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台求学沦苦劳 “新南向”产学变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新南向政策”变调?继日前康宁大学多名斯里兰卡籍学生沦为工厂黑工,重创台湾高教形象,当地时间12月27日,国民党立委柯志恩再爆料,醒吾科大利用“新南向产学专班”透过中介招收印尼生到工厂工作,实际上都变成“外劳”,有学生泪诉,实习内容与系上所学完全无关,加上语言隔阂经常被主管骂、每周上班40小时,“每天都回宿舍哭”。

目前在康宁大学就读的斯里兰卡学生(多维记者:杜晋轩/摄)

柯志恩痛批,政府新南向招生账面数字好看,实际真相却丑陋不堪,在促进双向交流、资源共享的糖衣下,这些产学专班成为中介主导的利益温床,技职校院也成了共犯结构,在不肖中介、厂商和学校连手下,学生惨沦被欺骗、剥削的“学工”。

为了让台湾与东南亚国家达到教育产业与专业人才的双向培育及交流,教育部自2017年实施“新南向人才培育推动计划”,编列10亿元年度预算,鼓励各大学开设“新南向国际产学专班”,由于能学专业技能、到企业实习,吸引许多外籍生来台就读,教育部统计,106学年度的国产专班招收了2,494名外籍生,107学年度也已核定4,040名外籍生,预计开设班数将超过100班。

同时,技职校院也非常踊跃响应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原因在于,只要国际产学专班招收到25名学生以上开班,教育部就会补助开班费最高达新台币200万元至400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33美元)不等。除此之外,为了鼓励学校到东南亚招生,还补助学校赴新南向国家招生开班的营销费、作业费等。学校开设产学专班不仅可获政府补助,还有学费可收,等于为少子化下陷入招生困境的后段技职科大开了一条生路。

尽管教育部三令五申学校不得透过中介招生,否则就取消开班及补助,但仍难防中介渗透。台媒体举出一份中介宣传文宣,内容指出专班实习生比产业外劳还更有优势,包括“学生聘雇成本比外劳低,还无配额限制”、“聘用外籍实习生无外劳配额限制”、“免增设新厂房也可申请”、“免缴就业安定费,实际聘雇成本比一般传统外劳低”、“实习生不受一例一休制度管制”等,以此鼓励厂商与学校积极申请。

当然,的确有许多学生是抱着能学习又能赚钱的心态来台,学生支付逾2000美元的代办费,以及就学期间的学费、住宿费和生活费,学校则提供实习工作,算下来,从第2年开始实习后,每月努力工作可赚取约3万元的薪资,对许多家庭来说算是一种投资,加上许多学校都会祭出优惠条件,例如第一学期免学杂费及住宿费,第二学期比照国立大学收费、提供每月奖助学金等,吸引外籍生报名。

如今产学合作沦为黑工的丑闻一一被揭发,重创台湾高教声誉,全国私校工会理事长尤荣辉表示,自从康宁大学爆发斯里兰卡学生打黑工事件后,社会才比较清楚整个“南向产业供给链”的乱象,包括:不少学校透过人力中介招生、来台学生能力不足、专班教育质量低落、实习与科系专业不对应、境外生遭受劳力剥削等。而学生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最终成为被劳动剥削的受害者,恐怕康宁大学、醒吾大学两校的案例,都只是冰山一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