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中环”运动四周年反思:87枚催泪弹改变了什么

撰写:
撰写:

四年前的9月28日,香港因87枚投向式微港人的催泪弹而吸引了世界的注意力;四年后的今天,一列列“动感号”高铁从香港西九龙站开出驶入。对比四年前后,从政治执拗到关切民生,这个昔日在亚洲四小龙的荣光里耀眼存在的“东方之珠”,似乎真的在变了。

2014年爆发的占中运动,将在很长的时间周期里影响着香港

回顾四年前的“占中”,港府有太多值得反思的地方。首先是时任香港特首的梁振英以及港府,当催泪弹不由分说向人群抛出,梁振英的政治生涯基本告结,后续地,都成了一种“再观察”和“再考验”,改则用之,不改则弃之。后来的事实证明,一味地“只对北京负责”而弃港人于不顾,不仅不是真正的“爱国”,更谈不上“爱港”。要知道,斗争,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其次是在全面管制权与高度自治权问题上始终游移不定的北京。在占中运动爆发前,北京发布了《“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才明确提出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制权”,而在此之前的十多年时间里,始终是欲说还休、无为而治。而这样的放任与含糊,直接导致了港人对于中央高度自治权与香港全面管制权的认识偏差,想当然地认为“两制”先于“一国”,甚至为了“两制”可以牺牲掉“一国”。而这,也直接加速了“占中”的爆发与扩大化。

其三是陷入到政治泥沼中不能自拔的港人。占中运动爆发时,不少港人纷纷走上街头表达不满,以为通过这样的抗争能改变什么,可是四年过去了,当年呼吁的“我要真普选”距离香港的越来越远,而且也一场接一场的政治风波,让香港不断在折腾中自我消耗,港人自身的获得感今不如昔,那顶“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的桂冠之下,更多的是“世界最长劳动工时”带来的无奈与辛酸。

可以说,以占中运动作为起点与教训,北京已经改变了以往无为而治的治港方略,不仅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再次直言“全面管制权”,同时更是在具体措施上加速融合,以期完成香港即邓时代“一次回归”之后的“二次回归”,也就是“人心回归”。广深港高铁、粤港澳大湾区以及为在内地的港澳台居民发放居住证等,都是为了完成这样的融合与回归。

对北京来说,显然已经认识到了“占中”运动的代价与可能诱发的颠覆性后果,也在作出改变,那么对港府与700万港人来说,也是时候做出真的改变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