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南亚借鉴 台湾母语教学能与中英双语教育多元并存

撰写:
撰写:

日前国民党高雄市长参选人韩国瑜接受台湾媒体专访时主张“母语回家学,不要浪费学校时间”,引起台湾社会各界讨论。尽管台湾的族群组成已日渐多元,多元文化主义已渐被社会所接受,但在台湾官方长期以来独尊“国语(普通话)”的政策下,韩国瑜的主张仍有其共鸣。

尽管相关喧哗背后难逃蓝绿意识形态之争,但此同时,蓝绿阵营对于推动中英教学为“双语国家”的“共识”也浮上台面,这凸显了台湾在为竞逐所谓“国际竞争力”的工具理性思维。

然而此时不禁要问,难道在维护少数族群的母语教育权利情况下,一定不能与双语教育共存?面对这一问题,以多元社会自豪,且常被台湾拿来比较的新加坡,以及台湾“新南向政策”重要目标国-马来西亚,应有值得借鉴之处。

韩国瑜“母语回家学”的主张,触发了部分族群担心发生母语危机的心理(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多元文化为东南亚资产

当台湾官方欲推动英语为第二官方语言,多被批评有两大盲点,一是台湾并未设置所谓的“第一官方”语言,而是沿袭国民党来台后所推行的国语政策;第二盲点是官方忽视了台湾有先天上的限制,即许多以英语为第一或第二官方语言的国家,多为英国的前殖民地,如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当新加坡建国后,其原本的通用语虽然不是英语,但在官方大力推行英语教育政策之下,英语早已成为新加坡教育上、工作上、跨族群沟通语言。

尽管新加坡也号称是推行双语政策,即教学上是用英语,同时强制各民族修自身的母语课,但在英语作为区域商业上的“强势语言”之下,社会上的功利主义思维已让新一代的新加坡人缺乏学习母语的兴致。

也许意识到新加坡各族群不谙母语,有损于新加坡的文化多样性,新加坡官方近年来也开始提倡学习母语的重要性,尤其对新加坡年轻华人的积极倡导学华语(普通话)和方言,当然背后仍有为中国市场的工具性思维。

至于同为前英殖民地的马来西亚,也有某种程度双语政策。马来西亚由马来裔、华裔和印度裔等三大民族组成,国语是马来语,在小学阶段则有公立的各民族母语源流学校。

以华裔族群的华小为例,虽然是用母语(华文)教学,但课纲是与全国各源流学校一致的,同时各源流学校在小学阶段就必须修马来文与英文课,以从小培养跨族群沟通的能力。

而在中学阶段,若华人不进入公立的教育体系,则可选择由华人社会民办的六十多所华文“独立中学”。在公立中学阶段,则是以国语(马来文)为各学科教学媒介语,以及加强对学生的英语教学,而华语、淡米尔语等非马来族群的母语则是选修科目,根据马国教育法令,只要班上有15名学生同意,家长可以要求校方开母语班。

不过马国的少数族群仍需面对马来语言霸权的挑战,对少数族群的母语受教权的歧视与挑战仍在,包括师资不足、刻意压缩教师津贴等问题。

母语教育与双语教育非二元对立

尽管在执行面上,新加坡各族群的母语教育受到英语霸权的压制,马国的少数族群的母语教育在制度上仍受到主流族群“单元化教育”思维的排挤,不过两国同时又在制度上一定程度容许母语教育生存的空间之下,造就了新加坡与马国丰富多样的多元文化,而这也是新马两国一直以来致力于对外呈现的“族群和谐”样貌,以彰显他们能代表亚洲的多元文化。

相比之下,维护少数族群母语教育的台湾或许起步得晚,但毕竟聊胜于无。若为了推行毫无社会历史背景基础的“双语国家”政策,而扼杀了为台湾带来多元文化发展机遇的少数族群母语教育,终究有可能得不偿失,两者非二元对立的。

为了推行毫无社会历史背景基础的“双语国家”政策,而扼杀了为台湾带来多元文化发展机遇的少数族群母语教育,终究有可能得不偿失,两者非二元对立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