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民主、平等、自由:中西价值观分歧也许并没那么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立陶宛总统1月4日“允许以台湾名义开设代表处是个错误”的言论引发广泛关注。除了说明立陶宛所面临的压力愈大,突显该国内部的“府院之争”以外,更显现了立陶宛乃至整个西方在面临中国时的两难心态。

过去几年来,因应中美两国在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轨迹的趋异,各西方国家在对华政策的问题上都面临类似压力。譬如《外交政策》1月3日刊登一篇由美国海军退役军官、印台防务问题专家Blake Herzinger“德国在印太谨慎试水”的文章内便写到,德国等欧洲国家一方面重视平等、人权、民主等价值观,另一方面又为了维持经济增长而深深依赖“不相信任何这类(价值观)的中国”,也因此,即便去年中欧相互发动经济制裁,欧盟成员国也在竭力避免被美国拖入与北京的直接对抗。

在西方乃至全球主流论述中,各国所面临的这种压力往往被描述为“经济vs价值观”,也即所谓“要经济还是要民主”。媒体、政客、学者乃至选民常以这种思维权衡本国与中国的关系,以这种对立关系理解他们面对中国时的纠结与踌躇。

但问题在于,“经济vs价值观”这种对立关系真的成立吗?中国与西方的价值观分歧,会否并没有大到非此即彼、需要权衡的地步?

立陶宛总统瑙塞达1月4日表示,“允许以台湾名义开设代表处是个错误”。(Getty)

制度设计和文明内核差异

实事求是,中西在一些领域确存在根本性分歧。当美国与欧盟将中国列为“制度性对手”(systematic rival),这种定义固然有“越将中国称为对手,就越容易引发对抗”的隐患,这也是中方反驳欧美“制度性对手”定义的缘由,但中国与欧美的“制度性”分歧却客观存在,譬如对资本角色的定义、对政府之于市场的关系、对政党角色的定义、对社会发展长远目标的设立等等。

与此同时,在价值观方面,中西因其历史演变,也存在镌刻于文明内核的差异。譬如在面对防疫挑战时,西方追求与疫情共存、认为清零政策不可行,这当中就有“诺亚方舟”、“亚伯拉罕献子”、“索多玛和蛾摩拉”等典故的影子,大抵都有“天命不可违”之感;而中国力求清零,亦折射出“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刑天舞干戚”等典故的影响,无外乎是“事在人为、人定胜天”的精神内核。

可是,这类制度设计和文明内核的差异,却并不意味中西在价值追求方面有不可调和的分歧。和西方一样,中国也追求人权、民主、平等、自由等理念,只不过西方更多追求程序正义,中国则更加在意过程与结果;且中西因其各自的文明内核差异及社会发展现况,而有不同的优先次序。

↓↓↓美、英、法、德、印、日、中各国确诊死亡人数(每百万人):

以新疆为例:什么是人权?

以近来一再被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和德国新任外长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提及的“中国人权问题”为例,撇开那些毫无证据的“种族清洗”及模棱两可的“强迫劳动”指控,西方反对中国治疆政策的理性声音所在意的,大多是中国政府前几年通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集中为新疆少数民族提供“三学一去”(学技能、学国语、学法律、去极端化思想)等课程,而且这过程中不乏强迫令人参加的案例——对不少观察者来说,“三学一去”就已经充满争议,甚至被BBC评论为“洗脑”,而强迫令人参加的情况就更令人皱眉。

可是,当人换一个角度思索,为从小在维吾尔村落成长、所受教育和技能培训极为有限、无法在现代社会营生的人提供技能、国语、法律培训,这有什么问题?至于被污蔑为“去伊斯兰化的”去极端化思想教程,又与德国所实施的“去纳粹化”教程、美国所实施的“去反犹太”教程、伊拉克所实施的“反ISIS”教程有何本质区别?其宗旨都是反对仇恨、反对暴力。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月5日与德国新任外长贝尔伯克在华盛顿会晤,双方除了谈及俄乌局势,亦表明支持立陶宛应对北京施压。(AP)

至于“强迫参与”,当极度保守的维吾尔族父母不想让自己女儿接受教育,认为女性的责任就是可以月经后嫁人生子;当哈萨克族青年身处闭塞环境,因“未知”而产生抵触心理;又或是因为语言不通、水平较差而一再逃学;政府、乃至我们作为一个社会,该不该任由其自生自灭,甚至任由其不幸受到极端组织的渗透和蛊惑,构成对社会其他无辜国民的威胁?

各自的问题只有各自最清楚

联合国对人权的定义被概括为“人权包括生命和自由的权利,不受奴役和酷刑的权利,意见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获得工作和教育的权利以及其他更多权利”。回到前文提到的根本问题:西方更多追求程序正义,中国则更加在意过程与结果。

面对恐怖主义、原教旨主义等问题,西方在恪守程序正义,坚守了人们自由选择的权利,却没能解决工作和教育的权利,没能很好地保护生命的权利,以至于仍在面临相关威胁,时而爆发恐袭事件;而中国或许没能很好地解决自由选择的权利,却保障了人民的生命权,确保了人们获得工作和教育的权利,而那种集中性、不乏强迫性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之所有学员也已经于2019年底全部结业。

新疆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纺织工业园区服装厂内,经过技术培训的工人们缝制外裤。(中国新闻网)

从这些维度观之,中国也好,欧美也罢,自然都会认为自己在努力推动或维护各自的人权,只是着重点不同罢了。而对世界而言,处于和欧美类似社会发展阶段、又或受欧美影响较深的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乃至香港及台湾,更易体会到欧美的执着,而和中国一样面临极端问题的中东各国,则颇能理解中国的治疆政策。

各人的难题只有各人自己最清楚,当人们对别人的问题指手画脚时,很多都是在以自己的经验理解他人所面临的问题,最终得出片面而错误的论断。更有甚者,这些错误的判断还会进一步影响人们的抉择,最后做出看似理智,却不符合实际、对各方不利的决定。

西方目下所谓“经济vs价值观”的踌躇,归根结柢,还是因为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不了解,对中共和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之不理解。横看成岭侧成峰,中西价值观的冲突其实真的并没有那么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