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宵禁政府辞职 哈萨克斯坦因何突发民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1月5日,哈萨克斯坦因天然气涨价而突然引发的大规模民变已基本停止。该国总统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签署了总统令,接受政府辞职,并任命第一副总理斯迈洛夫(Alihan Ashanuly Smaıylov)为代理总理。

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当局迅速出动军警维持秩序,逮捕至少200余人,在示威发生地区实行为期两周的紧急状态管制。在这场风波迅速平息时,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这场“推翻”哈萨克斯坦政府的风波是由何而来的?

72小时的风波

就事件本身的经纬来说,这场从1月2日开始的民变相当简单。2日当天,哈萨克斯坦能源大省曼格斯套(Mangystau,也作曼吉斯套)州发生抗议事件。当地著名的能源城市扎瑙岑的市民走上街头,抱怨本地天然气价格突然暴涨一倍,从此前的每升60坚戈(约合0.13美元)上涨到120坚戈(约合0.27美元)。

由于此地自二战结束以来就以石油、天然气产业著称,发生在能源产地的抗议很快就得到了与哈萨克斯坦当局素来不睦的石油工人等多个群体的响应,并波及到该省省会阿克套及周边省市。

对外界来说,因交通、能源而富庶的哈萨克斯坦因油价而产生民变是难以想象的,图中为中欧班列的哈萨克斯坦部分。(新华社)

到1月3日,来自曼格斯套地方当局的回应又激化了市民、工人群体的不满情绪。当地政府仅称“能源涨价系市场调节所致”。当地政府委员会虽宣布可将天然气价格下调至每升85至90坚戈(约合0.17至0.18美元),但也威胁此前参与示威的工人、市民,宣称要针对其“违反公共秩序的行为采取法律措施”。

对分析人士来说,哈萨克斯坦此番民变的急剧转折发生在1月4日。当天下午4时许,哈萨克斯坦政府许诺将该国天然气价格降至每升50坚戈(约合0.1美元)。但阿克套的示威者非但没有散去,还要求总统应亲自前来与示威民众对话。部分示威者还突然在当天下午6、7时前后冲击政府大楼。

同日,示威风波还突然蔓延到阿拉木图、努尔苏丹等城市。在阿拉木图,近千人聚集在中央广场,试图冲击市长办公室和国家元首官邸。在示威者拒绝响应托卡耶夫“不要听从破坏社会稳定和团结的破坏者的号召”的喊话后,哈萨克斯坦对Whatsapp、电报(Telegram)等加密通信软件采取了断网处理,并出动精锐军警,在阿拉木图、阿克套等示威重点区域紧急抓捕了超过200人,逮捕了包括“自由欧洲之声”在内的多家“媒体”的记者。到1月5日,这场刚刚掀起的风波就结束了。

内因与外因

到1月5日,根据哈萨克斯坦警方等情报显示,此次突然激化的危机有人“教唆”。譬如在示威的起点扎瑙岑市,警方发现专门有人劝说示威工人“不要接受当局条件”。此外,另有专人负责打砸及制造混乱,在警方于扎瑙岑逮捕的数十人中,就有十余人在4日引发的混乱中破坏了当地公私财物,并造成“至少14人”(根据当地官方数据)死亡。

俄罗斯《观点报》等媒体认为,发生在哈萨克斯坦目前的抗议活动只是一个引子,其最终目标是让这个国家远离俄罗斯和受其影响的欧亚经济联盟。在哈萨克斯坦国内,也有声音认为以流亡富豪、前能源部长阿布利亚佐夫(Mukhtar Ablyazov)为首的一股“国外政治势力”是此次风波的赞助人。譬如社交媒体显示,从1月3日开始,阿克套的示威者就在“当地商人”的支持下开始扎营。

但总的来说,哈萨克斯坦此次民变的前提终究还是民生不振尤其是石油工人的待遇不佳。。在示威的中心扎瑙岑,从2011年开始,当地石油工人为提高薪资待遇曾经和当局及石油公司爆发过多次流血冲突。到2021年,该地石油工人月平均工资约为15.8万坚戈(约合364美元),远低于平均标准25.65万坚戈(约合603美元)。因此,这场民变虽然有外力教唆,但国内因素同样不容忽视。这也使得托卡耶夫当局一面大局抓捕可疑分子,一面批评哈萨克斯坦能源部和该国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工作不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托卡耶夫最终解散政府,建立临时政府的手段可能沿袭自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ev)的手段,在2019年时,纳扎尔巴耶夫就曾以“系统工作未能完成。居民实际收入未增加”为由,批评行政部门,进而追究“政府成员、部长、州长”的责任,以其“不与人民合作,不听取人民意见,不对所做工作和政策做出解释”解散政府。而今,纳扎尔巴耶夫选定的新总统也在根据相同局面作出相似选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