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失败 不代表吴敦义成功

撰写:
撰写:

“韩流”翻转高雄,带动国民党九合一选举大胜(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2018年九合一选举落幕,民进党复制了2014年选举国民党的失败,”非典型国民党”韩国瑜在高雄刮起“韩流”旋风,成功将民进党执政超过20年的高雄”绿地”变”蓝天”,成为蓝营翻盘最大的功臣。

对国民党来说,这场因韩国瑜效应而得来的胜利显得相当意外,赢面之大可能连国民党自己都没想到。从选举结果看,国民党赢得相当漂亮,大比分收复了台中、高雄、彰化、云林、嘉义市。

但对大部分台湾人来说,这个结果却毋宁说是民进党的失败。国民党,尤其是吴敦义必须认识到,蓝营所以能翻盘,并不是因为国民党有多出色,而是民众对民进党执政的逆反情绪以及韩国瑜在全台引发的拉抬效应,才产生了这样的结果。

国民党的问题依旧积弊日深,这场胜利并不能遮蔽国民党身上那些问题,更无法遮蔽党主席吴敦义的领导力问题。《多维TW》2016年3月号的封面故事《不断溃败的国民党》,曾分析国民党自建党以来的种种结构性缺陷及在溃败的原因, 2年半时间过去了,问题还是那些问题。

依旧撕裂内斗

从历史来看,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国民党内始终是派系林立,从来只有形式上而没有真正的共主,”不合则分”成为常态。远的有蒋介石时代的”宁汉分裂”,中期有李登辉主政时期的”二月政争”及”主流、非主流”之争,殷鉴不远的则有马英九时代”马王政争”。尤其是”马王政争”,更是国民党两次选举大败的起点。

国民党虽然历经2014年、2016年两次选举大败,且吴敦义自2017年8月上任以来,喊出”团结、革新、重返执政”口号,不过,从九合一选举的党内初选过程来看,国民党为私利而争的”不团结”基因始终存在。

如国民党长期执政的苗栗县、新竹县及台东县,在这次选举时因地置宜的出现闽客、宗族及党内积怨等不同原因造成的”党内互打”,新竹县的党内初选争议甚至一度成为吴敦义与马英九的”两个太阳之争”,其他还有桃园市、嘉义市也出现党内分裂问题。台中市卢秀燕的选情能够平稳中向上并最终高票赢得选举,则奠基于旧台中市、台中县及传统红、黑派系的团结,则提供一个反证。

然而,无论是党内互打还是卢秀燕选情提供的反证,都清楚明白的指向一件事,国民党的政治人物始终以自身派系的利益为优先考虑,始终没有将国民党的整体利益放在第一优先位置。

缺乏核心论述

国民党的主张是什么?多数人会说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平均地权”。对政治有了解的人则会接下去说,蒋介石时代是”反攻大陆,统一中国”,蒋经国时代则是”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民主、均富”及”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马英九则有”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不统、不独、不武”;洪秀柱则提出在台湾饱受批评的”一中同表”。

就算是自称始终认定两岸不同国,李登辉在国民党主席任内也提出”立足台湾,胸怀大陆”、”自由、民主、均富统一中国”以及”戒急用忍”等主张。

观察这些主张,可以发现在马英九之前的国民党领袖,包括孙中山、蒋介石、蒋经国及李登辉,所提出的主张不仅切合当时时代脉动,还关照民生,简单、明确,民众可以很轻易就理解国民党的”当前任务”。甚至是马英九,在两岸上也提出了“不统 不独、不武”的三不主张,并在最近将这一说法进一步延伸为“不排斥统一、不支持台独、不使用武力”的“新三不”主张。在经济上,马英九也提出了“633政策”,这个政策虽然在后来因为无法兑现而沦为笑柄,但无论怎样在当时也曾鼓舞了民意。

马英九之后,两岸关系因为民进党上台后不承认“九二共识”而崩坏,才不到两年时间就陷入到李扁时代的动荡状态。另一方面,中国大陆在对岸快速崛起,其影响力已经深入台湾社会,更不断碰触到台湾人极为重视的国际空间问题。而在经济层面,因为蔡英文执政乏力,民众对经济依旧无感,对蔡英文和民进党的失望在快速积累。这样的格局,就好像是民进党和共产党联合做球给国民党,会非常有利于国民党建立核心论述,但吴敦义上台之后提出过什么核心论述?又有谁能知道这些论述?

反观韩国瑜,虽然被批评为空洞,也抓住了这个机会,提出了有决定性影响力的”高雄人不欠民进党”以及”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选举论述,他更不回避两岸“九二共识”,简单、明确,兼顾历史、政治、经济、两岸多个面向,迅速就掀起了韩流旋风,抢占了民进党的大本营。国民党中央今天可有 什么叫得出口的核心论述?

缺乏有领导力领导人

党主席本来是选举的组织者和助力,但国民党的党主席吴敦义却和民进党党主席蔡英文一样,成为这次选举的票房毒药。选前韩国瑜竞选总部在高雄市举办”超级星期六”动员造势活动之前,传出吴敦义影射陈菊”肥滋滋大母猪”被迫道歉,韩国瑜以”宁可干净的输掉选举,也不愿肮脏的赢”,将冲击降到最低。

由于吴敦义当时失言的地点不是在公开与群众聚会,当时就有指称这是吴敦义蓄意操作,藉以打压韩国瑜在国民党内的快速崛起,清除他代表国民竞选2020总统路上的障碍。

这当然是阴谋论,但”阴谋论”无从查证却不径而走,这又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它太像国民党了。细数国民党迁台以来的历任领导人,只有蒋经国称得上是尽职的,洪秀柱领导国民党则是意外,其余则或多或少包藏”祸心”或”私心”,以致于国民党就算历经大败,仍然排除不了排资论辈的”大老文化”及”派系山头”文化,年轻人难有出头之日。

民进党大败,蔡英文向支持者致歉(图源:Reuters)

这次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几乎没有提供给各候选人实质帮助,也没有提供选战策略上的协助,党的领导人还被警告不要站台,这样的领导人何其令人失望,领导力又体现在哪里?

”韩流”的启示

国民党应该清楚认识,会征召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不是因为吴敦义的”慧眼独具”,而是因为原先规划再战高雄的黄昭顺退却了,且台面上的国民党政治人物没有人愿意勇敢承担。

此外,韩国瑜能够受到欢迎,恰恰是因为他被国民党”弃用”17年,时间久到足以洗脱国民党令人厌烦的习气,再加上他在没有任何资源下,以”一瓶矿泉水,一碗卤肉饭”一步一脚印的到各地查访,了解到高雄市民在民进党超过20年以上的治理后,现阶段深受”两岸互冻”之苦,总结成”高雄人不欠民进党”等简单、明确,但足以拉动人心及年轻族群的论述,再以他个人独特的魅力及网络的传播,才终于鱼、水相帮,形成足以翻转高雄的”韩流”。

网络盛传”韩国瑜以一人救全党”,这话一点不假,因为国民党还是”原来的国民党”,它并没有因为2014年及2016年的溃败而改变,也没有因为这次民进党的惨败而改变。吴敦义不应该因为此次国民党的反而而认为自己能“乘胜参选”,反而是要透过蔡英文的失败好好看见政治短视的后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