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外籍看护工遭性侵犯悲剧 为何一再重演

撰写:
撰写:

日前台湾发生一名越南籍看护遭被照顾者猥亵之情事,90岁老翁在该外籍看护帮他洗澡时动手猥亵,数次要把手伸向对方下体及胸部抚摸。老翁行径被外籍看护以手机录下,并发表在脸书平台上,再度揭露了外籍家庭看护工在制度缺失下,可能遭遇的性暴力问题。

这起性骚扰事件,经台湾劳动部门的访查已证实,老翁确有不当碰触的情形,但家属以老翁患有失智症为由,表示他们也很困扰。不论如何,外籍家庭看护工遭遇性骚扰或性侵的问题,不能只视为“偶发性”的社会事件。

在两年前(2016年)也曾发生过外籍看护工透过手机自拍,揭露遭性暴力对待的新闻。当时一名印尼籍看护因不堪雇主多次性侵,在雇主再度犯行时,靠着用手机拍摄遭性侵的影片,在求助仲介协助未果下,直接请友人上传影片至网络,标题名为“被台湾雇主强奸”的影片,获印尼媒体报道关注,引发印尼民众的强烈不满和国际媒体的关注。

2018年5月台湾监察院的调查报告即指出,自2012年至2018年2月,获通报外籍劳工遭受性侵害案件,有高达七成以上是家庭看护工通报被害,平均每年约百余件,可知外籍家庭看护工是遭受性骚扰或性侵害的高危险群。

实际上的受害者黑数,恐怕不仅于此,因为在举证困难、语言限制,以及不知道如何求助,并且担心雇主会终止契约,而被遣返的顾虑下,许多外籍看护工在不堪欺侮后,不一定是求助,而是被迫选择隐忍或逃逸。

来自东南亚的外籍看护工是台湾照顾体系的重要支持者(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造成外籍看护工容易沦为言语暴力或性暴力高危险群的结构性原因,涉及到台湾移工和长期照顾政策的缺失。例如现行以私人仲介为主导的移工引进制度,移工来台首先就必须背负高昂的仲介和服务费用,且家庭看护工被排除于《劳动基准法》保障,在就业法令上又被严格地限制自由转换雇主的权利。

在仲介费压力加上深怕被解约而被遣返的情境下,更容易使得必须24小时全年无休,工作和生活被高度捆绑在家户内的外籍看护工,沦为不合理对待,甚至是遭雇主或被照顾者性骚扰或性侵害的高危险群。

随着台湾人口结构的转变,老龄化及有长期照顾需求的失能人口不断增加,来自印尼、菲律宾、越南的外籍看护工人数也在持续增长,然他们的相关劳动权益的保障却仍付之阙如,不仅缺乏休息时间,也不受台湾法定最低工资的保障,连“自由”贩售自己劳动力的权利都被剥夺,这也形成移工会在遭遇不合理对待时会选择逃逸,甚至在长期屈辱或压榨下,最终选择“以暴制暴”来面对雇主或被照顾者的原因。政府若不正视在台移工之劳动人权保障,家庭看护工遭性侵或被迫伤人的悲剧,只会一再重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