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九合一选举】一败涂地 民进党必须彻底反思

撰写:
撰写:

台湾九合一选举落幕了,蔡英文的期中考也结束了。成绩如何,台湾人都看得很清楚。

除了众所瞩目的高雄市与台中市之外,民进党原来评估会赢的云林县、彰化县与宜兰县都输掉了,简直是一败涂地。尤其是在深绿大本营台南,虽然仍保住了“绿地”,但是并未拉开与国民党候选人的差距,可以说是“惨胜”。府院党四巨头蔡英文、陈菊、赖清德与洪耀福纷纷请辞,无论慰留与否,都难以掩饰民进党兵败如山倒的颓势。

面对九合一选举惨败,蔡英文(中)宣布辞去民进党主席职务(图源:AFP)

两年前的欢呼在耳,人们不会忘记2016年总统大选民进党大获全胜的辉煌。当时,在民进党华山总部前的广场上,在总统府前举行的就职仪式上,蔡英文开出了很多改革清单,厌倦了马英九时代苦闷状态的台湾人,把蔡英文当成政治偶像看待,像对待知心姐姐或自家女儿一样对她满含期待。然而,才两年多时间就到了今天这个状态,这到底是为什么?此时此刻,民进党应该该扪心自问,民心为什么出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第一,脱离民意

回想2016年的民进党,挟着“太阳花运动”之后对于国民党高度不满的民意,风光再度入主总统府。原因很简单,台湾人民认为国民党没有做好资源再分配,连国民党最自豪的两岸政策,也失去了社会普遍信任。也就是说,台湾人民把希望寄托在民进党与蔡英文身上,希望他们上任后能肩负起社会改革的重任,让台湾社会走向公平正义,但很显然,蔡英文政府根本就没有做到。

此次民进党大败,主力来自于中南部的反扑。过去台湾政治结构长期“南绿北蓝”,“南绿”在这一次选举结果后几乎被彻底瓦解。进一步来看,包括云林县以及高雄市旧县区部分,产业结构都是以农业为主,但民众在民进党执政的两年期间生活并未得到改善,甚至比不上他们所厌恶的国民党执政时期,一来一往之间“民进党照顾农民”的传统印象彻底被翻转了。

而另一个原本将蔡英文送进总统府的群体——年轻人和劳工,对蔡英文过去两年的执政更是失望之极。在不少人看来,民进党在二次执政后向资本低头,在一例一休和社会平权等议题的做法,已然忘记并背叛了初心,过去倚赖左翼话语以及与社会运动之间暧昧的关系,已经被民众看破手脚,在这次选举中被人民抛弃,正是“用选票教训”的结果。

第二,傲慢的心态

过去民进党的崛起之路,基本上靠着台湾基层社会的支持,才获得了足够的政治能量,去挑战垄断台湾社会结构的国民党政权。而且台湾也给了民进党充分的执政机会,在2000年首度赢得政权,最后却在陈水扁的贪腐黑云中黯然交出执政权。经过八年沉潜,原来一度被认定可能长期一蹶不振的民进党,又在2016年重新站起,表示台湾人民仍然愿意再一次相信民进党。

不过,台湾社会没办法再给民进党太多的上手时间,也不再给民进党太大的试错空间,希望民进党能以大破大立的手段,帮助这个停滞的社会尽快走出困局。但是民进党仍然以意识形态为第一要务,盘算着一党的自身利益,根本没有把民众的诉求和期待放到心上,例如陈菊多次辅选时,发言内容都把民进党的胜败等同于台湾的前途,在大选前夜的造势晚会上还念念不忘。

这种过于“靠势”的心态,不只让原来的支持群众寒心,更是让期待改变的台湾民意大失所望。两年多前蔡英文胜选演说上感人肺腑的自惕:“谦卑、谦卑、再谦卑”,如今却让位给了不该有的傲慢心态,认为自己已经骑劫掌控了台湾未来,完全掌握不到社会的脉动与民众的需求,使得人民不仅拍了桌子,而且掀翻了桌子。

国民党候选人张丽善(右三)当选云林县长,终结民进党在当地长达13年的执政。农业县市民心翻转,说明民进党脱离基层民意(图源:中央社)

第三,执政手法粗糙

蔡英文以“改革者”的姿态坐上总统宝座,不可否认,蔡英文确实有其改革社会的理想,问题的症结在于,空有想法却没有策略与步骤。

民进党执政之后没多久,许多强行推动的社会政策都受到了极大的反弹与阻力。最为严峻的问题出现在年金改革,在没有足够的沟通与配套的情况下,原来立意良善的年金改革,却成为撕裂台湾的主因之一。此次九合一选举许多县市“翻盘”,都能看到军公教退休人员的愤怒脸孔,强大的怨气压垮了民进党已经气若游丝的气势。

除此之外,还有“一例一休”以及《劳基法》修恶等争议,曾经说过“劳工永远是民进党心里最软的一块”的蔡英文,却在上任之后站在资本家身边,背弃了自己开出的承诺。在社会改革上,蔡英文开出了一长溜清单,但是两年后盘点下来,除了针对国民党的报复性改革措施,却没有任何一项改革能令人民满意。对改革缺乏有效掌控力度,在方向和节奏上都左支右绌,再加上粗糙的执政手法,短时间内开辟太多战场,硝烟四起,让民进党左右不讨好,支持度当然如融雪般下崩。

第四,斗争思维仍在

民进党从街头运动起家,在体质上充满了草莽与斗争性格。坦率说民进党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蔡英文当初当选,也被民进党赋予了改革民进党的期待,能够去除掉该党身上强烈的草莽和斗争性格。但遗憾的是,就算经历了两次执政,就算是以“冷静小英”自诩的学者性总统,也一直没有理解执政的真谛,一举一动还是可以看到政治算计与斗争之影,并未扮演好执政党的角色。

民进党2016年执掌政权之初,随即展开“追查不当党产”以及“促进转型正义”两条战线,尽管站在了历史与道德的制高点,但是组成人员与推动手法却屡屡遭到外界质疑。尤其是在选前爆出了“东厂”事件,更坐实了追杀国民党的批评,转型正义的“画皮”由此被扒下,赤裸裸的政治追杀和“去中国化”做法,完全背离了台湾社会的政治与文化本质。

“转型正义”是进步价值,但民进党操作手法过于粗糙,沦为“东厂”骂名,被认为是借此“追杀”在野党(图源: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提供)

除此之外,台大校长至今仍然悬缺,民进党不惜动用各种政治资源,只为封杀出身于蓝营的管中闵,也给台湾社会留下了非常负面的评价与印象。这次以一人之力几乎掀翻了整个台湾的韩国瑜则是另一个案例。如果民进党不搞政治斗争,不为了硬塞一个政治酬庸吴音宁做北农总经理而把韩国瑜硬拉下马,也不会出现今天的韩国瑜效应。台湾社会给予了民进党执政机会,希望民进党能帮他们发展经济与民生,但民进党非但没有做好治理的工作,反而把执政重心从经济民生转移政治斗争,人民失望至此,不难理解。

第五,荒谬的政治意识形态

“亲美远中”一直是民进党的政治意识形态,但这个意识形态的荒谬与不合时宜,在这次选举中被完全展现。九合一选举属于地方层级,但是民进党政府老旧的世界观,以及不断倾向冲突的两岸关系,把台湾自绝于区域格局变化之外。受害最深的当然还是底层讨生活的民众,同时必然冲击到民进党的九合一选情。

民进党对外策略的两面性相关清楚,一面是在台独意识形态的绑架下,放任两岸关系走上危险钢索;另一面就是不断强调“与理念相近的国家”走在一起,言下之意就是要更往美国霸权身影靠拢,透过政治与军事等合作,强化“台美友好”的国王新衣。

但民进党说不清楚的是,在中国大陆与日俱增的政治与经济影响力之下,台湾身处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旁侧,处理不好两岸关系,却往美国一面倒,不仅会将台湾推向危险的边缘,而且根本就是一厢情愿。

进入选举季以来,我们可以看到,民进党不是以政绩取信于民,而是不断丢出“两岸牌”与“恐中牌”,企图将地方选举抬升到统独对决的层次。甚至打出“美国牌”,例如前行政院长游锡堃辅选苏贞昌时称,“如果民进党选不好,会让美国看不懂,觉得台湾是不是不支持美国。”这一连串的“恐吓”,不只没有拯救民进党低迷的选情,反而收到更大到的反效果。

再往回看,马英九在选举期间突然冒出一句“不排斥统一”,却未在社会激起负面反应,说明了台湾社会经历三次政党轮替,已经逐渐以更为务实、健康的心态看待两岸关系,可以说是提升了对于统独议题的免疫能力。面对台湾社会微妙的氛围变化,过去一向标榜从基层中走出来的民进党,却在进入庙堂之后,与民众越离越远,对人民诉求和区域的情势变化完全失控,难道不应该彻底反思?

民进党在选战中操作“恐中牌”与“亲美牌”,却未收到催票效果,反而陷入被深绿台独绑架的困局(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蔡英文缺乏领导力

作为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其性格弱点也透过这次的选举外显而出。在台北市长一役,蔡英文一直拿捏不稳与柯文哲的关系,优柔寡断,完全被党内深绿骑劫绑架。就算在选战末期确定与柯文哲切割,强势替姚文智站台,但早已把中间选民往外推出去,导致民进党在整场选战中居于被动态势。

与此同时,党主席理应是一个平衡派系力量的位置,但是蔡英文管不住党内派系,此次翻盘的宜兰、云林与高雄,都看到了其内部分裂造成的后遗症。另外在社会改革上,蔡英文的领导力也没有通过社会考验,几乎每一项改革都处于失控状态。在两岸关系上,蔡英文也被深绿与独派所绑架,在两岸问题上遮遮掩演,最后干脆一边倒向美国,没有办法张开双臂拥抱思变的民心,作为一个领导人,更看不到区域格局的颠覆性变化,这对台湾是多么危险的存在。

总结以上六个面向来说,九合一的选举结果,给了民进党一个大大的警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进党必须记住,唯有以民为本,以2,300万台湾人的福祉为己任,才能够守住社会信任,才能有下一次执政机会。现在选举已经结束,无论是怪大陆或怪假新闻,或是怪民意如流水,已经都没有用了,一败涂地的民进党,该好好的彻底反思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