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 | 哈萨克斯坦政变的赢家与输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哈萨克斯坦暴乱平息,云开雾散之后,多数人现在都已经看清了这场暴乱的性质,在本质上,它就是一场宫廷政变,是借油价问题试图重夺权力的老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azarbaev)家族,和新总统托卡耶夫(Tokayev)之间的一场权力争夺。颜色革命的成分有没有?多少是有一些的,但是分量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绝大部分颜色民众,都成了被纳扎尔巴耶夫家族操控、被托卡耶夫与集安组织出兵镇压的牺牲品,有不少人甚至为此付出了性命,结局非常可悲。

这也再次验证了强人政治在权力转移继承过程中的危险性。一般来说,强人之后无好局,危机与混乱是强人落幕后的政治常态,在权利的巨大诱惑面前,后强人时代的权力争夺,不论在一国还是在一个组织之内,从来都是血雨腥风你死我活,搞不好就会祸起萧墙乃至蔓延成全局性政治危机,此次哈萨克斯坦之乱,就再次证明了这个规律。

现在看,挑起这场政变的老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家族可谓是这场权力斗争的最大输家。纳扎尔巴耶夫在离任前精心挑选了托卡耶夫这个继承人,本来是看他温顺听话,想把他作为一个过渡操控,之后再把权力移交到自家人手上,至少在可以保证纳氏本人在世期间的权利地位。为防止托卡耶夫坐大,纳扎尔巴耶夫在离任前还修改宪法和相关法律,让自己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终身主席这个职务,把军权和警权抓在了自己手上。

哈萨克斯坦近年来在对接一带一路战略上颇为积极,图为2019年4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到访的哈萨克斯坦“国父”,彼时刚刚卸任总统一职的纳扎尔巴耶夫( Nursultan Nazarbayev,左)。(Getty )

但是,这些处心积虑的安排,在政变发生后被托卡耶夫在总统正当性加持下全盘推翻,纳扎尔巴耶夫本人被迫交出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终身主席职位,他的亲信前总理马西莫夫(Massimov Karim)被以“叛国罪”逮捕,两名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奥西波夫(Marat Osipov)和叶尔戈任(Daulet Ergozhin)被解除职务。随着事态发展,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多原本属于纳扎尔巴耶夫权力体系的人会被解职或逮捕,纳扎尔巴耶夫家族统治哈萨克斯坦的时代将从此成为历史,这位将哈萨克斯坦从前苏联独立出来的枭雄落得这个结局,真是令人唏嘘。

有输家就有赢家,相对于老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这个输家,新总统托卡耶夫就是这场政变的最大赢家。托卡耶夫原本在苏联外交部工作,1983年还赴中国北京语言学院进修中文10个月,后在前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工作。苏联解体哈萨克斯坦独立后,他就利用自己的经验优势开始担任哈萨克斯坦副外长,之后又在纳扎尔巴耶夫提携下担任外交部部长、副总理、总理、国务秘书兼外交部长、哈萨克斯坦议会参议院议长、总统等职务,一路受纳扎尔巴耶夫赏识,为安排其担任议长、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甚至不惜得罪自己的家人。

托卡耶夫本人之前表现也中规中矩,可以说甘为纳扎尔巴耶夫的走卒,将自己经营为纳扎尔巴耶夫最亲密、最可信的战友,一副“人畜无害”的温顺样子,但是纳扎尔巴耶夫绝对没有想到,这位受自己一路赏识提拔、对自己表现得极尽忠诚的亲信,到最后居然玩了一出“扮猪吃老虎”的好戏,在翻盘逼宫时出手如此迅猛凌厉,果然是前苏联培养出来的政治人物,深得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等苏联式宫廷政变的精髓。

当地时间1月10日,政变平息后才4天时间,国内硝烟未散,托卡耶夫就表示他将会出席北京冬奥会,他这个姿态明显是对中方日前表态支持“平息事态”的积极回应,而在大乱之后这么短时间就敢放心出国,则就说明他在国内的权力已经迅速巩固,我们由此也可见这个人的手腕有多厉害!

除了新总统托卡耶夫,这次哈萨克斯坦政变还有一个可能被忽略的大赢家是俄罗斯普京。哈萨克斯坦原本一直在中美俄三国之间搞“均势外交”,从前苏联独立后,纳扎尔巴耶夫一方面注重和俄罗斯搞好关系,和俄罗斯同为独联体成员国,结为传统军事和政治盟友,加入俄罗斯主导的集安组织;一方面注重和中国搞好关系,加入上合组织,吸引中国投资,还获得过中国政府颁发的友谊勋章;与此同时,还积极引入域外美国力量,允许美国主导的大量非政府组织入驻并对美资开放国内油田开采业务,试图通过美国来平衡俄罗斯与中国的影响,避免过度依赖任何一方,并居中把控,以此巩固自身在哈萨克斯坦的政治地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愿尽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帮助哈方渡过难关。 (中国外交部)

但是,这次政变发生后,普京在集安组织框架下,应托卡耶夫政府请求火速出兵平叛,迅速稳定了哈萨克斯坦国内局势,帮托卡耶夫在危机时刻解除政变威胁、巩固了其在哈萨克斯坦的权力地位,在哈萨克斯坦之后的外交选择中,托卡耶夫会如何处理哈俄关系由此不难得知,哈萨克斯坦以后必然会更倾向于向俄罗斯靠近,为俄罗斯输送更多利益。

而且,对俄罗斯普京来说,出兵协助哈萨克斯坦平叛本身,也彰显了俄罗斯在该区域的领导地位,对俄罗斯的软硬势力以及国际话语权,都是一次很好的展示。俄罗斯出兵平叛后,美国气急败坏,布林肯先是挑唆哈萨克斯坦“请神容易送神难”,说“一旦让俄罗斯人进了你的家门,有时就很难赶他们走开”,后又指责普京欲“重建苏联”,称此举“不可接受”,就知道普京之举,又捣到了美国疼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