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社论:赖清德务必敦守宪政秩序

撰写:
撰写:

“夏天的夜就轻轻地来了……撒了满天的珍珠和一枚又大又亮的银币,……”杨唤这首脍炙人口的《夏夜》童诗,台湾人多是耳熟能详;无独有偶,赖清德衔命组阁,风火上任,倒也有几分杨唤诗咏夏夜的神韵。只是“赖院长”上任自然不会是一笔“轻轻地来了”作为序曲,而足以有于台湾政坛、民进党内撒满遍地珍珠与银币的能耐才行。

把话说得更明白些,民进党内如今的政治格局,有的并非繁星点点的珠落玉盘,也非一轮皎洁的明月独秀;又有别于“蔡林体制”的知己知彼,“蔡赖体制”的“强强整合”,尽管一时间振奋民进党人士气,自评为府院党表现大团结气氛的“双引擎”,但激情过后,实很难不让外界以民进党内同时闪烁“两颗太阳”的格局视之。

赖清德日前以行政院长的身份,公开表示自己是一个主张台独的“政治工作者”(多维记者:黄俊杰/摄)

蔡英文让具地方经验的赖清德接任阁揆,除了“拼选举”外,也“拼党内政治接班”(图源:台湾总统府提供)

谓其“两颗太阳”,除了暗喻蔡英文与赖清德个人于绿营内部政治权力的竞逐关系外,同时也是台湾宪政体制内生给定的结果。展望“蔡赖体制”的未来,无论是两人于党内个人权力延展、或基于职权归属的竞合状态,都直接考验蔡、赖双方能否有足够默契与雅量“管控分歧”,更进一步说,是主张“维持现状”的“蔡总统”如何与主张“台湾独立”的“赖院长”,取得和谐执政的一致性、不致使脆弱的两岸关系在台湾府院的“双头马车”下,驶入险境。

党内权力倾轧的两颗太阳

首先评析绿营内部权力场、目前民进党的接班梯队,被寄予厚望的赖清德,其各项资历与声望位列前茅绝非过誉。又赖清德的从政经历迥异于学者、官僚系统出身的蔡英文,一路自地方民代崛起、挺进直辖市长,赖清德人气始终居高不下,长年的地方经验,让赖清德在掌握民意脉动、快速回应民意需求等“接地气”的功力,除让前任阁揆林全望尘莫及外,亦犹胜蔡英文有余。

反过来说,言称不想介入选举事务的林全,所以下台,不只是他缺乏政治手腕使然,未能善尽政策沟通、有效执行政策,更是他辞任阁揆背后的潜台词。赖清德在“蔡林体制”施政满意度低迷之际接任阁揆,若施政得宜,于他个人仕途实有发展机遇,于民进党内以“黄袍加身”之势逐鹿大位,亦非没有可能。

另就政治性格而论,相对凡事求模糊艺术的蔡英文,赖清德敢言台独、果断干脆的言论,早已掳获深绿支持者、死忠台独派的肯定。再者,赖清德系出党内第一大派的新潮流,一路走来也为赖清德积累、加持不少丰沛的政治能量。

“接地气”的赖清德接棒学者性格的林全,除了满足蔡政府表面上以执行政策取代规划的说法、为民进党2018年地方大选铺垫红利外,更有一举启动党内接班梯队的政治安排。

但上述仅是建立在民进党内权力分布均匀、派系之间不出龃龉下的理想安排,尽管蔡英文藉由调动赖清德“远地方、近中央”,某种程度上提前免除自己在第一任期便遭遇民进党内版“叶利钦效应”威胁,但卸除赖清德大侯之位,举以宰相,是否便足以真除蔡、赖两人于权力格局中必然的竞争态势?恐怕也并不尽然。

总的来说,从政经历、政治性格、派系奥援、台独性显著的赖清德,俨然已在绿营内部树立起自己个人的一套典范,这除了在某种程度激起蔡英文的竞争意识外,也会同步让一直受到蔡英文压抑的深绿独派转身对赖清德寄予期待;“势”在人为下,赖清德在思虑如何与蔡英文分享权力之余,也应审思自己与深绿独派之间的共谋:究竟深绿对赖清德而言,是一种利益与理念的共伴,还是一种意识形态约制、无法挣脱、超克的箝制关系?这问题若绕不开,伴随两岸经济结构转变与政治的根本性制约,“赖院长”的仕途束缚将永远存在。

依台湾现行宪政体制规范,就算阁揆有志,也不允越俎代庖、代操行两岸大政(图源:台湾总统府提供)

宪政体制下的两颗太阳

跳脱蔡、赖两人个人层次的权力关系,回到两人于宪法规范下相应的府院角色。台独性格强烈的赖清德,实得把握好自己行政院长的分际,妥善两岸关系言行、不逾越府院权能边界,否则既将违逆宪政秩序,也恐损及两岸关系、民共关系正常化的努力。

所谓宪政秩序,意指1997年第四次“修宪”,台湾形式上进入当前宪政设计,行政权由两个不同的机关——总统与行政院长分享。在此分权模式底下,行政院长理论上可能同总统采分工合作,也可能呈现上下隶属关系。但由于1997年“修宪”结果,台湾总统对阁揆掌握不受立法院限制的任命权,实际运作上,这个任命权延伸成为总统对阁揆的罢黜权,因此,台湾总统与行政院长之间长年具有明显从属关系的经验,总统独大,行政院长难以违逆,更别说在施政上挑战总统意志;这是不管谁来担任阁揆,都必然行之的制度约制——尽管和蔡英文相比,赖清德明显有更多党内和深绿资源加持。

其次,宪政体制带给行政院长的另一道约制,是与总统分权视事的边界。依照《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第2条第4项及《国家安全会议组织法》规定,台湾总统具有国防、外交、两岸关系及重大变故有相关事项大政方针之权限,尽管在实务上,总统对于各项政策的主导性和影响力,远远超过宪法增修条文规定“国家安全有关大政方针”之范畴,而是广泛触及各内政问题,但这并无损行政院长本无涉两岸关系主导权的排除性规范。

简言之,在赖清德作为阁揆的既定下,无论他在理念上如何向往台独,现行宪政体制规范,就是不允许他越俎代庖、操行两岸大政,一则是在政务运作上,总统为大,行政院长难以“不服从”;二则基于国防、外交与两岸政策直属总统权限,非行政院长得任意擅入;三则宪政体制依旧是服膺《中华民国宪法》,这是连蔡英文都无法超越的界限,又何况赖清德?上述总总无疑是赖院长应有的宪政认识,否则府院冲突将无以宁日。

宪政秩序不容台独主张

如今,赖清德贵为台湾最高行政机关首长,与台南市长的角色不可同日而语。“赖市长”再怎么坚持“两国论”、力挺台独,只不过是地方首长表态,影响不到两岸关系大局,但是到了行政院院长层级,其一言一行即代表“台湾当局”,此际对两岸关系的影响自是有别。

尤其是在蔡英文的施政作为已被中国大陆认定为“隐性台独”的一种偷渡,又任命台独性旺盛的赖清德出任阁揆,于两岸陷入僵局、须妥善管控的当下,政院不令两岸关系的分际更该被如实遵守。

《荀子.劝学》有:“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老子》亦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皆意谓事要做大,得从小、从基本处做起。此言寄语首次透过非民选方式进入行政架构当中的“赖院长”,实为一道深刻期勉,尤以赖清德自诩“做实事”内阁,那么就该专注于阁揆首善的内政治理上,完善经济工作才是行政院长的KPI,当不当总统、置喙两岸关系等皆非本职工作,也不应现在就进入赖清德之视野。至于未来,若赖内阁施政民望高,能救台湾经济与温水煮蛙的困境,又能挖掘出令人信服的两岸政策论述,甚至比下蔡英文,够格“更上层楼”,那是另一个问题。

当前的赖清德应务实意识自己所处的位置与本分,“换了位子也要换脑袋”,不该擅越行政院长发言的尺度与内容,否则,“蔡赖体制”将成一场同床异梦,台湾人对新人的期待,也有再次化为泡影的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