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成哈萨克斯坦政变最大赢家 中国利益面临多重挑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哈萨克斯坦发生政变,俄罗斯在独联体集安组织框架下迅速出手,帮助托卡耶夫(Tokayev)平定叛乱,无疑成为该事件中公认的超级赢家,此举不仅彰显了俄罗斯在该区域的领导力,而且一举逆转了俄罗斯在纳扎尔巴耶夫( Nazarbaev)时代因为在大国之间“多边平衡”影响力受到挤压的状态,在接下来的托卡耶夫时代,受惠于俄罗斯出兵护卫才稳定局势的哈萨克斯坦政府势必重新平衡与中美俄等大国关系,俄罗斯在哈影响力提升已经不难预见。

在这起政变中,美欧等西方在哈萨克斯坦的影响力被削弱已成定局,那么作为在该区域有重大地缘政治、经济、安全利益的另一关键力量,这一变化对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利益有何影响?多维注意到有深入研究区域局势的中国自媒体“阜成门六号院”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

该媒体分析认为,哈萨克斯坦局势变化,给中国带来了多重挑战,第一重挑战是权力更替对中哈关系及中国投资利益的挑战。与俄哈、美哈关系比起来,中哈关系脆弱很多。中国对哈萨克影响仅限于贸易、投资和高层互动,不像美国对哈有那么强的文化软实力影响,美国公共外交做的更好,数百个NGO深刻影响哈国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也不像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有传统历史纽带,哈境内还有那么多俄罗斯人。所以,中哈关系是缺乏根基的,很容易受政局影响。

在纳扎尔巴耶夫时代,应为纳氏一系是亲华的,这些年来他们为推动中哈友好关系,以及帮助中资企业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做出了巨大贡献,很多中哈大型合作项目都是依靠跟这些纳扎尔巴耶夫圈子精英开展下去的。现在看,未来托卡耶夫对纳扎尔巴耶夫系人马有可能会有大规模清除,哈国权力和商业格局重新洗牌,这就意味着中哈关系及中国大型投资项目的很多合作、沟通特殊渠道将不复存在,从而增加了中国在哈利益的不确定性。

哈萨克斯坦近年来在对接一带一路战略上颇为积极,图为2019年4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到访的哈萨克斯坦“国父”,彼时刚刚卸任总统一职的纳扎尔巴耶夫( Nursultan Nazarbayev,左)。(Getty )

第二重挑战是对一带一路的影响。哈萨克斯坦是中国对外战略的重要支点国家,在中国发起的一系列国际战略框架中,哈国是极少数全盘都参加的国家,包含上海合作组织、一带一路计划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俄罗斯加紧对哈萨克斯坦的影响、控制,必将加大该国参与中国主导的地缘政治秩序的阻力,也就使得中国失去一个重要战略支点。

哈萨克斯坦在地理位置上,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非常重要,是中国与整个欧亚大陆交往的最便捷通道,欧亚大陆桥哈萨克斯坦段长达近3000公里,哈萨克斯坦实际扮演了陆上“马六甲海峡”的角色。因此,独立自主和多元化的中亚,对中国最有利。此次俄罗斯通过介入哈萨克斯坦事件,力图恢复主导中亚格局,如果莫斯科的战略意图能够实现,俄罗斯将垄断中亚战略空间,那么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将受制于俄罗斯。

第三重挑战是中国所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在中亚事务中有被俄罗斯主导的集安组织和欧亚联盟边缘化的危险。冷战结束后,面对中亚的力量真空,中俄分别发起了上合组织和集安组织来构建各自的国际秩序。其实这两个组织的成员和使命很大程度上是重叠的:集安组织中,除了白俄罗斯、亚美尼亚两个无足轻重的小国,都是上合组织成员;两个组织也都是以维护区域安全、打击恐怖主义、加强区域合作为使命,所以二者某种程度上是竞争的关系。

俄罗斯向来视中亚为其后院,一直对上合组织的活动不热心,更愿意让上合组织成为区域经济合作组织,而不是政治合作组织。此次哈萨克斯坦危机爆发后,上海合作组织主动提出要帮助哈萨克斯坦,中国外交部也提出愿意推动上合组织发挥作用,然而,俄罗斯完全绕开中国和上合组织行动,这实际某种程度违反了《上海合作组织宪章》中“不谋求在毗邻地区的单方面军事优势”,“在相互理解及尊重每一个成员国意见的基础上寻求共识;在利益一致的领域逐步采取联合行动”的原则。未来如果集安组织政治军事联盟的作用被进一步做实,上合组织将更难在中亚地区发挥政治影响力。

而在经济方面,欧亚经济联盟内部一体化最大阻力纳扎尔巴耶夫已被清除,哈总统托卡耶夫虽然不至于一下子像卢卡申科(Lukashenko)那样签署28项经济一体化协定,但势必会更紧密融入该组织,那么上海合作组织在中亚的经济合作方面的空间也会被进一步排挤。

文章认为,哈萨克斯坦事件发生之初,中国国内舆论在没有做深入观察情况下,就将其定义为“颜色革命”,纷纷为俄罗斯的出兵鼓与呼。但是,哈萨克斯坦总统已经给出明确定义,这是一起未遂政变,主要参与外部势力是中亚、中东和阿富汗的激进伊斯兰主义,并没有提及西方。因此,该媒体认为中国应该抛弃旧的分析框架,重新审视中国在这场区域剧变中的利益得失,做出理性对策判断。

不过针对暴乱后很多持阴谋论的人认为这是西方破坏中国能源安全举措,声言哈萨克政局变动会增加中国能源安全不确定性的说法,该媒体认为这些说法言过其实。其实由于哈萨克斯坦内部的“中国威胁论”及俄罗斯、美国阻挠,中哈能源合作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并且波动起伏非常大,在哈注册中资企业有2800多家,但是实际运作的也就是600来家。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2020年的统计数据,哈萨克斯坦该年度向中国出口原油364万吨,仅占中国进口总量(5.4亿吨)的千分之五以下,在中国石油进口来源地中排名第21位,排在英国、挪威、加纳之后;2021年前11个月中国天然气进口量约1.06亿吨,来自哈萨克斯坦的有346万吨,占进口量的3%左右。所以,哈萨克斯坦对中国能源供给并无关键影响。

在经济贸易方面,中哈之间更存在“不对称依赖”。2020年中哈贸易总额为214亿美元,只占中国外贸总额的不到千分之一;而对于哈萨克斯坦却举足轻重,相当于其外贸总额的五分之一以上,或者GDP总量的13%。从进出口贸易结构来看,哈萨克斯坦对中国出口以能源和贱金属为主,对中国而言具有很强可替代性,即使哈国不供给,也很容易从国际市场弥补缺口;而中国对哈萨克斯坦出口以机电、运输卡车、服装、塑料和食品为主,这些产品中国都是全球最重要产地,对于哈萨克斯坦而言具备不可替代性。

因此,分析认为哈萨克斯坦局势无论怎么变化,都难以摆脱对中国的经济依赖,都必须对华维持适度以上的友好关系,断不会走上跟中国对抗的道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