3%)——两者加乘的结果自不待言。

正如威尼斯人面对黑死病学会“隔离”病人的重要一般,抗疫往往是人类学习与这种自然现象共处的过程。但这种学习往往有极高的成本,我们只能冀望在这一次抗疫战争当中,人们不会再次白花了学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