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抓紧宗教事务 尽情实现维稳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全国政协主席汪洋日前至西藏调研,指出西藏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与宗教是息息相关,西藏应要坚持“宗教中国化”的道路。他认为大陆宗教界必须对中共的领导坚定拥护,与一切分裂国家的势力进行斗争。

汪洋日前强调宗教中国化的重要性,外界认为主要是在对西藏、新疆等地喊话,希望维持中国大陆社会的稳定 (图源:新华社)

另外,中共中央于8月26日公布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其中除了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纳入党纪处分的条例内容之外,并另行规定对党员信仰宗教的处分,表明“对信仰宗教的党员,应当加强思想教育,经党组织帮助教育仍没有转变的,应当劝其退党;劝而不退的,予以除名”。

事实上,中共长期以来对宗教事务的要求与掌握,与西方或其他自由地区的做法大相径庭。因为中共自许是马列主义的传人,除了马克思表示宗教是“统治阶级给劳工阶级施加的精神鸦片”外,随之演化出的马列主义更表示宗教阻碍了人类的发展,因此二战后的社会主义国家基本上都主张“无神论”,明确反对宗教。

然而,宗教之所以出现、其作用最主要在于它们试图解释这个世界的运行。当某些行为典范在文化中获得确立,宗教就印下不可磨灭的踪迹。即使宗教因为不同世界与文明,在形式、可信度等等都有所不同,但宗教指引人类方向、抚慰人心的作用确实使其在世界各个角落都存在。

但也就如上述,宗教会抚慰人心、也因此会聚集一部分对社会现状不满的人士,进一步有可能对国家统治造成动荡与不安。最有名的例子当属清末“太平天国之乱”,洪秀全就是以宗教的名义召集信众大举反清,最终虽失败,但历时十多年的破坏社会发展,也是加速清朝衰败的重要因素。

因此,宗教虽然有其正面意义,但对于国家政权来说,也是潜在的危机。过去国民党在台湾实施戒严期间,规定“政府得限制或禁止人民之宗教活动有碍治安者”,表明政府对宗教的管治地位。国民党以控制宗教为策略,设立“宗教联系辅导小组”,积极收编顺从政府的宗教与相关团体,以利统治稳定。例如过去的“中国佛教会”或“台湾省佛教会”,都有国民党党组织存在其中,而台湾“佛光山”星云法师,也因其投入政治颇深、甚至担任国民党中评委,而被外界戏称为“政治和尚”。

对照台湾过去,中共长期以来对于宗教也都抱持着顺则收编,不顺者则打压之的态度。藏传佛教两大系统班禅与达赖与中共的关系因此就有所不同;中共对天主教与基督教的关注也从未改变,坚持主教任命权一直都是大陆与梵蒂冈间争论的焦点。对于中共来说,宗教是必须服膺在其统治底下的。不过,一样是控制宗教事务,在国民党的控制下,宗教一般来说还存在信仰价值;但在中共的政教关系中,宗教只是一种装饰,不太具有信仰价值的意义,其重点仍在于“忠党”与“爱国”。

近期少林寺首度升起中共国旗,使外界纷纷讨论政治是否介入宗教太深等问题 (图源:少林寺官网)

可以理解的是,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中共会试图把所有能掌控的不确定因子都纳入管制范围内。但一味的限制与包围,是不是反而可能造成反效果,若是改用疏通、开放的心态处理宗教事务,会不会也有可能真的让“宗教是宗教”成真,让宗教与政治、社会发展切割。如同港片《武状元苏乞儿》中苏乞儿对皇帝所讲,丐帮人数的多寡不是他能决定,而是统治者与政府决定的,若人人吃得饱过得好,谁愿意当乞丐?同样的,正常宗教的出发点都是劝人为善、帮助人们找到生命的方向,而不是追求动乱与破坏。因此若能从不同的角度思考,或许宗教在中国大陆的生存会有更好的发展,社会还能更加稳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