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2020 朱立伦打响第一枪

撰写:
撰写:

2018年九合一选举之后,卸任新北市长的朱立伦正式对外宣布,他将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对朱立伦来说,再度出马参选总统是必然的选择,这是因为民进党施政不力导致民心思变,让国民党看到重新执政的希望,而九合一选举意外大胜,更让国民党又重新找到失去已久的信心,这让朱立伦看到千载难逢的胜选机会。

朱立伦也具有明显的优势,无论是从政资历还是个人特质,他都是国民党及整个台湾政坛深具竞争力的一线政治人物,其他潜在的竞争对手,若非资历上与之难以匹敌,就是在个人形象方面背负沉重负担。但另一方面,朱立伦也有许多挑战需要面对,包括个人性格的挑战、国民党内的挑战、两岸关系的挑战、对美关系的挑战,以及来自民进党和柯文哲的挑战。只有克服这五个方面的挑战,朱立伦的总统之路才能走的更为顺遂。

本文转自《多维TW》038期(2019年1月刊)《2020 朱立伦打响第一枪》。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第38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去年的圣诞节,也是“九合一”新任县市长就职日,连任两届新北市长的朱立伦正式卸下职务,不过,这次他没有拖泥带水,在卸任之际就立即对外宣布,将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

对朱立伦来说,再度出马参选总统是必然的选择,这是因为民进党施政不力导致民心思变,让国民党看到重新执政的希望,而九合一选举意外大胜,更让国民党又重新找到失去已久的信心。朱立伦显然不会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朱立伦的优势

朱立伦的优势显而易见,无论是从政资历还是个人特质,他都是国民党及整个台湾政坛深具竞争力的一线政治人物,其他潜在的竞争对手,若非资历上与之难以匹敌,就是在个人形象方面背负沉重负担。

朱立伦毕业于美国纽约大学,后来到台湾大学任教,在37岁时转入政坛,当选立法委员。不过他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政治素人”,一方面他自己就出身政治家庭,其父曾担任桃园县议员和国大代表,另一方面他的岳父高育仁更是国民党大老,曾历任台湾省议会议长、立法委员以及台南县长,在台湾南部拥有重要影响力。

良好的家世与学经历背景,让朱立伦的政治路走得颇为顺遂,在担任不到一届立委之后就转战桃园县长选举,并成功当选,四年后又顺利连任,这也让他成为当时的国民党中生代代表人物,一度还与马英九、胡志强并称为“马立强”。

马英九当选总统之后,也有意栽培朱立伦,他于2009年受命担任行政院副院长,得以在中央层级得到历练,之后马英九又力挺朱立伦取代周锡玮,在2010年代表国民党竞选首任新北市长。也正是得益于新北市长的职位优势,2014年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中大败时,六都中硕果仅存的朱立伦成为国民党最后的希望所在,并于次年1月出任国民党主席,这也让他真正具备了总统选举的挑战资格。

借助于党主席职务的优势,朱立伦当时就已经在为后续的九合一选举乃至2020年的总统大选进行布局。可以看到,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中胜选的蓝营县市长中,不少人与朱立伦关系亲近,被外界视为朱系人马:新北市长侯友宜是他的昔日副手;台中市长卢秀燕是朱立伦的长期合作伙伴;高雄市长韩国瑜虽然算不上朱立伦的铁杆盟友,但双方过去的从政经历也颇有渊源,韩国瑜在挑选副市长时,还特意向朱立伦借将,让原新北市副市长李四川赴高雄任职。另外,云林县长张丽善、花莲县长徐榛蔚是朱立伦提名的不分区立委,与朱互动良好。

不仅如此,朱立伦在新北市政府中培养的不少行政人才,现在也陆续前往蓝营执政的各县市出任局处首长,这些都将成为朱立伦未来更上一层楼的重要助力。

而在个人形象方面,朱立伦虽不像马英九那样近乎严苛的营造“不沾锅”形象,但也致力于塑造自己的清新风格,这让他可以与国民党传统政治人物产生市场区隔,也让他在青年选民中不至于受到排斥,在网路参政的新时代,朱立伦的这一特质让他能更加游刃有余地因应全民自媒体的挑战,这些恰恰是吴敦义、王金平的劣势之所在。

另外,朱立伦也相当重视对美关系经营,因为与美国官方的良好互动,他一直被认为是国民党内的亲美派。同时,他也不忘加强与大陆的互动往来,不仅早年就曾在北京大学担任访问学者,在其党主席任内,也曾率团访问大陆,与习近平会晤。而在九合一选举之前,朱立伦还以新北市长身份赴陆,与当时新任国台办主任刘结一会面。这些经历都证明,朱立伦已经建立与大陆联系的固定管道,这也将成为他参选总统的一大优势。

当然,这些都算不上是朱立伦的绝对优势,因为无论国民党或民进党阵营中,许多竞争对手也拥有朱立伦所欠缺的特质,换句话说,朱立伦的总统之路,将要面对的挑战也同样显而易见。

自身性格的挑战

国民党素来具有“温良恭俭让”的性格,这让国民党人在面对内部竞争与外部挑战时,常常出现消极应战乃至怯战的态度。比起正面竞争,国民党人更喜欢用“搓圆仔汤”的方式,透过利益交换,来实现暂时的权力平衡。但这种政党性格在强调公开透明的当代,显然已不合时宜,那种大老密室协商的做法,不仅引起台湾社会的普遍反感,也得不到党内青年人的支持和拥护。

九合一选举中,韩国瑜多次强调自己“温良恭俭”但再也不“让”,这里所说的“让”不仅仅谦让的意思,而且是不敢承担责任的表现。韩国瑜的“不让”,就表现为面对外界质疑的正面回应和勇于面对,这反而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得到许多年轻选民的喝采。这也说明,民众反感的并非国民党本身,而是许多国民党人身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保守性格。

朱立伦也同样存在这一问题,长期以来,朱立伦在形象上的最大缺陷莫过于“精于算计”,其本质问题,其实也同样是不愿意承担责任。

政治运作难免要经过缜密算计,但朱立伦之所以要承受这一负面评价,主要就是因为在重大抉择关头,他往往太过在意个人政治得失,逃避付出可能的政治成本,结果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在2015年的换柱事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事实上,朱立伦最后不得不出来主导替换洪秀柱的总统候选人资格,并非朱立伦认为自己有胜选的希望,而是在党籍立委压力下,为了拉抬立委选情而不得不为。但是,如果朱立伦能在党内初选时就主动站出来,承担参选责任,他也就不会受到蓝营选民的批评,更不会让自己背上“换柱”的原罪,因为在当时的民意氛围之下,国民党的选举失利已成定局,任何人选输都可以视为“非战之罪”。而国民党及其支持群众所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承担责任的人,可惜的是,当时朱立伦没有这样做。

朱立伦能否胜选仍需面对党内考验,图为朱立伦(右)与马英九(左二)、吴敦义(左一)共同出席新年活动(图源:VCG)

经过两年的沉潜,朱立伦终于重回政治前台,并与洪秀柱冰释前嫌,即便如此,不少宁可拒绝投票也不愿支持朱立伦的深蓝选民,依然对上次大选印象深刻。如何争取这部分支持者的谅解,对朱立伦来说仍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更重要的是,国民党的政党形象并没有实质改观,这次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之所以能够取得大胜,除了得益于韩国瑜效应以外,最重要的莫过于不满民进党施政的广大选民,他们共同构成了台湾最大党,即“讨厌民进党”。换句话说,如果国民党不能成功说服选民相信,自己有能力带来新的改变,他们也将很快遭到选民的唾弃。

根据美丽岛电子报于2018年12月所做民调,只有26.3%的民众对民进党有好感,而有54.6%的民众反感民进党;而国民党依然有隐忧,对国民党好感的民众只有34.8%,比前一次调查下滑了2.1个百分点,而反感国民党的民众则高达39.9%,增加了5.1个百分点。虽然国民党的表现相对民进党还算好一些,但其已经开始进入下降区间,这也显示,民意如流水,台湾选民给任何政党的蜜月期都相当短暂。如果朱立伦不能为台湾民众带来有吸引力的愿景,他后续的竞选总统之路将注定难以顺遂。

国民党内的挑战

朱立伦卸任新北市长之后,可谓“无官一身轻”,不再受到“做好做满”承诺的牵绊,而这正是2016年他饱受民进党攻击的一大政治瑕疵。不过,没有任何政治职务的朱立伦,也必须面对党内权力格局下的不利局面。

其在党内最大的竞争对手吴敦义,是现任的国民党主席,在党内最高决策机构中常会中也有足够多的支持者,这就决定了吴敦义在后续党内初选程序的运作上,将拥有规则制定权的优势。

举其要者,莫过于初选提名规则和时程安排。吴敦义受制于对外形象欠佳,倾向于在初选提名採取全民调和党内投票结合的方式,这就让掌控党机器的吴敦义能弥补在民调部分的劣势;同时,在时程安排上,吴敦义以蔡政府有意将总统和立委选举分开为由,希望将总统提名作业时间安排至2019年年中,也能让吴敦义获得更多时间进行党内权力运作。

实际上,吴敦义本身也具备雄厚的党内实力。比起朱立伦,吴敦义的从政经历更加丰富,他早在1973年就步入政坛,比朱立伦足足多出25年。吴敦义不仅历任南投县长、高雄市长,而且还担任过台北市议员、立法委员、行政院长以及副总统,在党务层面也先后担任过秘书长和党主席,可谓具备了党务、行政、立法多种面向的资历,在国民党内除了前副总统萧万长之外,再无人可与之媲美。

更重要的是,比起朱立伦只担任过行政院副院长短短8个月,吴敦义在行政院长任期将近3年,是马英九8年执政期间任期最长的行政院长。加上4年的副总统任期,吴敦义显然要比朱立伦拥有更为丰富的中央执政经验。

吴敦义的优势不仅在于资历丰富,他还利用多年从政的机会累积了足够多的地方人脉和选举资源。在这次选举中,外界多认为王金平扮演了串联地方派系的角色,实际上,吴敦义也同样积极参与地方派系的沟通协调。另外,国民党的庞大党产虽然受到不当党产委员会的清算和冻结,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国民党依然有可资运用的经济资源为其选举提供助力,而掌控党机器的吴敦义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除了吴敦义之外,朱立伦面对的党内挑战还有伺机而动的王金平。在2016年失去立法院长宝座的王金平,原本有些心灰意冷,但经历这次九合一选举大胜之后,王金平彷彿又找回政治的第二春,因为协调地方派系有功,在党内的声望提升,这也让他开始重拾参选的信心,对外界放话说“不选立法院长,选副总统不如直接选总统”,展示出挑战总统职位的强烈企图心。

不过,王金平毕竟在年龄和形象上劣势太大,因而他真正坚持到最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对朱立伦的考验在于,如何说服王金平最终转为对自己的支持,或者至少在党内初选时能够维持中立态度。更重要的是,朱立伦若想在正式选举期间继续得到地方派系的支持,也依然需要仰仗王金平的积极辅选。

另外,已经卸任总统的马英九近期来声势看涨,虽然他很难再出来参选总统,但他依然有其难以取代的政治影响力。鉴于朱立伦和吴敦义都是马英九曾经重用的政治人物,马英九很难在二者之间轻率选边,如何争取马英九对自己的支持,或者至少能够将马英九的影响力为己所用,将考验朱立伦的政治智慧。

两岸的挑战

两岸关系向来被视为国民党的强项,但随着两岸关系的质变,国民党已经再也无法充当两岸交流的中间人角色,换言之,过去那种国民党主导两岸交流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復返了。

这是因为,2014年太阳花学运之后,大陆重新检讨对台政策思路,认识到扩大台湾民众获得感的重要性,开始将政策重心转向所谓的“三中一青”,直接面向台湾民众释出优惠政策,吸引台湾青年和基层民众前往大陆学习、工作与投资。大陆希望借着“操之在我”的惠台政策,牢牢掌控两岸交流的主导权,让台湾民众能够直接从大陆惠台政策中获益。

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在两岸问题上已经开始出现被边缘化的危机,蔡政府的“维持现状”政策自然也就难以实现其既定目标,并引起民意的强烈不满。朱立伦若想向台湾民众证明自己有能力处理两岸问题,就必须严肃思考新时代两岸关系的发展方向,不能将思路继续局限于争取大陆对台採购以及吸引陆客、陆资来台这种初级层次的两岸交流,而应该努力寻找深化两岸交流、提升两岸合作的可行方案,让两岸交流能够进入深水区。

除了经贸文化领域之外,两岸政治僵局的解决也必须提上议事日程。马英九提出包括“不排斥统一”在内的新三不政策,改变了过去“不统、不独、不武”的旧三不政策,捅破了台湾面对统一的那层窗纸,也让包括朱立伦在内的国民党人,不仅在应对媒体及选民时要将立场讲清楚,还必须严肃思考如何面对统一的政策方向问题。

过去国民党凭借“九二共识”,与大陆建立互信关系,但过去的两岸互动经验也证明,如果政治僵局迟迟得不到解决,政治困境就会反噬两岸交流事业。换句话说,任何负责任的台湾领导人都必须提出切实可行的两岸论述,以回应大陆对统一问题的关切。再用“九二共识”的模煳方式处理两岸问题,既不会得到大陆的信任,也无法说服台湾民众相信其有能力带来两岸关系的改善。

朱立伦与美国互动良好,图为2015年大选期间朱立伦访问美国并进入国务院参访(图源:中央社)

对美关系的挑战

国民党与美国的关系向来友好,马英九执政期间也曾得到美方的高度赞誉,这是国民党对美关系的正面资产。而朱立伦过去也都是以亲美派的形象示人,换句话说,对美关系应该是朱立伦的优势所在。

对美国来说,其向来主张在两岸问题上维持现状,避免台海发生事端,在这一层面,国民党与美国的政策立场并无二致,也比致力于台独、可能引发两岸军事冲突的民进党更有优势。而且,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美国都有驾驭的自信,这两个政党也都足够“听话”。

但是,美方现在有打“台湾牌”的冲动。蔡英文执政期间,致力于主动配合美国的对中政策,成功赢得美国国会和行政部门的好感,提升了台美双方的互信,美方也基于遏制中国大陆的需要,投桃报李,推出多项友台法案。在这个维度上,国民党在对美关系方面反而落后于民进党。

随着中美关系的剧烈变动,美国从战略上全面遏制大陆崛起的倾向越发明显,而国民党虽然一直规避统一,但在务实考量两岸情况后,并不会像民进党那样完全倒向美国、遏制大陆。因此,对朱立伦来说,如何让美国相信他不会完全倒向中国大陆,也是一个挑战。

更重要的是,蔡英文的“亲美远中”政策已经引起大陆的警惕乃至反感,国民党如何在中美之间取得平衡,避免陷入选边的恶性循环,是朱立伦必须亲自出面解决的重大战略问题。

民进党和柯文哲的竞争挑战

虽然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之后形势一片大好,但这并不意味着国民党就可以如同民进党在2016年那样轻松取得胜利。因为民进党毕竟还是执政党,在国民党失去党产支持的背景下,民进党的执政优势就显得尤为关键。

目前看来,败选之后的民进党一直没有进行真正的自我反省,仍然陷入党内权力斗争而不能自拔,这对国民党来说当然是乘胜追击的机会所在。但是,民进党向来也有团结对外的传统,经过一番激烈内斗之后,民进党仍有可能达成内部共识,并整合战力,迎接国民党的挑战。

事实上,在支持蔡英文继续参选总统的问题上,民进党目前并无多少分歧,这也说明民进党的团结其实并不是问题。

从基本盘的角度看,民进党经过多年经营,根基不再像往日那般薄弱,如果民进党能利用议题操作,成功激发绿营选民的投票热情,民进党仍有胜选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民进党县市长在内的地方诸侯已经达成共识,共推前行政院秘书长卓荣泰出任党主席,这意味着民进党内已经初步出现了中生代接班的迹象。比起老态龙钟的国民党,民进党首先在世代交替的问题上佔得先机,这不仅有助于民进党摆脱过去的政治包袱,也有助于民进党进一步争取年轻选民的支持。

当然,对朱立伦来说,最大的挑战还不是民进党,而是声势日渐壮大的台北市长柯文哲。虽然柯文哲在九合一选举中只以微弱优势连任台北市长,但在缺乏政党支持下还能取得这一成绩,也足以说明柯文哲的实力不可小觑。更重要的是,柯文哲在过去4年,能够维持极高网路声量而不坠,就足以显示他在年轻选民心中的良好形象,并非选民一时的情绪化认知。

根据美丽岛电子报于2018年12月所做的调查,朱立伦以39.8%的支持度,被认为是最适合担任下一届总统的人选,赖清德和柯文哲紧随其后。但是,如果进行三方对决的提问,则由柯文哲获得最高的支持度,无论是朱立伦、赖清德和柯文哲的三方对决,还是朱立伦、蔡英文与柯文哲的三方对决,柯文哲都具有领先优势。

这也意味着,民众虽然基于理性判断,认为朱立伦更为适合担任总统,但在感性层面,柯文哲显然更容易为大众所接受,这也充分展现出民心思变的主流趋势,值得引起朱立伦的高度重视。

2012年蔡英文败选时,曾说未来要走完通往执政的最后一里路,在2016年同样也经历败选的朱立伦,显然也有最后的几里路要走。

不过,朱立伦需要面对的挑战比蔡英文当年更多,他必须提出真正能够说服台湾民众的政策愿景,才能让他冲破来自党内的阻力以及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

在民心思变的大背景下,台湾选民已经逐步走出族群认同的困境,而选择用政策的实际效果来检验政治人物。这也意味着,谁能务实地带领台湾走出发展困境,谁就能够赢得选民的青睐。对朱立伦来说,这是挑战,更是机遇。

推荐阅读:

【多维 TW37期】藕断能否丝连 未完成的民共交流

【多维 CN40期】“基建狂魔”再发威 港珠澳大桥的科技元素

【多维 CN40期】“娘炮”扰乱中国 2018年的性别困惑

请留意第41期《多维CN》、第38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