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罪立功 台新任教育部长必须扛的“十字架”?

撰写:
撰写:

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7月12日亲自召开记者会,宣示“战斗内阁”已经改组完成。即使大部分台湾民众对本次内阁改组无感,但对于民进党内部而言,是面对2018年11月底九合一大型选举重要的关键之一,毕竟全面执政的民主政党,要用的是执政的政绩来说服选民,即使不断的文宣攻势洗脑也是必要的。文宣就要“有所本”,不能太“离地”,这些调整有其功能性的必要。

抛开民进党内盘根错节的派系纠葛,事后诸葛,其实不见得能够得知这次台湾赖清德内阁改组背后所有的讨论细节,尤其光看媒体在内阁传出改组风声的三天之内、各种猜测与放话不同版本的人事安排,令很多人摸不着头脑。但若要理解民进党对于内阁人事调整的脉络与逻辑,可以从台内政部长叶俊荣被调整为教育部长一职,作为一个指标性的案例,极具参考价值。

为何掌管“天下第一大部”—内政部已逾两年的叶俊荣大部长,看似“平调”(水平调动)却是“暗降”?

无党籍的台内政部长叶俊荣新职务是接下教育部,令人意外,但极可能是戴罪立功(图源:台湾总统府提供)

同样是部长,内政部掌管的上天下地,警政、消防、户政、社福、入出境管理等等,包山包海。但至今无党籍、并未加入民进党的叶俊荣,他的新职务是接下教育部,令政坛人士意外,因为这是个专业高度集中的部会,与内政部天差地远,何况还有个“拔管事件”管中闵校长遴选资格被撤销事件还未正式结束,上一个教育部长吴茂昆上任就“拔管”,但才任职40天就黯然下台,谁要接这个烫手山芋呢?

以民进党的意识形态来分析,由于教育部门职司年轻学子从小到青壮时期的学习过程,即使民进党不敢在课纲上打破台湾社会“最大公约数”、去做大幅修改史观或是意识形态的教科书内容,也希望能够掌握好教育政策,往“台湾价值”的路径去发展,自然不希望政治价值偏离民进党核心的人来接掌教育部。但管中闵案的标志性地位,并不只是一个大学校长给了国民党而已,却是台湾最重要的高校与学术研究殿堂,全台湾的学术研究工作,包括来自中央研究院与科技部等主要部门,保守估计可能有近七成的学术研究经费与相关职缺资源,都与台湾大学的系所有直接或间接关连,因此在完全执政的民进党眼中,台湾大学这个“桥头堡”攻不下是绝对不行的。

当2000年民进党首次执政,深绿浅绿都想过要动教育政策与各高校管理阶层,但由于国民党掌握大多数的立法委员席次,所谓朝小野大,自然使得陈水扁政府无法在教育部门做太多的意识形态动作,因为涉及法修法以及预算都无法通过蓝委们的强力杯葛,使得后来扁政府只能在国营事业以及邮政等体系的单位“正名”来实现其落实“台湾主体性”的愿望。但由于高校校长多数有政治态度上的调整配合,不论换不换人,校长们与其校务行政幕僚们自有生存之道,在与民进党第一个执政8年内的相处之中,各取所需,暗渡陈仓,进行利益交换。反而相对于蔡英文执政这两年来说,扁时期的高教生态,杀伐之气还较现在更为收敛。

笔者在2002年曾与某党校转型的高校校长私下闲聊,这位学术地位崇隆的校长坦承,其任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向教育部为该校、尤其是其出身的学院争取新的大楼建设计划预算,毕竟校内的教授们依照“校园民主”、“校园自治”精神自行投票遴选出来的校长人选,必须对其选票最多的族群所期待的目标做出积极回应,努力满足这些“抬轿者”或是“啦啦队”们的现实需求,否则这位校长不仅其任内永无宁日,卸任后在其学术圈内可能会被边缘化,甚至离开国立大学的优渥环境,要到私立学校去找兼职教职讨生活。利益导向,这就是校园自治的真实面貌,也就是台湾民主政治的缩影。

正面临严酷选举考验的民进党来说,要打的不是一场“民主圣战”,而是2020 年的“政权保卫”前哨战,是政治生涯的生存问题(多维记者:陈舜协/摄)

管中闵案(拔管事件),外界常常只看到“反中”或是“蓝绿恶斗”,但并没看到利益纠葛与冲突,这些利益分配问题,才是民进党在扮演改革者时,试图改变台湾过去在国民党半世纪以上执政留存的宰制各领域的势力时遭遇到的最顽强抵抗。也就是说管中闽未必是最强硬的“反动派”,而是强硬的反动派需要管中闵这样形象的人物来作为他们运动的标竿人物。吴茂昆这位诺贝尔奖提名人被挑选出来,完成“拔管”动作,阶段性任务完成,也因为自身的操守、利益回避引发的违法问题压垮自己,黯然下台。

我们把焦点拉回到叶俊荣身上,当卡管案就在绿营民代积极起底管中闵赴大陆讲学等纪录,究竟是不是兼职(两岸均为正职)教授的争议时,却没想到,蓝军立委们也认真反向起底绿营官员,叶俊荣就是被抓到也与管中闵同样受大陆高校邀请、赴大陆讲座“短期交流”,使得整个事件转为不利于民进党。但由于叶俊荣没有民进党籍,又是从扁政府第二个任期时游锡坤任行政院长任内就担任当时的行政院研考会主委,这次民进党重返执政,叶俊荣也担任了两年的内政部长,包括冲之鸟争议时,叶俊荣宁可与台外交部一贯的主权立场不同调,也要坚持说“冲之鸟是礁”,也就是倾向日本的立场,当叶俊荣在立法院被连番质疑时也坚持不改口,这对深绿而言,叶被蓝委打脸,也算“功在绿色党国”。但“卡管波及叶教授”,跑到大陆去讲学这笔帐,当时还是被不少绿营政治人物与支持者记下了。

基于以上几件事例,赖清德接任阁揆就位一段时日后,为了接下来的选战,在整个内阁调整的大棋盘上,不论是排资论辈也好,或是派系考量也好,虽然叶俊荣有赴大陆讲学的“政治不正确纪录”(对民进党而言),让卡管防线出现严重缺口,虽有损及绿营攻势,但“情有可原”,因此“留校察看”,让叶俊榮“戴罪立功”,要叶必须要自己看管好自己最熟悉、也犯过错的高教师资赴大陆讲学的这关卡。若再进一步考虑到“拔管案”后续隐患还未拔除,由于叶俊荣出身台大,根正苗红,专精法律专长,又有美国耶鲁大学法律博士学位,正能与台大校内挺管派继续在法庭战线上持续作战,对于政治功能上来说,尤其是选举时的政治“口水攻防”,这样的“扛十字架”的人事安排是再恰当不过了。至于叶俊荣接掌台湾的教育部首长,他自身究竟能对台湾的高等教育政策有多少洞见与掌握,对于此时正面临严酷选举考验的民进党来说,要打的不是一场“民主圣战”,而是2020 年的“政权保卫”前哨战,是政治生涯的生存问题,至于道德高度或是教育专业,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