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教会台湾民众的一件事

撰写:
撰写:

台湾内政部长叶俊荣转任具争议的教育部长。(图源:台湾总统府提供)

台湾行政院于2018年7月12日公布内阁改组,原内政部长叶俊荣去职,由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接任,而最具争议的教育部长悬缺则由叶俊荣转任。

叶俊荣的专业是法律,于美国耶鲁大学取得法学博士,曾任国立台湾大学法律学系教授。在担任内政部长期间,其特点是个性温和、抱持理想主义,外界形容他是“以和为贵”,从他上任后处理国民党附属组织“妇联会”事件(其实是否真的为附属组织,仍然是有争议的),虽然仍有民进党给予的政治使命,但在处理的过程中,他尽力扛住民进党内部对他的批评,而不采取“追杀到底”的方案,而是居中协调,采取折衷的妥协方案,显示他个人的理念。

而叶俊荣新任教育部长,接下来就必须处理台大“拔管”事件。此事件已经让民进党“牺牲”了2个教育部长,也让台湾社会不断发现民进党用人的“双重标准”,导致民众普遍认为“台湾价值”是从事公职的必要护身符。外界目前正在拭目以待民进党对于“拔管”的处理方式。有评论认为,目前台湾社会已经进入“九合一”选举的选战期,因此民进党可能会因为考虑选情而采取妥协的方案,让管中闵出任台大校长。但无论管中闵是否上台,其实“拔管”对于民进党的伤害已经造成,也势必影响“九合一”的选情,显然民进党最多仅能达成“亡羊补牢”的效果,而无法“力挽狂澜”。

无论“拔管”对于“九合一”的选情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而蔡英文教给台湾民众的一件事,竟然是发现无论是教育部长从吴茂昆请辞后空窗期达一个月,台大校长从杨泮池期满卸任后空缺近一年,似乎对台湾高教只产生形象的重创,而没有产生实质的重大影响。

究此而言,除了这些职位都有代理人之外,另外则是依现代官僚科层制度,决策者和执行者都有其重要性,决策者依照其政治智慧通过行政命令表达其意志,而执行者则遵照决策者的意志来完成使命。决策者的意志可能是双面刃,错误的决策将造成不可抹灭的伤害,而执行者在公部门中往往是重复执行年度性的工作规划,即便仅有代理人或没有领导也能完成任务。

由于代理人只是暂代职务,通常必须经由被代理人的授权才拥有实权,因此代理人往往不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或创新,只追求满足业务运作的最低要求。而组织团体若不进行改革或创新,仅依照例行公事办公,则也不会出大差错,仍然能维系组织的运作和延续。

教育部长原本应该管辖台湾教育的各个领域,如今却成为民进党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对于未来教育部的声望将产生极大的伤害,但教育部长的空窗期对于台湾高教的实质影响显然有限,毕竟原本大学就是采取自治的措施。而校长空缺导致台大在毕业典礼、开国际会议时没有正式校长,而对于台大实质的校务推动产生多少影响则是可争论的,至少目前并没有传出“重大灾情”,显示台大仍然持续运作进行。

蔡英文让民众意识到,对许多事业单位而言,与其选择一意孤行的决策者,不如没有决策者的“无为而治”,甚至连台湾总统的角色也可能是如此。蔡英文在上任后,强力推动改革,在劳工议题、国民年金和环保议题上,引发民众的强烈不满和抗议,也加深台湾社会的对立。而在两岸问题的处理上也是不如从前,使得两岸局势走上越演越烈的对立冲突。从结果来看,“英式改革”的确不如“无为而治”,这也是为什么马英九在任时被批评“无能”,但在蔡英文上台之后,反而使得马英九的历史评价得以扭转的一种解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