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二度断网 哈萨克斯坦骚乱的最后一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1月中旬,至少1,500名俄罗斯精锐伞兵部队已经部署在哈萨克斯坦各地,展开其计划中的“维和”任务。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当局至少逮捕了超过8,000名示威者、袭击者或煽动者,但这较之此前传言中的“两万人参与对抗当局”仍有差距。

外界一度以为哈萨克斯坦当局此后在俄罗斯精锐部队帮衬下,有可能对此案的参与者既往不咎,但到1月10日,阿拉木图等地的互联网再度被关闭,这也成了一个关键信号。

考虑到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在1月5日出动军警紧急布控之前也曾专门断网,它意味着哈萨克斯坦当局对此前骚乱、示威、袭击军警的残余势力已做好了连根拔起的准备。

到1月6日,以俄罗斯精锐伞兵为前锋的“维和部队”终于抵达哈萨克斯坦。(美联社)

对托卡耶夫当局来说,发生在1月4日到6日的大规模骚乱几乎是一场引蛇出洞般的风潮。此前,哈萨克斯坦工人、市民因为天然气涨价而在寒风中站了出来,哈萨克斯坦大大小小的政治势力便抓住了这次机会粉墨登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流亡富豪、前能源部长阿布利亚佐夫(Mukhtar Ablyazov)麾下的“哈萨克斯坦民主选择党”等派系。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示威者拿起武器,袭击军警,攻击政府机构甚至想冲击博物馆掠夺“国宝”,他们比起只会拍照并联络西方媒体的“民主选择党”就显出了危险的一面,哈萨克斯坦精锐军警和此后前来的俄罗斯伞兵便将其武器对准了这一群体,这些敢于拿起武器的人也在被消灭前展示了他们的复杂成分。

首先,来自小玉兹(Zhuz)地区的示威者本身态度就很坚决。哈萨克斯坦国内因部族等传统形成的三个玉兹(Zhuz)存在积怨,在哈萨克斯坦国内,对玉兹的认同甚至高于国家认同。

长期以来,以阿拉木图为中心的大玉兹和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ev)家族所在的中玉兹两地一直是哈萨克斯坦的政治、经济中心。以里海沿岸油气产区为核心的小玉兹则长期一无所有。因此,当小玉兹的风波先行爆发时,当地军警、官员便纵容了示威的发酵,甚至对局势的发展袖手旁观。

从1月6日开始,哈萨克斯坦当局对袭击政府机构的袭击者采取了格杀勿论的措施。(美联社)

其次,蛰伏在哈萨克斯坦全部领域,受纳扎尔巴耶夫家族控制的“非政府组织”也希望一改其影子政府的身份。在纳扎尔巴耶夫2019年辞去总统一职,垂帘听政之后,与因石油等利益纠葛与西方联系紧密的前总统一党开始全面扶植“活跃的非政府组织”。

根据该国官方媒体资料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仅在首都努尔苏丹一地,活跃的非政府组织数量就从471家增长至610家,长期从事相关活动的“积极分子”人数也增长近两倍。到2021年12月,该国已经有2.3万家“活跃非政府组织”,介入了该国所有行业,俨然“地下政府”。

再次,在地方矛盾和顶层布局之外,哈萨克斯坦还有传统的极端宗教分子和过境的恐怖分子问题。

在1月10日,托卡耶夫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谈及了“国际恐怖分子”袭击阿拉木图,斩首军警,袭击停尸房并带走其同伙尸体等具体内容。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亦在同日的电话会议中认定哈萨克斯坦的骚乱“使用了有组织、有纪律的激进分子团体”、“显然曾在国外的恐怖分子营地接受训练”。

事已至此,当上述三股势力也卷入1月4日后的哈萨克斯坦民变后,其组织性、攻击性和针对性也就一目了然,示威者对阿拉木图要害机构的突袭也显出了相对凶险的一面。而托卡耶夫当局对其的果断剿灭,或许也证明了这一届哈萨克斯坦政府也许并不仅仅是摆设。随着哈萨克斯坦军警和俄军即将对剩余骚乱势力采取最后行动,托卡耶夫政府的未来前景似乎可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