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国安、军情大内斗 情治系统人事整风激烈(更新)

撰写:
撰写:

根据最新信息指出,原本台湾军情圈闹得沸沸洋洋的国安局主任秘书陈进广中将,将接任国防部军事情报局长一职,闹成“国安局染指军情局”、“国安局、国防部内斗”的丑闻。如今消息一日数变,传出将接军情局局长者,为目前的国安局第二副局长、甫自美返台的陈文凡中将接手。但由于整个消息极为混乱,目前为止可说是人选未定。

由于台湾的国安局、军情局的职掌,一向互有重叠且相互争宠的戏码不断上演,故双方恶斗也不是新鲜事。理论上来说,国安局为与国防部平行位阶的单位,由国安会管辖,但由于国安局首长皆为军事将领转任,故国防、国安的复杂纠葛,才会越演越烈。

蔡英文今年年初,首次赴国防部军情局视察,强烈表现出她意欲改革军情系统和国安系统双方恶斗现况的意志(图源:Fac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截图)

由于军事情报局,是由旧国民党时代、恶名昭彰的“军统”系统而来,其有特殊的“家法、家风”,旧时代不受法制社会的管制,有特殊地位。在台湾民主化之后,“军统”褪色成隶属国防部的军事情报局,角色类似美国国防部的国防情报局(DIA),专事搜集有关军事科技与部署相关情报。但由于台湾军情局,早年还负责暗杀、刑求、对敌地下潜伏、国际情报搜集和骚扰、收买情报人脉等角色,其任务属性复杂且与国安局的职掌互有干扰,所以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双方由独特系统进行内部升迁。

此次蔡英文大动军事情报局,意图将其“家风”整个打散,成为专职的军事情报搜集单位,故要“打破藩篱”,由国安局系统来领导军情局,等于正式将军情局降格为国安局下的次级单位,尽管名义上不这么显示,但所引起的军情系统反弹,比想象中大。故才有各路派系人马,三天两头向台湾媒体放话,各种人事假消息充斥军情界圈内,其实就是军情局系统的“反改革”风正在进行最后的挣扎。

现任国安局局长彭胜竹(左),是由陈水扁所一手提拔,蔡英文亟欲换掉彭胜竹,已经是台湾军情界的公开秘密(图源:摘自“总统府”网站)

蔡英文在今年年初的国安高层改组中,将陈水扁时代的“监军”柯承亨,调入国安局担任首席副局长,其意欲急速改革台湾情治系统陋习的意志相当坚强。而现任国安局局长彭胜竹,下台声不断,从今年2月在立法院的“突槌”表现,就有耳语是民进党立委配合蔡英文意志的“刻意做球”,要彭胜竹知难而退,完成蔡英文“用文人掌国安局、再由国安局节制军情局”的“一条鞭”情治系统改革。如今因为国安局、军情局内外的派系乱斗、“保位”之战丝毫不减,故蔡英文的改革意志如何达阵,还有待观察。

蔡英文(左)近期密集且积极展现其改革军务的企图心(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国安局由文人领军,并非首次。陈水扁时代,即委由前陆委会副主委、海巡署署长许惠祐进入担任,但由于许惠祐对情治工作作业生疏,故并没有亮眼表现,由于许惠祐并非陈水扁政府的核心人物,故此次蔡英文派有“监军”之称的柯承亨入国安局,在“一体通气”的默契下,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改革成绩,但目前的难题,还在于解决军情局内外的派系反弹,以及如何治理军情局“家风陋习”的基础工作。

而根據台防部于當地時間17點30分的新聞稿表示,现任军情局局长刘德良中将核定于2018年7月1日退伍,接任人选系由国防部依据“陆海空军军官士官任职条例暨其施行细则”及“国军重要军职候选调任作业规定”检讨适任人员,经本部召开人事评议委员会,建议由罗德民中将调任,并签奉“总统”核定,于2018年7月1日生效,媒体所有臆测皆非事实。全案均由本部主导,依甄选规定,检讨适员派任,亦无外界揣测由国安局检讨人员派任,对于近期媒体诸多不实报导甚表遗憾,特此说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