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局扩权如人二复辟 陷人于罪将层出不穷

撰写:
撰写:

台湾近来在"人二复辟"的话题上炒得火热,原因是法务部调查局将研究了逾大半年的《保防工作法》草案送出,不料初步拟定法案才一曝光,立即招徕特务统治的骂名,调查局将在全台各公务机关等安插逾六百名的保防人员,专责调查间谍活动,宛如戒严时期制造公务员白色恐怖的"人二"(人事室第二办公室)。

行政院当然承受不起这种骂名,除了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在第一时间否认之外,行政院长林全也亲自响应,指此案一送到院内就被退回;就连法务部都不敢承认是自己干的好事,直接推给调查局,最底层的调查局只能隐忍吞下。

外界看此事有如雾里看花,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这些批评其来有自,除了法案本身授权过大,极易导致挟怨报复,或是为了绩效陷人于罪,最重要的是,情治高层本身欠缺法治观念,在还没有《保防法》之前,构陷入罪的事情就层出不穷,未来此法若通过,岂不是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远的不说,调查局养案多年的陆生共谍案,在台湾社会为此法争议之际,突然丢出来,时机之凑巧,稍有社会经验的人都看得出来主事者的背后动机,就是为了护航《保防法》,像是调查局在对社会大众喊叫:"快来看吶,这里就有个陆生共谍,我们真的需要加强保密防谍的力道!"

这位周姓陆生何许人也?刺探的又是何种机密?破获的间谍案情又到底多严重?其实几个关键问题只要稍微深入探究,不难发现情治人员斧凿斑斑,到处都是破绽,周生接触的是外交部底层年轻职员,提供的诱因也只是外交人员最不欠缺的国外旅游,能够造成的破坏程度也令人质疑,如此大张旗鼓办个小案,简直让内行人看笑话。

调查局搞的乌龙岂只这一桩,许多人都还印象深刻的,是"郭玫兰案"。2014年2月,调查局突然搜索逮捕了台湾中央社两岸线记者郭玫兰,指她疑因经济状况不佳,在上海遭中国国安部金诱,涉在台为中国搜集情资并发展情报组织,并企图以出国旅游方式吸收调查局某位组长。

郭玫兰被捕后,媒体如惊弓之鸟,纷纷与她划清界线,中央社也急忙撇清"其个人在外言行与中央社无关"。但私下与她有往来的人都一头雾水,明明就是个热心助人、个性单纯的傻大姐,怎么会跟复杂的两岸间谍扯上边?

案经10个月审讯后,检方终于做出不起诉处份,除了郭本身根本未曾掌握任何机密,所有查扣的计算机文件等都只是新闻工作上的必需、公开资料,与调查局或中共官员的往来,也只限于公务所需,与共谍无关。最重要、最关键的调查局号称监听到的罪行,检方当庭勘验录音,一放出来让所有人傻眼,因为跟调查局自己写出来的监听译文全然不同,更与所指控间谍罪行八竿子打不着。

调查局明显陷人于罪,检方当庭谕知不起诉处份,还给郭玫兰一个清白。但郭从此"黑掉",不再有媒体敢用她,她不但无法重执热爱的两岸新闻之笔,甚至无法返回媒体工作岗位,失业至今。

不管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执政,充当执政党打手,调查局高层从来不曾放弃过这个暗黑想法。也在2014年的8月,时任台湾陆委会特任副主委的张显耀去职,原因从"张母病危须返家照顾",到后来的"工作疑点尚待厘清,须调离现职接受调查",调查局随即跳出来,以外患罪或泄密国防以外机密罪嫌法办,来年台北地检署以事证不足予以不起诉处分,如同清末东厂手法,构陷张显耀于共谍指控罪嫌,也是调查局充当打手的又一明证。

构陷张显耀于共谍指控罪嫌,也是调查局充当打手的又一明证(图源:中央社)

有识者称,这次发布的陆生共谍案,恰巧证明台湾现有的法律武器其实是足够的,根本不用迭床架屋去弄一部调查局扩权法案,无端招致极权人二复辟的骂名。

总统蔡英文在此事上究竟着力多少,尚不得而知,在两岸关系暗潮汹涌之际,此时贸然出手,是否背后有其动机,也还需要更多信息才能厘清。如今舆论沸腾,若只是“东厂打手”自己揣摩上意,斗胆动手搞这样一部号称"人二2.0"的法律草案,此事说不定就在民意压力下而冷冻了。

不过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调查局的莽撞行事惯性,与为了绩效不顾人民死活的作风,若让这部法律成真,那未来陷人于罪的情况将层出不穷,届时全台风声鹤唳,共谍鬼影重重,除了调查局干员绩效鼎盛之外,唯一可能获得好处的,大概就剩专炒社会八卦新闻的报刊杂志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