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法治观念才是“统一中国”的利器

撰写:
撰写:

从肯尼亚案台湾的严正抗议,到马来西亚案台湾籍诈骗犯落地台湾被轻放,台湾民意对大陆从原先的“主权呼吁”到气势渐弱,内部民意大致开始分为两种,有声音开始质疑台湾自身法治完善的问题,也有一派声音认为大陆的法治更不可信;大陆对台湾,也从“最美的风景是人”到“十个湾湾九个骗”,大陆多数民意甚至倾向“台湾为反中而丧失基本是非判断能力”。

此次事件,在两岸引起轩然大波,台湾法务部于4月20日已派小组前往大陆协商调查,在此众说纷纭之际,多维特别取得台湾法律专家、台湾民间司改会执行长高荣志律师撰写的“落伍法治观念才是‘统一中国’的利器”一文授权,让读者更深入地了解此次事件台湾法律专家的看法。

台湾法务部赴大陆协商肯尼亚案(图源:中央社)

落伍法治观念才是“统一中国”的利器

作者:台湾民间司改会执行长 高荣志律师

不少台湾人有受到诈骗的经验,也常听到被害人的故事。越是善良、信任别人的民众,越容易被骗得凄惨,诈骗集团让人恨得牙痒痒。在台湾,相信没有人不希望将他们全部绳之以法。只是,事情没那么简单,尤其牵扯到中国。

日前发生的“肯亚案”(大陆称肯尼亚,台湾称肯亚,此篇用词均为台湾用语),引发主权、司法管辖权、两岸打击犯罪等问题。依法理,肯亚、中国和台湾对于诈骗集团犯罪,都有司法管辖权,表示这三个国家,都可以“抓人”。问题是得各凭本事。

肯亚已经表明了要放人,依两岸之前的先例,就是自己带回自己人。肯亚帮中国直接抓人,事实上是有点丢脸,让渡了一些自己的国家权力。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是大国“实质影响力”的高度展现。尽管肯亚政府可能违法,但是弱国无外交。我们抢人失败、不济事,大家能够体谅,只是,法务部回过头去称许中国“抓的好”,实在太过失格,这才是真正严重的事。

法务部荒腔走板,理由可以归结有三:法律判断失误,意识形态太强,为了追诉犯罪就昏头昏脑。法务部称许中国带回人犯“合法”,因为中国有管辖权。还捧著我国《刑法》作为法律依据。仔细想想,《刑法》不过是国内法,如果可以因此而变动国际的司法管辖权,岂不表示只要立法院敢修,全世界我们都可以管吗?当然不是这样。

法务部第一时间弄错了法律依据没关系,至少应该赶紧修正,表示会据国际法理力争人犯。何况,真正的司法互助,应该是可以相互协调人犯去处、彼此协助进行调查、进而共享证据资料。舍此不为,直接放弃司法管辖权,几乎就是放弃主权。尤其,国台办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盛赞肯亚遵守“一个中国”原则,根本没在在意什么“打击犯罪”的问题。法务部被吃豆腐尤不知,还回过头谢谢别人,因为“一中”的意识型态太强。

近年来,法务部相当自豪于和各国之间,签订各式的司法互助。尤其是搭著马政府尊崇“一中原则”,中国为了示好,两岸司法互助确实进展不少。只是,法务部在意识上除了不愿得罪中国,在和中国互动交流后,还隐约受到法治水准低落的影响却不自知。例如,有时会听到官员提及“中国法律好”,似乎不反对作为修法时的仿效来源。甚至不思学习先进国家刑事政策或改善监所之道,在听闻或考察对岸的重刑思潮或监所设施后,也认为我国应该向中国“学习”。

那些“学习”常常是典型的“乡民思维”,基本上就是指偏执于重刑化思想,放弃思索其它可能面向的落后法治观念。施用重典,最多只会是预防犯罪的一个面向,不会是全部。再说,为了重判嫌犯,台湾人果真愿意放弃司法互助?放弃管辖权?放弃主权?

更严重的问题是,中国基本上是一个轻法治、重人治的国家,诈骗集团最可恶、却也最难抓的是幕后的首脑,就算再如何“欣赏”中国很带种、敢重判,谁能保证那些“被判重的”,就是“该被重判的”?很有可能是恰恰相反。

试想,首脑通常有钱又有势,买通中国的公安与司法不难想见。甚至,首脑或许就是政府里的大官要员。有人被“重判”,或许不过是一场戏。乡民看看就算了,法务部也买帐,太令人不敢恭维。

正因为如此,中国就算真正掌握了首脑的犯罪资料,也不一定会分享给台湾,顶多就是给出一些二线、三线,能够随时替换的“螺丝钉”小咖。事后来自马来西亚的案例证明,倘若台湾因为证据不足而轻纵轻判,中国还能够呼唤出乡民鄙弃台湾司法的心,转而牢牢抓住对“强国”的称赞。何乐而不为?

到头来才发现,原来老共早就理解,落伍的法治观念,才是“统一中国”的利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