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开放雇用蓝领外劳 恐冲击台湾看护工市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为缓解日本日益严重的人口老化与劳动力短缺问题,日本国会在2018年12月8日凌晨,在强烈争议声浪中通过了日本首个允许企业雇用蓝领外劳的法案,也就是《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修正案。法案让日本政府得以发展其初步的外劳引进规划,也就是从2019年4月起的五年内,陆续引进高达34万外国劳工进入日本劳动市场。尽管相关法案属于日本国内法,然而若仔细探就日本政府即将开放的蓝领外劳工作领域,包括建筑、护理与农业等领域,与台湾当前外劳的主要工作领域有不少重叠,再加上地缘与发展程度等因素,当日本开始对外劳开放国内劳动市场之际,当前也面临缺工问题的台湾要如何因应,如何与日本展开这场“劳动力资源的竞争”?

日本国会通过《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修正案,正式为蓝领外劳打开大门,未来恐将也在亚洲外劳市场掀起抢人大战(图源:新华社)

在这份火热出炉的扩大外劳引入法案中,将过去日本只容许医疗、学术以及厨师等专门领域雇用外国高阶人力的限制大幅放宽,未来日本急需人手的农业、建筑、护理以及饮食行业等14个领域,都可根据新法申请外来劳动准证,其中,缺工情况最迫切的照护业,日本政府计划引进6万人,其次是餐饮业,拟引进5.3万人,建筑业则需4万人。

与过去大多仅对高阶白领外劳开放不同,日本新法案的“主力对象”转移到蓝领外劳,考虑到当前亚洲蓝领外劳的主要供应国不外乎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菲律宾与马来西亚等,尽管陆续仍有新的蓝领外劳供给,例如缅甸、老挝或蒙古等,但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劳动力输出机制并未成熟。此时日本终于将国内劳动市场打开门缝,试图加大蓝领外的输入,让亚洲蓝领外劳开始出现“需求上升,但供给增加缓慢”的情势。

当亚洲的外劳市场出现供需改变的情况下,若仔细探究台湾当前的外劳输入情势,至2018年10月底为止,台湾的外劳总数高达70万,其中有超过三成的外劳都属于护理相关的看护工,另外更有超过六成的外劳在制造业。在此间,关于制造业的劳动力有机会透过自动化的流程改进,逐步减低劳动需求,外劳供给的变动主要考验台湾厂家对于产业升级的规划与执行能力。

另一方面,台湾对看护工的劳动需求,却与日本有着迫切需求的照护业有一定程度的重叠,考虑到日本的薪资水准与生活品质远超过台湾,因此尽管日本的新法规定,新开放的蓝领外劳需要通过基本日语测验,且需有指定的技术,此规范在语言与自身技术条件的门槛相对于台湾来说较高,但考虑到日本的最低薪资(时薪)约7.7美元,远高出台湾最低时薪约4.5美元的标准,再加上日本社会高于台湾的发产程度,台湾市场对外劳的吸引力恐相对降低。

此外,台湾在过去所提供给外劳的环境也不甚理想,雇主剥削看护工、未给看护工法定假期,甚至虐待、性侵看护工的负面消息不时可闻,对于外劳在选择工作地点时已形成一定推力,而日本外劳市场的一定程度开放,又将对外籍看护工带来拉力。这从台湾当前印尼及看护工申请等待的时间逐渐拉长,从过去约三个月,如今几乎要等待半年以上,可见一斑。

人口老化是台湾与日本同样面临的社会问题,而护理医疗看护人力的需求持续增加也已经是必然之势,当日本也开始投入人力市场开始吸引甚至抢夺外籍看护等人力资源时,台湾除了和硕董事长童子贤高分贝以“台湾十年内将没有外劳”,试图震醒装睡的政府正视台湾已迫在眉睫的劳动力不足影响经济发展问题外,民众是否也能体认到当前局势的改变,至少从善待身边外劳,降低歧视营造友善的工作环境做起,减少外劳对台湾的负面观感,避免成为把珍贵劳动力推出国门的帮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