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立中海战略伙伴关系 中东大国在超级周期前做选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从1月10日开始,中东大国与北京突然采取了密集的外交行动:沙特、巴林、科威特与阿曼等四国外交大臣以及海湾合作委员会(简称海合会)秘书长集体访华。

12日至14日间,土耳其与伊朗两国外长也相继访华。此外,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亦在13日同阿联酋外交与国际合作部长阿卜杜拉(Abdullah bin Zayed Al Nahyan)举行电话会晤。一时间,北京与各中东大国已在短时间内迅速互通声气,彼此缔约,这种态势似乎显示出了中东大国对于北京的信心。

面对这种局面,直到1月中旬,不少西方观察家对此是不以为然的。譬如卡内基基金会的米勒 (Aaron David Miller)为代表的一些观察家就在接受采访时即认为,中国对能源的依赖,使之渴望扩大在中东地区的作用。

从2021年开始,中国与海合会的“自贸”、“战略伙伴关系”等协议即已浮出水面,图为2021年3月24日时,中国外长王毅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秘书长纳伊夫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会面。(中国外交部网站)

考虑到近期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重要成员哈萨克斯坦又发生严重内乱,西方世界更希望相信中国此番只是寻求与海合会国家建立更紧密的能源合作关系,确保供应链安全。

西方世界对此不以为然也许是基于成见,在他们眼中,中东国家或者海湾国家可能只有一个作用,即向大国提供能源;海湾国家的力量亦因此来自于与美国和中国的相互博弈。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当海合会访华的秘书长明确与北京谈及了“尽快建立中海战略伙伴关系”、“尽快完成中海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建立中海自由贸易区”等细节时,这场规模巨大的行动自然也有不容忽视的目的,即便是单纯从能源的角度考量,中东国家在当前油价暴涨的格局中即已呈现了对时局以及市场前景的判断。

就时局而言,当下的格局是不言而喻,一目了然的。新冠疫情令各国经济遭受打击,尽快实现经济复苏成为各国的重中之重。无论是阿拉伯国家之间加强合作,还是阿拉伯国家改善与伊朗、以色列、土耳其的关系,主要目的之一都是拓展经济合作空间,包括吸引投资,加强在教育、科技、能源、旅游等多领域合作等。此外,美国仓促从阿富汗撤军后,中东国家开始担心美国“靠不住”,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寻求地区安全和稳定。

就市场层面来说,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在传统能源产能跟不上需求的变化之际,此前遭遇市场打压的传统产油国已抓住机会,利用能源类产品的超级周期,向西方大国以石油武器展开一场战斗,并尝试在全球涨价、美元放水收割全球之际展开对冲。而这场行为的本质终究是对抗美国收割全球的举措。

从2020年3月开始,随着美联储宣布,将根据需求购买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美国正式进入“无限量印钞”模式。美国财政部则通过数轮天量财政刺激计划,向市场释放了天量的美元。在大放水的背景下,全球市场因美元的国际地位承担了美国通货膨胀的恶果。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能源价格、粮食价格不断飙升。

华盛顿早就意识到,这种持续将近两年的天量放水只是应对疫情带来的萧条的权宜之计,其财长耶伦(Janet Yellen)曾在2021年11月强调“控制疫情是抑制通货膨胀的关键”,“如果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那么原油、汽车等日常必需品价格飙升的势头将在2022年下半年减弱”。但美国新冠疫情的发展并不因主观意志而变化。到2022年,随着美国疫情再次失控,美联储已不得不宣布到2022年3月开始加息。以便遏制两年来失控的通货膨胀局面。随之随之而起的通货膨胀、全球物价飞涨、能源“超级周期”也将难以回避。

这样一来,全球的观察家似乎都可以发现一个明显的问题:华盛顿、美联储在新冠防疫问题上的赌博心态使之丧失了控制局面的机会,如若疫情得到控制、供给加快修复,美国的通胀将在2022年2、3季度回落,美国可以等到就业市场因疫情平息完全恢复后再开始加息并平抑通胀问题。但遗憾的是,现实似乎已不给他这个机会了。

对分析人士来说,美国的问题似乎是有解的。因为就目前的格局来说,美国当前的通胀持续被加强有点像20世纪70、80年代后的局面,其中的“工资推进通货膨胀”的局面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相似性。这其中固然有政府宏观层面的操作,但美国根本解决70、80年代这一危机的关键终究在于中国的作用。

大量研究显示,在储蓄与投资均衡的框架下,劳动人口的提升有助于降低通货膨胀,从1990至2007年间,中国劳动人口占比从65.8%上升至73%,劳动年龄人口的绝对数量增长超过了2亿人,这种局面促成了当时美国经济的转型,使资本活力得到释放,在电子、信息技术等对能源依赖度较低、且高附加值、高成长的行业中形成有效投资,进而拉动经济增长。

而今,同样需要大量劳动力以释放自身资本活力,在类似产业中形成有效投资,进而拉动经济增长点中国恐怕不太可能继续为美国扮演这种拯救者的角色。当美国为主导的西方世界将因此进入经济增速放缓、通货膨胀抬升的“滞胀”环境之中时,海湾强国在中美之间也将于美国引发的“超级周期”中独立自主地为自己的命运和利益做点事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