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徒有道歉 没实质的原住民转型正义

撰写:
撰写:

曾经原住民与蔡政府有短暂蜜月期: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就职大典,原住民歌手巴奈·库穗(Panai Kusui)在典礼上演唱戒严时禁歌《美丽岛》,并被外界视为蔡英文好友;2016年8月1日蔡英文代表政府向过去四百年来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原住民道歉,并说“和解责任在政府身上,口头道歉是不够的”;即便当时一些原住民不认同道歉的形式,但是仍肯定蔡英文的道歉之举,期待蔡政府能好好处理原住民“转型正义”。

图中三人由左至右为:巴奈、那布、马跃·比吼,三人开记者会向蔡政府表达两大诉求:现任“原住民族委员会”主委下台、修正传统领域划设办法(多维记者:谭英瑛/摄)

原住民“转型正义”的核心问题是土地,即政府如何划设原住民“传统领域”;相较于民进党自豪政府做了许多改革,如向原住民道歉、转型正义、部落建设,以及未来长照的推动,称蔡政府是“有史以来最照顾原住民的政府”,土地议题才是检视政府推动原住民“转型正义”的试金石;2017年2月18日“原住民族委员会”正式公告《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简称《划设办法》),在《划设办法》中将原住民的“传统领域”局限于“公有土地”,摒除“私有地”,原住民对蔡政府的期待快速幻灭。

接下来以巴奈、那布(Nabu Husungan Istanda)、马跃·比吼(Mayaw Biho)为代表人物,超过400天的原住民驻扎凯道周围陈抗行动,从离总统府较近,以“凯达格兰族”命名的“凯达格兰大道”,后被政府赶到捷运台大医院站;他们2017年常在晚间举办一系列的“原转小讲堂”,邀请认同他们理念的文化、学术、政治界人士对群众演讲,借着一次次讲堂,宣扬他们对传统领域不分公、私有的理念,扩大社会影响力;至于这些原住民与蔡英文间关系,巴奈早在2017年3月的访谈说,她不后悔在2016年蔡英文的就职典礼上演唱,但她不会再被骗第二次了。

这群原住民对“传统领域”的争取,并非是私有地物权,而是基于《原住民族基本法》(简称《原基法》)赋予原住民土地的“咨商同意权”,也就是说,若政府将“传统领域”划入“私有地”,“私有地”的“物权”并不会变成原住民的,但在某些土地使用上需要事前向原住民咨商,并取得同意。

非原族群可能难以理解“咨商同意权”涵盖到“传统领域”中的“私有地”部分,但就几个近年来引发台湾舆论大型开发案来看,便凸显“咨商同意权”重要性;不论是美丽湾渡假村、都兰湾黄金海休闲渡假村都有占地位于“私有地”上,而3月6日刚被环署退回的黄金海休闲渡假村的“环差案”,更是全数位在“私有地”,无需取得原民“咨商同意”;因此在原民会公告不包含“私有地”《划设条例》时,有舆论臆测政府这样做的原因,并非替原住民着想,而是为了财团开发方便。

至于已经由立法院三读通过的《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简称《转促条例》)旨在处理威权时代的历史问题;至于原住民在日治时代所受到的不正义,尔后才在各方压力于2018年5月10日提出行政院版《原住民族历史正义及权利回复条例》草案,主要处理原住民在1945年之前的权利侵害事件,1945年之后直接适用《促转条例》与《不当党产处理条例》,不过该草案末条写着“本条例施行日期,由行政院定之”;显然,何时能运用该条例解决原住民在殖民时的历史问题,仍为未知数;更别说原住民抗议一年却丝毫未改的《划设条例》。

这张图有两个讽刺点,一是大图输出蔡英文一次公开谈话提到她对“传统领域”看法,说“传统领域”是自然主权的概念,非所有权,不过这话遇上蔡政府不包含“私有地”版《划设条例》极为讽刺;二则是巴奈与蔡英文的合照,上头写着大大的“骗”字(多维记者:谭英瑛/摄)

也难怪蔡英文早就在2016年道歉时说,“我不期望四百年来原住民族承受的苦难伤害,会因为一篇文稿、一句道歉而弭平”,毕竟事隔两年,原住民仍然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离失所,因为蔡政府迟来的转型正义仍在路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