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节六十五年 台湾与南洋华人未来与前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7年10月11日,台湾副总统陈建仁出席“华侨救国联合总会第65届华侨节典礼”,除表示对侨胞为“中华民国”作出贡献的肯定,也期勉侨胞持续在国际上为台湾发声,共创繁荣与美好愿景。实际上,华侨节真正的时间点是10月21日,但为顾及来台参加“双十国庆”的海外华侨华人的行程,多年来均提早举行。

1952年的10月21日,甫退守到台湾的蒋介石政府为捍卫其身为“正统中国”的地位,而召开首次“全球侨务会议”,当时有海内外侨胞307人与会,会议一连七天举行。由於孙中山靠着海外华侨华人的力量而推翻了满清,且海外华侨华人也支援抗日战争,因此蒋介石政府为感念华侨“爱国之热忱”,而特令将会议第一日定为“华侨节”。

台湾副总统陈建仁出席华侨节庆典(图源:台湾总统府)

“华侨节”的意涵在于,因为“正统中国”与否总不能由蒋介石政府“自己说了算”,必须要获得够资格的人或群体的证明、认可。因此对蒋介石政府而言,拥有“流着中国人的血”的海外华人就是最佳的证人,因此必须从民族主义的情绪去争取海外华人的认同。

对多数台湾人而言,“华侨节”早已是陌生的节日,毕竟对中国的认同感已不若当年,因此更不会在乎“正统中国”与否。“中华民国是正统中国”对时下台湾年轻时代而言是过期的名词,或是偶尔用于消遣及娱乐的谈资,就如台湾最红的政治议题网红团体“眼球中央电视台”所言的,对岸是“中华民国大陆沦陷重灾区”。

无可否认地,“华侨节”具有大中国主义的色彩,而与这节日最相关的组织-侨委会,每当政党轮替后,都出现是否要将侨委会裁撤或裁并,以及该照顾华侨或台侨的争议。在华侨节举行65年的今日,已经历三次政党轮替、解严三十年的台湾的“本土意识”已兴起,未来对侨委会、侨胞定义的“检讨”声浪必然有增无减,同时对海外华人的态度,对推动新南向政策的蔡英文政府而言,对周边国家人民(含华人在内)的关注,应会是更从“民主主义”的角度出发,少了更多的民族主义式的关注。

“中华民国”唯一的“侨乡”金门

在华侨节前夕,10月18日马来西亚华商、祖籍金门金宁乡东堡的丹斯里杨忠礼病逝,享年87岁。杨忠礼是第二代马来西亚华人,父亲杨清廉是来自金门的木材商,杨忠礼在9名子女中排行第三。杨忠礼曾是马国第八大富豪,他所创办的“杨忠礼集团”(YTL Corporation Bhd)是马国最大的综合型企业,主要业务包括公共事业、发电厂、基础建设等项目,范围除马国外,还包括英国、新加坡、印尼、澳大利亚、日本和中国大陆。

金门人的海外移民遍布东南亚国家,除杨忠礼外,著名的祖籍金门的华人还有印尼船王黄进益、新加坡银行家黄祖耀、来台发展的汶莱华人吴尊等人。

马英九在2014年颁授“ 四等景星勳章”给杨忠礼(左),肯定其促进台马关係的贡献。(图源:中央社)

不少移民社会有“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理念,下南洋的华人亦然。杨忠礼在18岁时与友人合资创办了巴生兴华中学,至今该校是马国华文教育体系中的知名学府。同时,南洋华人也多有回馈乡里的理念,事业有成的杨忠礼曾大力出资协助金门大学建校,2014年被聘为终身名誉校长,也获得台湾前总统马英九颁发的四等景星勋章。可见祖籍是金门的杨忠礼和“中华民国”有很深的渊源,这得益于至今金门仍由“中华民国”所实质管辖中。

过去各界认为,中共之所以不继续拿“夺回”金门、马祖列岛,是不为了让台美因而真正切断了与中国大陆的关系,进而形成实质上的“台独”。各界比较少关注到的角度是,若少了金门,就会让台湾断了与广大“华人世界”/“大中华圈”的“关系”,因金门是不少海外华人移民的祖籍地,至今金门是“中华民国”政府实质管辖下唯一的“侨乡”。

在中共的对台工作中,除国台办等涉台部门外,还有统战部、国侨办及各地方侨办也是重要的对台工作单位,扮演辅助的角色。对中共政府而言,期望透过海外华侨华人基于血缘、中华民族情感,在“防独促统”的工作上扮演一定的角色,如在各国成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毕竟不少华人在各国拥有一定政经影响力,可形成“防独”的舆论压力。

以2004年成立的“马来西亚一中促进会”为例,创会人李三春是马国最大的华人政党-马华公会的前总会长,也是马国前交通部长,李三春接受香港《亚洲周刊》采访时称“一中促进会并非干预他国内政,而是举凡对中国有感情的海外华人,若看到台湾搞独立是必然要反对的,这符合大马政府的一中政策”。虽该会表明称各成员仅代表个人参加,然而该会成员多为马国知名的华商或前华裔政治人物,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与影响力,而杨忠礼也是成员之一。

金门大学为纪念祖籍金门的马来西亚华商杨忠礼捐助建校,而设杨忠礼园(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台湾与东南亚华人的未来

自杨忠礼18日逝世以来,台湾主流媒体中仅有《中时电子报》有相关报导,其它主流媒体的没关注,除反映金门是台湾的“边陲”这因素,还有当下的台湾官方及社会不再如从前强调自身为“正统中国”,蔡英文政府对“中华民族主义”的热情也不比马英九政府。

那在民进党政府未来可能的长期执政下,各界还关注的是未来台湾侨委会的去留。仍深深镶嵌在台湾行政院组织架构内的侨委会,或许会在强调台湾“主体性”的浪潮下,持续面对存废的质疑,但由于金门还仍由“中华民国政府”所实质管辖中,对于金门还有与海外华人的乡亲关系,这方面的业务使得侨委会的存在仍有其必要性。

不过侨委会自身除面对内部台湾社会的国族认同变迁,也会面对外部“华人世界”自身的国族认同变迁,如最近侨委会为尊重侨生的国族认同,而将之更名为“侨(华)生”即为显例。

海外华人有对中国的“认同”情感,就必然有“中心”与“边陲”的存在,而过去国民党政府视自身为海外华侨的“中心”,那在东南亚的华侨,就是处在边陲的“南洋”。然而“南洋”与“华侨”一词虽然是约定俗成的称谓,但难免仍有以“中原”为中心的意涵。由於各东南亚国家已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为摆脱“南洋” 与“华侨”这“边陲”的代名词,现今在东南亚各国的华裔多自称东南亚华人,已少自称“南洋华侨”。

同样地,在台湾本土意识的兴起下,未来台湾人难再以民族主义的角度去看待海外“华侨”。因此在“华侨节”65周年之际,不仅台湾社会自身清淡描写带过,其实不少东南亚华人也不懂这节日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