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产业正红 台湾迄今的挑战与成就

撰写:
撰写:

无论是在草地上陪伴着《精灵宝可梦》主角小智奔跑的皮卡丘(Pikachu)、在《超级马里奥世界》跳跃着的马里奥(Mario),以及JK Rowling《哈利波特》中的哈利,这三者至少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不单只出现在动画卡通、游戏与电影等单一媒介上,甚至还会出现在衣服、食品等人们各式生活可能使用到的东西上,有一个名词可用来形容这三个知名角色的共通性─“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缩写为IP)。

哆啦A梦为日本漫画创造出的知名IP,深受全球大小朋友喜爱(图源:VCG)

说实在,IP一词并非什么新兴概念。知识产权的观念,涵盖了文学、艺术作品、电影、卡通等方方面面,泛指人们运用智慧与精神创造出来的产物。随着IP一词在商业市场运作衍生出更多含义,如大陆定义IP为具有娱乐开发价值的文本、肖像、元素,并以明星IP为核心,诞生出多样形式的创意产品,产生“泛娱乐市场”,不过即便IP的含义会随着产业运行演进,但万变仍不离其宗,知识产权才是IP一词的核心。

IP产业其实一直都存在,尤其是经常出现在日本动漫、美国好莱坞上,如前述《精灵宝可梦》游戏能为动画提供创意素材,电影、电话又能为相关游戏产品进行广告,《变形金刚》除了能卖电影票之外,更推出电影中的变形金刚周边玩具商品;不过这种的跨产业使用IP作为商品素材的方式,近年又因中国大陆影视产业的发展再度发扬光大。

中国大陆《艾瑞网》在《中国泛娱乐IP价值研究报告》中,曾勾勒出OTT(over-the-top)平台《爱奇艺》的IP产业生态,指出《爱奇艺》从产业上游有《爱奇艺文学》,各类影视内容为核心,下游则有《爱奇艺》的商城与游戏,供主打影视明星周边、IP衍生产品与影视相关的游戏开发。

相较于中国大陆,台湾并非没有着力于IP发展的公司与IP发展实例,只是相对于大陆有大规模的IP垂直整合的产业链,台湾目前的IP产业虽有文本(如游戏)经授权改编成为戏剧、影集,但缺乏IP内容整合的产制模式,先别说大产业的整合了,仅从近日华人文坛大师白先勇之所以愿意将其著作授权予台媒《镜传媒》旗下的《镜文学》,理由是《镜文学》一直致力于将文学作品和影视产业做连结,并为台湾少数积极推动文学与影视连结的专业平台,就可窥得当前台湾在推动IP产业时,缺乏与其他产业整合的实例。

对此,台湾文化部也意识到该问题,并曾在《新媒体跨平台内容产制计划〉提到,台湾内容产业有规模不足、产量不够多等问题,并提出“以影音内容为核心,开发新兴汇流服务”作为具体的解决方式,也在官方补助计划中补助了相关孵化IP内容的民间公司。

即便台湾目前尚未有横跨多方产业的IP产业模式出台,但2017、2018年台湾仍有“现象级IP”出现,2017年《返校Detention》在台湾大红,之后该游戏IP被台湾公共电视台买下,将拍摄为电视剧。2018年以同名小说改编成单元剧《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登上Netflix平台,在台湾社会走红之际,公共电视更推出以该剧为主题的游戏,进行戏剧与游戏的异业结合。在台湾政界与产业界开始重视IP产业之际,该产业的未来发展仍值得期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