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予台国民待遇阳谋 台湾还能戒急用忍?

撰写:
撰写:

中国第13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于2018年3月5日举行开幕式,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涉台部分除了一贯不变的“一个中国”、“九二共识”、“绝不容忍台独”外,较具新意的则是“逐步为台湾民众在大陆学习、创业、就业、生活提供与大陆民众同等待遇”,对比早前国台办于2月28日所提“惠台31条”措施,前后呼应,可说是方针已定的“阳谋”。

台湾陆委会对于大陆惠台措施评论为“利诱台湾人”,谆谆提醒这些惠台措施是短期有利、长期有弊的“糖衣炸弹”,“是否沦为口惠观察中”。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2018年3 月6日回答媒体提问时更说的直白,“中国(大陆)最后目标就是并吞台湾”。虽然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中的“两岸和平统一”用辞差距极大,但认识也不可谓不正确。

“两会”召开前后,国台办“惠台31条”及李克强“政治工作报告”中涉台部分强调逐步落实台湾民众到大陆“国民待遇化”,其实都是追求“两岸统一”的“阳谋”(图源:新华社)

台湾陆委会的回答让人想起李登辉担任台湾总统时“戒急用忍”政策。只是,彼时台湾产业犹有暂缓西进的正确性,但历史无法重来,两岸民间交流已成关不上的门,台湾此时还能有多少本钱能够“戒急用忍”?或者说,还有多少台湾民众听得进去?

回顾李登辉1996年提出“戒急用忍”的时机,邓小平在1978年拍板决定“改革开放”,蒋经国主导的“十大建设”则在1974年到1979年间完成,台湾在1980年代到1990年代初期创造了被称为“台湾经济奇迹”的经济腾飞期,在同一时期,因应台湾经济转型需求及大陆在福建省及广东省实施“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及补偿贸易)政策诱因下,不少台湾劳力密集的传统产业转进大陆发展,但那时大陆政治人治色彩仍相当浓厚,再加上两岸交流也仅只于探亲及幅度不大的学术交流,在互信不足情形下,“戒急用忍”是当时的政治正确,也得到不少台湾经济学者支持。

除了是政治正确外,以两岸经济部门发布的统计数据来看,1994年台湾的GDP总值约占大陆的45.11%,达到历史高峰,1996年时,台湾的GDP总值约为大陆的33.08%,但此后一路下滑,到2008年时跌破两位数,来到9.06%,到2015首次跌破5%来到4.7%,2016更进一步跌至4.5%。

从数据上来看,李登辉提出“戒急用忍”的时机,正是台湾许多劳力密集产业不思进取转型升级,贪图大陆便宜劳力大举西进大陆之时,台商带进大量资金、技术、人才到大陆发展基础民生产业,协助大陆经济好转,两岸GDP自1994年到1996年,仅两年时间就大幅拉近12%,若台湾产业能忍受转型阵痛,将资金投入技术升级,真能遵行“戒急用忍”政策,两岸经济或尚不致沦为今日之势。

然而,历史仅能回顾,却无法重来。两岸经济大势已成,更有甚者,台湾媒体几乎每隔一段时日就会有“实质薪资所得连续XX年倒退”报导,对比大陆已连续14年调涨最低工资(至2017年),2017年北京及上海平均起算薪资已高于台北,根据台湾《104人力银行》调查,2008年从台湾到大陆就业的人数为5,411人,逐年递增,2013年每年已超过10万人,而其就业别也从早期的中高阶干部变成一般职员,甚至打定主意要到大陆发展的职场菜鸟。

台湾《远见杂志》2018年2月发布的《台湾民心动向大调查》中,有高达36.6%受调查民众表达想去大陆发展意愿,较2017年《远见杂志》同一调查表达意愿为30.3%提高多,再以年龄群别分析,18到29岁族群有高达53%有意愿前往大陆发展,较2017年成长达10.5%,其余年龄群别也有程度不同的上升。

就经济层面来看,继80年代中共改革开放后,90年代吸引一波台商西进后,因为大陆经济持续成长,且可预期的未来,薪资逐年调涨的趋势未变,将对台湾年轻族群产生强大的磁吸力,若上一波台湾产业西进被形容成“加速台湾产业空洞化”,这一波便利台湾民众前往大陆的“惠台31条”、 “国民化待遇”政策逐渐落实后,称之为“加速台湾人才空洞化”应也不为过。

习近平彻底否定西方民主“政党轮流做庄”制度,将成为对台工作能否直达台湾人心必须越过的一座大山(图源:新华社)

然而,必须想到的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无论是“戒急用忍”中的劳力密集产业台商;以及这一波被蔡英文、赖清德提醒应注意对岸“最后目标就是并吞台湾”有意前往大陆发展的台湾民众,都被加上沉重的担子,而这担子原本应该由政府想办法积极协助厂商转型或让民众觉得未来有希望,其中又以陈水扁在2005年批评指出“戒急用忍政策其实是空的”尤为经典。

再退一万步来说,想去大陆发展的民众不知道所谓的“惠台措施”,目的是为了未来的“两岸统一”吗?这早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阳谋”,但20个年头过去了,蔡英文、赖清德仍在师法“戒急用忍”故技,然而台湾经济早已大不如前,李登辉时代尚无法阻止台商西进,蔡英文、赖清德只靠呼喊台湾民主及台湾主体意识,不积极促成两岸和平以为民众创造最大利益,就能阻止台湾人才往想象中更美好的发展机会流动?

当然,台湾产业西移与人才向大陆流动,不代表一切都是美好的。如习近平于2018年3 月4日在“两会”期间与所谓的“民主参政党”及无党派人士座谈中,彻底否定了西方民主中的“政党轮流做庄”制度,对解严已经30年、举行总统直选制度超过20年的台湾民众来说,大多数可能是如何也无法理解并接受的,绝非“一国两制”的承诺就能消除对中共政治体制的疑惧与戒心,而这也是中共对台工作能否直达人心,必须越过的最大一座山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