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安德鲁王子“割席”掩盖不了英国王室的核心矛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纽约曼克顿法官决定美国女子朱弗雷(Virginia Roberts Giuffre)对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的性侵民事诉讼可继续进行之后一天,白金汉官1月13日进一步与安德鲁王子“割席”,宣布其一系列军事衔头和王室资助已交回英女王手中。虽然安德鲁王子依然保持“殿下”(His Royal Highness)的尊称,却不会作官方身份的使用,而且将继续停止执行其王室成员职务,并以私人的公民身份面对官司。

随着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Queen Elizabeth II)庆祝在位70年的白金禧2月即将来临,对于安德鲁王子迟迟未解的性侵丑闻,英国王室似乎已决定了采取决绝的一刀两断,以免丑事进一步延祸王室声名。

安德鲁王子与未足18岁的朱弗雷的疑似“抱腰”合照流传已超过10年。美国富豪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性贩卖案其后更将曾作为其友人的安德鲁王子卷入更深一层的丑闻之中。根据朱弗雷的指控,安德鲁王子与未成年的她三度发生性行为,当中2001年在伦敦的一次,爱泼斯坦更给了朱弗雷1.5万美元作报酬。

连番自制公关灾难

2019年爱泼斯坦在狱自杀后,安德鲁王子曾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企图还自己一个“清白”。

在访问中,他质疑朱弗雷对他的性侵指控,称自己不记得有过与朱弗雷的合照;否认曾与朱弗雷在伦敦夜店跳舞流大汗的描述,指自己因为在福克兰战争中因“肾上腺素过量”已不会流汗,并表示照片中的他穿着旅行服装而非他在伦敦会穿的西装领呔。

同时,他又为自己在被指与朱弗雷发生性行为的当日提供「不在场证据」,声言他记得很清楚他当时身在英国沃金(Woking)的一家薄饼店中,因为他去薄饼店用餐这件事「非比寻常」,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这种“高高在上”的回应难以让人信服,经数日舆论猛轰之后,安德鲁王子即停止执行王室职务,希望低调处理了事。

朱弗雷近照,以及安德鲁王子与朱弗雷2001年疑似在爱泼斯坦前女友马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伦敦寓所的合照。马克斯韦尔去年底被陪审团裁定5项协助性侵罪名成立。(Twitter@60Mins)

然而,近两年过后,丑闻并没有因此了结。朱弗雷在2021年8月在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控告安德鲁王子,寻求民事赔偿。面对诉讼,安德鲁王子的法律团队却选择了极其难看的“逃避”策略,引爆另一场公关灾难。

由于英美普通法都要求申诉人将相关指控的文件交到被告人手中,诉讼才得以开展,以确保被告确实知道自己的被控内容,安德鲁王子就使出“神隐”手段,几乎无所不用其极的避免接受相关文件,阻碍法律程序的进行。

代表朱弗雷的美国律师团队花费了超过一个月四出追寻安德鲁王子,到其温莎寓所不得接见、留下文件不获理会。他们将文件寄到所有曾代表过安德鲁王子的英国律师手中,又尝试以电邮方式直接联络安德鲁王子的办公室,更曾向法庭展示印有王子住处的投邮照片……但安德鲁王子的美国代表律师却向法庭坚称未有收到相关通知,最终导致曼克顿法官要向英国法官求助。

这个你追我逐的游戏,虽然算不上全球新闻头条,其“剧情”的荒诞却突显了安德鲁王子的丑态。这可算是安德鲁王子给自己帮倒忙。

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发表圣诞讲话。(AP)

其实,安德鲁王子的性侵丑闻,在民调上并未有伤害到英国人对王室的支持——根据YouGov的民调,去年仍有超过六成英国民众支持王室体制,反对者只得两成多。

而去年王夫菲腊亲王(Prince Philip)去世后,安德鲁王子更有重新“得宠”的迹象,得到女王同意就父亲去世高调面对传媒,在暑假期间又曾到访女王夏宫巴摩拉城堡(Balmoral Castle),且多次被拍得开车到温莎城堡与母亲见面。

不过,新官司再临,加上安德鲁王子回避官司的丑态,就再一次将他打入冷宫。

官司后续的两难困局

经过一番“文件追逐”最终失败后,安德鲁王子的律师翻出2009年朱弗雷与爱泼斯坦的一份保密和解协议,以朱弗雷按协议已收下50万美元换取其放弃对任何可能被包含在“潜在被告”之内的个人或实体的控诉为由,希望撤销朱弗雷的此宗民事案件。然而,在1月13日,负责案件的曼克顿法官却认为协议条款过于模糊,不足以为安德鲁王子豁免诉讼,使他无可避免要面对更长久的司法争端。这就触发了英国王室的“果断割席”。

2021年4月17日,安德鲁王子出席父亲丧礼。(AP)

在美国类似的民事诉讼当中,以赔偿寻求和解是常见的出路。但朱弗雷的代表律师已表明,金钱上的和解并不足了事,而案件的解决必须确认朱弗雷的指控属实。于是,安德鲁王子就陷进了一个两难局面当中,到底要自打嘴巴的认错和解,还是要在美国法院中让案件继续发酵。

但无论案件如何发展、最终胜负谁属,安德鲁王子在公众心中早已“身败名裂”。

君主制与王室存在理由的矛盾

本年2月6日是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在位70年周年的纪念,女王到本年4月也将年满96岁,近月也有突然不出席公开活动的事件,恐怕这个白金禧将会是她在位期间的最后一个重大庆典。

随着民望不佳的查理斯王子(Prince Charles)登基,英国人民就要面对一个他们超过70年来也不必认真思想的问题:到底英国体制的最高代表还应否是一个以血统作传承的君主制?

根据YouGov民调,英国大概有三成人认为查理斯王子会是一个好国王,与持相反意见的比例相约。(Getty Images)

在当代英国,以往君权神授的信念早已消亡。英国王室的存在理由,是其所代表的传统、形象、价值和道德。历年来民望高企的伊利沙伯二世,正是王室存在理由的最具体体现。

问题是,血统传承并非人格特质的传承,因此英国现代君主制的核心矛盾就展露无遗:一方面,王位的继承脱离不了血统,另一方面,君主的存在理由却与血统无关。即便安德鲁王子此刻身败名裂,在王室继承的顺序上,他仍然排行第九——同类的情况也出现在远走荷里活发展的哈里王子(Prince Harry)及其子女身上。

如果王室以安德鲁王子的人格和行为去决定其继承权存废,以血统为中心的君主制将难以为继,改以血统传承以外的方法选出国家元首将变成一个时间的问题。如果王室不以人格去决定继承权,君主制在现代英国却再难证明其存在的理由。

这个矛盾要如何解决,我们尚未清楚。但王室此刻与安德鲁王子“割席”,只能算是一时止血的公关操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