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执政两年:一张未完成的改革答卷

撰写:
撰写:

蔡英文担任台湾总统届满两年,自其就任起民进党政府即开辟多线战场,试图展现改革魄力,表现出与马英九时代不同的气象。从“军公教年金改革”、“前瞻基础建设计划”、“劳基法改革”、“新南向政策”、“婚姻平权”、“转型正义”到“居住正义”等,可谓企图心十足且充满雄心壮志。

蔡英文提出的愿景很美好,但改革起来困难重重 (图源:蔡英文脸书)

然而,目标很多、理念很吸引人,但实际要执行下去,往往会遇到许多可预见与突发的阻力。根据各界近期所做的民调,蔡英文的支持度皆不超过三成。改革是一条充满困难险阻的道路,大多数民众当初都期待蔡英文能实践政见,但目前看来,失望的人占多数。

一例一休与劳基法争议

蔡英文曾经说,劳工是她“心里最软的一块”,执政之初确实立即针对《劳基法》做出修正,例如缩短工时、提高加班工资、新进员工任职满半年即享有3天特休假等,一时间让广大劳工与相关团体备感关怀,似乎真有一个愿意站在劳工立场出发的总统出现、甚至愿意帮助劳方挡住资方的压力。

然而,当修正过后的劳基法浮出台面,批评声浪随之而来。首先,虽然工时缩短,但劳工原享有的7天国定假日被删除;缺乏有效确实的劳检也使得加班工时与工资的修正付诸东流;资方对于修正后的劳基法表达诸多不满,工商团体多次向政府表达立场,希望再度修法、针对不同领域释出弹性;劳方也希望在休假规定、劳检方面能更加落实。各界的不同意见同时压迫蔡英文与民进党政府,使其被迫考虑再度修正劳基法。

尔后,修正后劳基法于2018年3月10日再经立法院修正通过。这些修法变动被外界视为是蔡英文与民进党往资方靠拢的表现,劳工在前次修法中获得的少许利益,于新一轮修法中又被取消。蔡英文及民进党政府在国家经济发展与照顾特定团体的纠葛中,明显选择了前者并呼应资方要求,非但未表达对劳方的关怀,反而进一步松绑了现有法条中的诸多限制,劳工则再度成为被遗弃的群体。

蔡英文在接下来的两年任期,应思考如何在劳资关系中取得主导权,不应再当一个“今日听劳团,明日宠资方”的骑墙派,两面都想讨好,最后两头落空。蔡英文说过,“改革是辛苦的要先做,之后才比较轻松”,劳基法就是牵涉层面广泛的项目,更应辛苦坚持下去,才能不愧于对她怀抱殷殷期盼的广大民众。

两岸关系维持冷冻

蔡英文所秉持的两岸关系立场就是“维持现状”。这四个字看似中性,却不是中国大陆想听到的答案。蔡英文也从未对究竟要维持谁的现状做说明。

民进党《台独党纲》的内容,表明两岸是不同的国家,台湾应追求独立建国。因蔡英文同时担任民进党主席,因此她所谓的两岸现状是民进党党纲中所述,抑或马英九与国民党坚称的立场,不但中共不解,一般台湾民众也充满疑问。

在此情况下,除了跳针式地表达两岸关系要“维持现状”外,蔡英文及民进党政府至今完全拿不出建设性的说法,或许蔡英文想以“模糊”制造空间,但大陆根本不吃这一套;近期,阁揆赖清德还数度表达自己是“务实的台独工作者”,招致大陆的文攻武赫。

中国大陆于民进党政府2016年上台后,随即断绝双边的官方联系,大陆甚至绕过台湾官方、直接与地方政府联系,即便陆委会不断疾呼陆方应回归既有机制,却得不到响应。再者,为了扭转国民党执政时期“两岸买办”带来的负面观感,大陆在“十九大”前后陆续启动对台优惠政策,近期最受瞩目的当属“惠台31项措施”,直接与台湾民众对话、吸引台湾企业与人才赴大陆发展,反迫使蔡英文政府做出因应。对此,民进党政府坚持中心价值仍是台湾拥有的“民主、自由与多元”,但对前途茫茫、生活困顿的大众来说,吸引力远不及“拥有一个机会”来得大。

面对两岸关系的客观现实及来自台湾内部的压力,蔡英文政府若持续回避,之后恐怕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内外压力。

内政建设 成效与争议互见

蔡英文上台后,推行名为“前瞻基础建设计划”的政策,期望藉由政府兴建及完善各项基础设施,强化民间投资动能,带动经济成长。前瞻计划内容主要有绿能建设、数字建设、水环境建设、轨道建设、城乡建设、因应少子化友善育儿空间建设、人才培育促进就业建设以及食安建设。

追求“非核”,是民进党的神主牌之一。蔡英文上任后也朝这个目标迈进,陆续通过“建置太阳光电技术平台2年推动计划”、“科学城低碳智慧环境基础建置计划”、“台中港离岸风电产业专区计划”等方案,期盼摆脱传统能源的限制、风险与污染,进一步使台湾成为绿色、环保的地域。

但因政府缺乏长期且妥善的规划,这些政策无法在短期内完全取代现有能源;政府虽提出“2025非核家园”的目标,但目前看来进度有待加强。特别是核二厂机组日前重启运转与兴建深澳燃煤发电厂等争议,似乎都倒打了民进党政府一巴掌。

另在轨道建设方面,前瞻计划目前通过包括“嘉义市区铁路高架化计划”、“安坑线轻轨运输计划”、“桃园捷运绿线计划”、“台南市区铁路地下化计划”、“台北捷运三莺线计划”、“台铁南回台东潮州段电气化计划”、“阿里山森林铁路42号隧道计划”等措施,政府宣称轨道建设追求的是“高铁台铁连结成网”、“台铁升级及改善东部服务”、“铁路立体化或通勤提速”、“都市推捷运”以及“中南部建设观光铁路”等目标。

由上述已通过的计划可发现,政府追求的目标皆包含在内,但轨道建设牵涉到土地征收、居民的反对与补偿、环保和有无必要性的讨论,某些计划是必要的,但像高铁南伸屏东案,就应严格检视,否则各地都有高铁,搞成“高铁台铁化”,即失去高铁建设的意义。

在因应少子化浪潮与年轻一代因经济问题而减少生儿育女的问题上,民进党政府也以“建构0岁至2岁儿童小区公共托育计划”、“校园小区化改造计划——营造友善育儿空间”等方式以公权力介入,希望以政府的补助,提升整体社会的生育率,防止人口老化带来的问题。

基本上,蔡英文政府盼能像过往的“十大建设”,利用前瞻计划带动各地发展,重启经济动能;不过,常因地方执政者“颜色”不同而有经费补助款大小眼的问题,以及建设是否多余的问题,都是蔡英文必须深思的。

外交与国际空间 续遭压缩

过去一年,中南美洲的传统友邦巴拿马与多米尼加也与台湾断交,使得邦交国只剩下19国此外。台湾在欧洲唯一的友邦梵蒂冈,近几月来陆续传出与中国大陆建交的消息,仅管中梵因“主教任命权”等问题而使建交进度停滞,然而,中梵建交应只是迟早问题,台湾该如何因应,也亟待蔡英文团队费心。

由于美国通过《台湾旅行法》一事,使台湾部分人士对台美关系有着美好的憧憬;加上“台美军事工业会议”今年将首度移师台湾,代表台美关系加温并非凭空想象。不过,任何事情都是一体两面,特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是商人出身,利益永远摆在首位,台湾将因此筹码全压向美国,不仅伤害两岸关系,还可能因此失去本已不多的主动性,成为美国随时可用、可弃的棋子。

台日关系虽看似热络,但双方的渔权及冲之鸟礁的争议依旧存在,又今年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安倍政府亦想加入“一带一路”、中国大陆外交部长王毅也前往日本访问、重启停顿许久的中日政府首脑对话也在开启,中日关系加温,台日关系势必受到影响。

近日,民进党政府对今年能否获世界卫生大会邀请函表悲观态度,而世界各地陆续出现将台湾划为中国一部分的做法,即便台湾政府都致函抗议,多数也获得修正,问题在于两岸关系若不改善,台湾的国际空间将会持续被压缩,毕竟两岸关系与台湾国际空间的连动性极高,忽略两岸关系却想扩大国际空间,看来仍是不可能的任务。

转型正义 是正义还是追杀

追讨国民党的不当党产也是蔡英文的重要政见。过去两年,蔡英文政府陆续成立“不当党产委员会”及“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希望透过这些机构的设置,进一步收回原本应属于全民或政府所有的公共财,并针对威权时期曾发生的冤案进行平反、恢复受害者的名誉。当民进党转型正义的初心在政治现实层面被严重扭曲,已成为卡死国民党的斗争工具,为蓝绿撕裂严重的社会再平添更多纷争,妇联会事件即是一例。

年金改革方面,军公教人员的退抚制度在这两年内逐步修正,并减少相关人员过往的福利,以衡平包括劳工与其他群体长期所受到的歧视。根据军公教性质的不同,政府又将军人与公务人员分开处理,这项改革也引发既得利益者的不满,但蔡政府的表现倒是相当坚持。

另外,在原住民转型正义方面,蔡政府已通过《原住民语言发展法》,将原住民族语言纳为国语;同时,蔡英文也于总统府设置“总统府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委员会”,与原民代表开会、协商政策。不过,在关乎原住民权益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上,存有许多争议性问题无法在短期内解决,政府仍需妥善处理。

司法改革方面,行政院院会已通过《国民参与刑事审判法》草案,咸认民进党在立法院占绝对优势下,该案可望顺利通过。另一方面,虽然大法官会议在释字第748号解释中表达保障婚姻平权的意见,但《婚姻平权民法修正草案》目前仍遭搁置,选前喊得震天价响的婚姻平权,选后却因种种考虑搁浅,也难怪蔡英文在年轻人及特定团体里的支持度不断下滑。

攸关青年族群居住正义的《租赁住宅市场发展及管理条例》将于今年6月27日正式实施。内政部推动的“社会住宅兴办计划”8年20万户社会住宅中,政府直接兴建的有12万户,先前也承诺到了2020年要兴办4万户。不过,根据最新预测进度,届时仅能完工16,198户,直至2023年才会完成41,929户,加上既有的社会住宅,总数为49,188户,离12万户的目标有不小差距。

蔡英文上台后,社运团体的抗议活动反而有增无减 (多维记者:游宗桦/摄)

理念太美好 现实太残酷

根据主计总处公布最新工业及服务业薪资与生产力数据显示,2018年2月台湾社会的经常性薪资,平均为新台币40,483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扣除同期物价指数上涨1.55%,实质经常性薪资涨幅1.24%。单从数字来看,台湾早已跳脱22K的阴霾,民众应有还不错的生活。讽刺的是,当统计数字公布后,立刻引致社会反弹,许多年轻人自嘲说,“原来是我把平均薪资拉低了”,意即许多受薪阶级的薪资远不及政府公布的数字。

过往,民进党最喜批评马英九政府不论在经济表现、国内薪资、经济发展等都用数字粉饰太平,民众在意的其实不是数字,而是实际生活,政治人物与政府需要更有“温度”才能更贴近人民,然而,民进党执政至今,似乎已落入类似情境。

对外政策上,蔡政府试图以“新南向”改变以往过于依赖中国大陆市场的问题。而依据陆委会的统计,2017年1月至11月的两岸贸易总额,较2016年仍成长17.6%,台湾对大陆市场的出口与进口,分别有着20.4%与13.1%的成长;另外,大陆占台湾外贸总额的24%,较2016年有0.2%的成长。其他包括台商赴陆核准投资件数、陆资来台投资等都较2016年有着明显的成长。这些数字显示出虽然官方推动新南向,两岸民间往来仍未衰退,反倒持续成长。

数字可以粉饰太平,数字亦能表述实际。台湾社会长期下来累积许多问题,要蔡英文两年内一步到位解决,实在强人所难;然而,这也不是推迟或中断改革的借口,诸如婚姻平权、最低工资、职灾保险等相关立法工作,非但不能延迟,更应尽快做出成果;劳工权益、年金改革也须不畏各方势力,朝着对最大多数人有益的方向前进。

改革本就是痛苦、无法求快,人民当初选择信任蔡英文因此投票给她;现在蔡英文要扭转劣势,也必须回到改革之上,努力落实政见,并正视两岸关系现况,谋求改善。若蔡英文能够坚定地回到“改革总统”的角色与立场上,就能够稳固2018年底的选举结果,减轻未来两年的任期压力,减少未来寻求连任的变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