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失望的拜登 活在泡沫中的民主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踏入2022年,执政近一年的拜登(Joe Biden)不得不面对一个他难以接受的事实:在他任内因新冠病毒死去的人数行将超越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内的总数。在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导致疫情数字急涨的背景下,美国人发现自疫情之初就出问题的检测短缺依然未解,拜登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联邦政府的反应的确慢了半拍。相比起轻忽疫情、推广不实疗法、提出“注射漂白水论”的特朗普,主打恢复管治专业的拜登似乎没有表现得比其前任更好。

疫情反复不止,只是美国人对拜登深感失望的其中一环。自阿富汗撤军乱局之后,拜登民望一蹶不振,是为执政一年后民望第二低的总统,只比特朗普表现好一些。

电视上喀布尔机场的画面,固然在美国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但向来不太关心外交且支持撤军的美国人,对拜登最感失望的,还是其国内政策。

抗疫未见成功

在处理疫情方面,拜登几乎独沽一味的信赖疫苗,轻忽了其他抗疫措施。其在7月4日美国独立日谈话中庆祝“从新冠病毒独立出来”(independence from covid-19)的豪言,如今看起来与特朗普在疫情之初将病毒与流感相比之语差距不大。

当然,在高度权分的美国,拜登抗疫未如众望的一大原因依然是共和党人。目前,拜登三道联邦疫苗接种令也因保守派的官司而困在法院之中。当中有关医疗人员的疫苗接种要求,以及大公司雇员的检测或疫苗接种要求,将于1月7日登上最高法院的台前。虽然最高法院多有保护企业和州政府推行疫苗令的历史,但联邦政府的全国性命令将会涉牵到联邦和行政部门有否越权等复杂问题,使拜登的政策前途未卜。

虽然疫苗接种路阻的责任不在拜登,但人们难免心理上会将疫情不止的矛头指向白宫。

圣诞前夕,纽约市市民轮候新冠检测。(AP)

救市惹通胀 立法皆路断

除了抗疫让人失望之外,拜登的其他国内政策在人们眼中也是乏善可陈。在上任之初,民主党独力通过了高达1.9万亿美元的救市法案,当中的额外失业救济金被人认为是美国本年以来各行业人手不足的一大原因,而与其他发达国家作对比,美国的高额放水也成为了其通胀高企的缘由。

最近的民调都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都察觉到民生消费品的价格上涨,对美国经济前景表示担忧,而拜登的经济政策满意度也低于奥巴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上任一年后的水平。

面对本年人口普查后共和党州当局以对自己有利的方法划分选区、近廿个州已通过数十条法例使投票更为困难,以及至少16个州议会将无党派选举当局的权力加诸己身,白宫与国会民主党人都无力推动联邦层面的投票权立法。目前,两个相关立法已用简单多数通过众议院,但在两党议席平分的参议院,60席的反拉布门槛就决定了民主党没有共和党人的合作不能通过相关法案。

在民主党温和派不愿取缔反拉布门槛、共和党人又无意配合之下,拜登保障投票权的选举承诺早已胎死腹中。

同样问题也出现在移民制度改革和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后的警队改革之上。至本年年底,民主党人已三度尝试将移民制度改革的条文加入可绕过拉布的开支法案中,却因其被判定为与开支无关而被阻。而警队改革的两党谈判早在9月失败告终。

在参议院的拉布局限之中,基建、税制、福利、社会开支、气候等直接与政府开支相关的项目,就成为了拜登仅有可能达成的政策目标。

国会两院虽由民主党控制,但党内分歧使拜登政策主张难以成事。(AP)

党内谈判变乱局 基建政绩无人理会

在传统修桥补路的基建层面,相较于“只谈不做”的特朗普,拜登的白宫的确促成了共和、民主两党达成1.2万亿基建法案的通过,在不同项目中也构成了美国史上的最大投资案。单是这个法案的通过,客观上已能成为拜登任内的最重大政绩。

然而,民主党的政策要求众多,其不得共和党同意的税制改革、福利、社会开支、气候等目标,都全数收归原高达3.5万亿的《重建更好未来法案》(Build Back Better Act)之中。在较保守州份的同党议员反对声中,民主党人在国会山和白宫门庭之中上演了连绵数月的谈判与内斗,法案价格大减至1.75万亿美元之余,当中各主要项目也被拆解得支离破碎,而类似对民主党州政府有利、却着益最富有者的州税减免额被暗渡陈仓,更突显出部分民主党人的自利心。至今,法案依然未得通过,而持反对意见的民主党参议员也坚定了立场。

在此背景之下,《重建更好未来法案》不但成为了民主党人宣传惠民政策中的极大公关败笔,其谈判之乱象也盖过了基建法案的成功。最终,上任近一年之后,拜登在民众的心中似乎已成为了一个一事无成的总统。相较于懂得制造政治话题的特朗普,拜登的低调执政更加深了人们对他的这种印象。

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在圣诞节前夕表明不会支持《重建更好未来法案》。(AP)

政治议题被骑劫

另一边厢,在民主党公关不力之际,政治议题却由共和党人继续主导,无论是在“民主党花大钱造成通胀”,还是在“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学校教育争议之上,亦是如此。在公众舆论之中,民主党的形象几与其左翼进步派等同,使管治未见成效的民主党进一步失去中间派选民。

但活在自制的泡沫之中的部分民主党依然不愿接受共和党负面宣传的效力。例如他们就不假思索地继续以“Latinx”(即“拉丁裔”)等不作性别二分的人造语词去显示自己的文化进步性,不顾只有2%拉丁裔美国人会以“Latinx”自称的事实。在这种离地形象之下,民主党已逐渐失去其在拉丁裔选民中的优势。

民主党的失败,在美国结构性的两党制中,当然有利于共和党在2022年重夺国会其中一院或两院,甚至是在2024年重夺白宫。

在共和党只有意识形态主张、个人崇拜和反民主倾向的背景之下,民主党以实际政策超越两党文化战争的尝试失败后,同样面临失败的将会是拜登上任以来一直希望挽救的美国民主体制。而当美国体制再一次被证明不能有效运作,其外部化内部问题的潜在走向,绝对值得远在海外的他国人民担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