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中国打压 台湾外交就有“活路”了吗

撰寫:
撰寫:

近来,台湾多个邦交国转投北京,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时间节点,尽管早前盛传的斯威士兰(The Kingdom of Swaziland)与台关系并未生变,但外界预计,距离中国大陆完成在非洲的最后一片"外交拼图"或为期不远。

据悉,为维系与斯国的邦谊,台湾已于明年度的财政预算中,预留13.6亿新台币(约合4,380万美元),援助该国在社会设施及卫生医疗的发展,宣称不走"金援外交"路线的民进党政府,还是向友邦送上了一份厚礼。

礼送得甘之如饴,但能保双方邦谊永固?如同早前多明尼加拿了十多亿台币和悍马车后落跑,只得又骂对方欲壑难填,两年来剧本一直重复,人民早就见怪不怪。

之前有独派大老说,"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减少了,台湾的邦交国就会出现。可是1971年国府退出联合国时,台湾就已迎来了断交潮,转向中国大陆的国家远比现在还多,为何过了快半个世纪,还未等到台湾的邦交国?若马政府时期的"外交休兵"被认为是丧权辱国,自我矮化,如今面临的局面,不是求仁得仁?北京打压"中华民国",岂不更该乐见。

台萨"断交"之时,蔡英文说,中华民国之名的外交关系被破坏,就是挑战我们共同的底线,压迫我们的邦交国,以跟中华民国断交为建交的前提,就是对我国主权的侵犯。遇到大陆"打压",这四个字成了最大公约数,可是面对奏"国歌"不起立的资政,面对说ROC是"虾米碗糕"的前总统,台湾内部不正视者也为数不少,如何只向北京喊话?

还有,巴拿马与"中华民国"终止外交关系时,不分蓝绿哀呼台巴百年邦谊就此结束,然而,百年前的台湾尚在日据时代,如何建交?事实上从1912年中华民国取代满清政府,继承"中巴外交关系"到2017年巴国转向北京,该国从未和"中国"断交,唯一的改变是"中国"代表权从台北转到了北京。而所谓的"台巴邦谊"到底为何?正是因为没有厘清政府和国家的概念,导致岛内不分蓝绿都视此举为"打压",变成"国仇"。

台湾外交困境的症结所在是政治定位与法律定位的偏离(图源:中央社)

台湾的国际空间和涉外事务是一个"复杂、综合、多层"的问题,是因为台湾本身的定位所致。外交是主权的外延、行使、代表和象征。无论台湾内部如何界定一个中国是"政治意义"还是"文化内涵",是历史还是现实,是过去式还是进行时,目前的宪制性文件没有重新界定领土主权范围,没有突破既有的宪法框架,而反映在两岸对外关系处理上, 站在宪法定位的角度看,两岸在国际上的争夺一直没有脱离对外一国和一地区的模式。两岸在同一个国际政治环境下只有一个中央政府存在,维持了一个完整的中国的形象。

纵然民进党政府上台后,其认知的两岸的政治定位偏离了法律定位,但立法和行政解释都非常一致地认为两岸属于“一国两区”,并无改变。所以在台湾的目前的17个“邦交国”中,“中华民国”的主权及于整个中国。

在此背景下,马英九政府时期,由于国共两党有坚持“九二共识”和反对“台独”的政治基础,海峡双方得以达成“外交休兵”。北京方面以“一中框架、排除外力、个案处理、可控可逆”为原则,处理台湾参与国际组织活动、参与国际经济整合的迫切需求。所以,唯有台湾实现政治定位与法律定位的统一,消除两岸的政治对立,当北京不必忧虑台湾拓展国际空间会造成国家分裂,围绕台湾“外交” 出现的错乱与矛盾也可迎刃而解。

台外交部早前曾对外表示,环顾世界各国,极少有如台湾面临严峻的国际处境者,尽管长年身处国际逆境与外力打压,但是外交部同仁从未有丝毫抱怨,也绝对不会有片刻松懈,反而发挥台湾人源源不绝的硬颈精神,继续在国际场域上为国家发声,为人民捍卫应有的权利。

话说得很好,确实提振民心士气,可是有时外交的“活路”,没有北京打压,却是被自己人堵死的........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