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领域难题又一波 台原住民忧政府限缩原权

撰写:
撰写:

以巴奈(Panai Kusui)、那布(Nabu Husungan Istanda)、马跃·比吼(Mayaw Biho)为主的原住民运动人士,于当地时间8月13日召开记者会,对台行政团队先前赴南投县鱼池乡预告将修改《咨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参与办法》表达他们对 “谘商同意权”范围缩减的忧虑与疑问,“谘商同意权”是“传统领域”在进行某些土地利用时,使用方需事前与原住民咨商,并取得原住民同意的一种具“主权”意涵的权利。

从原住民运动者抗议《划设办法》,再到召开记者会反映这次的担忧咨商同意权限缩的恐惧,蔡政府的一举一动,都可能折损原住民群体对两年前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的诚意(多维记者:谭英瑛/摄)

2017年2月18日 “原住民族委员会”正式公告《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在《划设办法》中将原住民的“传统领域”局限于“公有土地”,摒除“私有地”,对《划设办法》不满的原住民运动者,从此先驻扎在离台湾总统府距离近,以“凯达格兰族”命名的“凯达格兰大道”上,后被政府“赶到”捷运台大医院站,他们驻点在总统府周边抗议的天数,截至8月13日止已有537天。

《划设办法》是否将“私有地”纳入“传统领域”,重点在于“传统领域”在某些土地使用上,需要依《原住民族基本法》 事前向原住民谘商,并取得同意,而那些需要事先“谘商同意”的情况,都列于《咨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参与办法》中,这也是台行政机关向鱼池乡民提出要修改《咨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参与办法》时,会引发原住民运动者政府是否限缩原民“谘商同意”的忧虑。

台教育部课程审议大会委员萧竹均说,先前台“原住民族委员会”信誓旦旦地说,《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没问题,结果第一波的传统领域划设就出问题;萧竹均更反问“原住民族委员会”主任委员夷将·拔路儿(Icyang‧Parod),为何他过去身为“还我土地运动”领导者,如今在传统领域议题中一遇上汉人的不理解、误解就退缩,鱼池乡的乡民抗议一次,原委会就要修改《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应为《咨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参与办法》)。

辅仁大学法律系教授吴豪人表示,国民党执政时代是真小人,直接呈现出殖民心态,但蔡英文而是对原住民说好听话,向原住民道歉,却不会归还土地给原住民;吴豪人也提到,台湾在原住民相关立法上是非常进步的,不过都没落实,这两年更出现原民会采用行政命令限缩法律的越权行为,如将私有土地划出传统领域之外。

“原住民族委员会”针对原住民运动者的抗议表示,《咨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参与办法》目前仍处于广征意见研商阶段,目前尚未定案,并欢迎各界提供建言,希望法规修正后能更加可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