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紧急出动进驻 谁在操盘哈萨克斯坦骚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月5日,处于“垂帘听政”状态的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ev)宣布辞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一职,即将前往俄罗斯“养病”。一天后,哈萨克斯坦现任总统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在示威风潮基本平息之际,突然向以俄罗斯为首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求援,该组织随即派出以俄罗斯精锐空降兵为代表的“维和部队”前往。纳扎尔巴耶夫的退场和俄军的登场,让风波显出了扑朔迷离的一面。

但从另一面看去,让纳扎尔巴耶夫彻底下野可能也是解读哈萨克斯坦风波的关键。它是哈萨克斯坦2018年至今两次大规模示威运动的最大公约数。希望放逐纳扎尔巴耶夫的人在哈萨克斯坦朝野里也比比皆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可能正是一直在前者阴影下执政的托卡耶夫。

对托卡耶夫来说,纳扎尔巴耶夫对他固然有提携之恩,但这并不是他容忍后者继续垂帘听政的理由。

纳扎尔巴耶夫虽然在2019年3月后辞去总统一职,但他的家族仍然掌控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譬如哈萨克的石油和天然气领域都被纳扎尔巴耶夫家族控制,许多赚钱的能源企业都由纳扎尔巴耶夫的几个女婿拥有。纳扎尔巴耶夫继续推动的“去俄罗斯”、“强行推广哈萨克语”等风潮也损害了当下的俄、哈关系。在这一客观环境下,托卡耶夫利用哈萨克斯坦当前的国内环境清理“政治遗毒”就具备了合理性;此人在本次风波中借力打力、暗中操盘也具备了可操作性。

在此次示威活动中,主力军是哈萨克斯坦各地的石油工人和天然气工人,示威者也由此显出了基于工业化而来的组织性和纪律性。(美联社)

对托卡耶夫来说,当下哈萨克斯坦国内有两股可以形成风潮的力量。其一是流亡富豪、前能源部长阿布利亚佐夫(Mukhtar Ablyazov)的麾下派系。该派系代表了纳扎尔巴耶夫政府团队中政治斗争的失意者,很多人在阿拉木图等地颇有能量。但这批活动家在十几年的分裂中距离民间越来越远,但凡活动大多只为上新闻拍照,这使得他们虽然有能量,但不是最好的引火物。

第二股力量似乎更为有力,在2021年内因民生问题举行了至少80次以上罢工行为的哈萨克斯坦工人、市民已经在连续不断的风潮中更为团结了。尤其是有组织、有纪律的石油、天然气企业工人更得到了阿布利亚佐夫派系的青睐。考虑到工人群体彼此分散,缺少领导,大多以自发方式上街,又容易被煽动,这使得希望把纳扎尔巴耶夫彻底连根拔起的朝野人士都看中了1月上旬的石油工人和市民示威。认为这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在一夜激战之后,进攻阿拉木图各个要害部门的武装示威者基本被击退。(美联社)

于是,到1月5日前后,一些观察家就惊讶的发现,上街请愿的工人、市民“代表”突然无法控制群众。此前和平示威的群众中,突然出现袭击要害部门的武装人员。尤其是在阿拉木图等反对派颇有势力的地区,竟出现了武装示威者袭击要害部门、杀伤军警的事件。

不过,反对派的势力在近二十年的分化中已越来越弱,这使得1月5日冲击阿拉木图要害部门的武装袭击者很快就被击退。在阿拉木图的警察大楼附近,据守的军警还射杀了数十名持械袭击者。到1月6日,虽然在阿拉木图的共和国广场一带,仍有小股武装人员在被驱散之后再度集结,准备最后的冲击,但总的来说,此次骚乱在强力镇压下基本告一段落。

但留给托卡耶夫的问题很快就随之而来。当他利用此次民变,一面大举抓捕可疑分子,一面批评哈萨克斯坦能源部和该国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工作不力,试图连根拔起前政府派系之际,他恐怕也需要注意到自己执政一年多来相对势单力孤的局面。

事已至此,留给他的选项似乎也就一目了然,随着俄罗斯精锐伞兵部队的进驻。托卡耶夫当局将利用俄罗斯为首的“集安国家”的支持,在一定时间内建立属于自己的秩序。但这种秩序是否会被莫斯科控制呢?这就不在刚刚推倒纳扎尔巴耶夫体系的托卡耶夫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