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一盘棋:分而治之的地方对台人事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省级台办主任的组成背景呈现多元化现象,这对两岸关系的发展有何影响?本文是转载《多维TW》第032期文章,通过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东亚所所长王信贤教授的分析,了解从“全国一盘棋”角度观之,时间序与地理分布渐显规律轮廓。

中国大陆各省市台办主任的组成背景,主要有地方官僚、统战、组织、外事系统以及台办系统等五类来源,相对多元。其人事调配的逻辑有何玄机?《多维TW》对此专访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东亚所所长王信贤教授,他指出,虽然地方台办人事多元,但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观之,时间序列、地理分布等变化规律,便能呈现出较清楚的轮廓。以下为访谈纪录。

新北市长朱立伦2018年3月启程访陆,除了面会国台办主任刘结一外,走访南京期间,上任才一日的江苏省新任台办主任练月琴,亦陪同朱立伦爬山、搭地铁,善尽“城市交流”(图源:中央社)

多维:根据专题资料呈现的结果,您如何评价中国大陆省市台办主任的人事任免

王信贤:各省市台办主任人事简历的整理,结果看起来是多元的。整体而言,比较多的还是地方官僚背景出身,考虑不少省市台办主任一职比较是一个用来“过水”的职位,所以最后不管是不是做到退休,省市台办主任这个职务某种程度就是来补一个正局级的资历,或是某干部原本就是正局级,接任台办主任后,再跳到省内其他地方去。因为必须考虑到,中共的行政级别对于干部个人的退休、医疗待遇还有退休俸等而言,是差很多的。

其次,我们也看到省市台办主任的职前背景组成,有着不同时期的变化。胡锦涛时期是一种样貌,担任省市台办主任的职前经历是以地方官僚出身为主,统战系统为辅。这些地方官僚出身者,以地级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或是某省副厅局级干部为例,转任省级台办主任一职,确实也比较符合“过水”意义。

例如某干部原先在省的民政厅工作或为地级市市长、副市长,他要调去省里头工作,类似这样“过一个资历”。当然,那个资历也可能是其他的,台办只是其中的一个。选用的标准则与干部个人的过往是否跟台湾有一些渊源有关,像是该员在担任副市长的时候,可能因为主管外贸、外资,与台商有较多接触,因此他就被调到省台办工作。我们来看上海,现任台办主任李文辉曾任国台办经济局长,他就不是地方官僚,而是台办系统,但他前一任的杨建荣是浦东新区发展计划局局长、党组书记、浦东新区副区长,后任职台办主任六年,卸任后转任上海金山区委书记,这样看下来,他在浦东新区任职,且是在2003年之前,当时台商在上海还算多,便很有可能因为他跟台商之间有较多往来接触,所以就转任到台办。

检验的方式是,如果该地方官僚出身的干部,过去资历与涉台无关,又他有机会离任台办继续发展个人仕途时,他就很可能接续另一个与台湾事务无关的职位。若此,我们就比较可以断言省台办之于这样的晋升途径就是“过水”。

可是到了习近平主政时期,上述的样貌就不太一样了。以2018年现任31位省台办主任来说,地方官僚者只有11人,这跟过去的人数比例差了很多,比较专业的统战系统人数则有增加。

多维:统战系统背景者增加外,组织与外事系统背景也有增加,您如何解读?

王信贤:确实开始有一些组织与外事系统的人出现,以前地方台办极少有外事背景,多是在国台办与中央层级才有。个别来说,湖北省就有外事背景的干部出任台办主任,可能就要看这是否与干部个人经历有关。再以青海省为例,该省历任台办主任皆是外事背景出身,但青海省基本上涉台事务不深也不多,像这样的突出个案,表示青海省在考虑台办主任人事的时候,是直接将涉台人事与外事绑在一起,是该省自有的一套逻辑。就青海省来说,他不需要处理太多对台工作,没有必要特别去设一个来对台,又过去几任皆以外事背景者来充任,长年下来,形成该省在这项人事上的一种路径依赖,所以涉台便跟外事始终绑在一块。

从资料分布来看,外事背景的干部增加,其实是蛮特殊的,例如湖南、四川,至少在2014年之后变多了。另就湖北省为案例,前省台办主任尤习贵早先担任湖北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组织系统),后调去分管宗教事务(湖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我们要知道,分管宗教其实就是统战;又接下来他转任湖北省黄石市委副书记,待离任台办之后继续往上升官当省副秘书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这个案例反应的是干部的来源普遍越来越复杂、背景越来越多元,而且越来越专业,很多干部其实资历都有跨域,所以要注意不应过度只看单一的历练背景。虽然干部的归口管理是一回事,但最近几年,地方干部跨得也蛮厉害的,像是浙江省现任台办主任也是跨组织与统战,只是以组织为底。

所以说,过去地方官僚转任台办很多都是“过水”,可是到了2012年之后,除了统战系统之外,其他系统如组织、外事的也纷纷进来,尤其是组织过去几乎是不会进来的,并且组织系统来管涉台的这点我是比较意外一点。

多维:综观省市台办的人事任免,是中央调控的力度为大还是依地方人事配置需求为主?

王信贤:以我们对中共的了解,地方台办主任的职务是由省市区的组织部进行考核,又国台办也会对这个人选有意见,是一种“条块”关系,但到底是哪一方的意见为强?是专业的强?还是地方配置的强?这还是必须回归到因省制宜。意即那些跟台湾互动很多的省市,可能就比较会去跟国台办协调在省台办的这个位置上,该配置怎样的一个专业人选;反之,跟台湾没有太多互动的地方,考虑职务人选时可能就不这么注重这方面的专业,只是把这个职位当成一个人事调控的位子,这就会不一样。但我们现在的分析,是假设他是“全国一盘棋”,好像假设中央的台办系统在指挥每个省市台办主任的配置,可是考虑“条块”以及“与台湾互动的亲近度”之后,现实运作就并不一定如此。

大陆近年明显将对台与统战工作两者积极结合。图为2018年1月16日在北京召开的大陆全国统战部长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出席会议并讲话。(图源:新华社)

多维:全国一盘棋确实假设了各省以同样强度处理对台事务,这样的方式是有助理解趋势或是制造偏差?

王信贤:像是云南、青海、广西等省境内民族多元,相关省份的统战工作优先序自然是省内的民族问题,而非对台事务,所以这样的省份除了广西比较特别之外,自然不可能把统战系统的人调出来放置在台办主任的位置上。

广西的特别之处,在于广西对台有一阵子很活跃,大约是在太阳花学运爆发之后,成为大陆对台工作很重要的一个积极主动者。当时在广西举办了非常多的会议,不只是台办,也包括了广西社科院,对象也不只是针对台湾学生非常关照,很多我们觉得应该要办在上海、福建、北京开的会议,竟然都在广西召开。当时都是广西社科院来主导这些事情。当时候,也好几次有邀请台湾原住民的一些论坛在广西举办。所以,有一段时间,广西是作为跟台湾互动很重要的一个省份。这不一定是基于居住、投资当地台湾人口多寡,或是台湾与广西两地投资贸易额的思考,有时候会是中央交办给广西的一些任务,像是广西的少数民族很多,他跟台湾之间的交流,跟台湾各族原住民交流就成为一个热点。所以广西省台办主任配了一个具自治区统战部副部长背景,就显得合理。

这就涉及到前一题讲到的,这到底是中央在处理配置,还是地方在调度配置的问题。大家期待看到的,是“全国一盘棋”的情况下,如今的中共中央是怎样在配置地方台办的人事。“全国一盘棋”的方式检视省市台办主任的组成,还是看得出来一些趋势,除了组成背景更多元之外,就是外事的系统也进来了,也就是说从中央到地方,外事分管涉台的这个趋势有慢慢出来。另就大的时段来看,习近平上台后,尤其在第一任期的中后半段开始,组成背景多元成为一种改变,且在地理分布上,外圈沿海一片的台办主任都特具统战背景,地方对台人事正以与台湾的亲近距离,在系统属性跟区域分布上,慢慢显现一个明显的轮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