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蔡交锋无交集 显见两岸价值认知差异

撰写:
撰写:

2019年新春伊始,习近平借着出席《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会,发表了“习五点”,为习时代的对台政策锚定方向;彼岸的蔡英文似乎早已做足准备,在习近平讲话前后,两度强调“四个必须”,又再一次明确拒绝九二共识。两岸领导人罕见的直接交锋,使国际媒体重新聚焦台湾海峡。然而仔细检视双方的措辞重点,可以发现这是一段缺乏交集的交锋。

习近平寄望在任期内解决台湾问题,然两岸仍需要更多互信与谅解(图源:Reuters)

首先,是在价值认同上。习近平在讲话中,将台湾问题置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观目标下,“中华儿女共担民族大义”、“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等,都希望借由血缘情感,呼吁台湾人民共谋统一。然而蔡英文的“四个必须”,却强调“必须尊重2,300万人民对自由民主的坚持”,寄望以民主制度为号召,凝聚台湾民心。诚然,多数台湾人在血缘文化上,和大陆具有亲近性;但近30年的政治转型,使民主制度成为台湾民意的公约数,也成为台湾人民的核心政治认同。这造就了台湾政治的“公民民族主义”走向:政治价值的认同,取代了血源族群的认同。

简言之,中国大陆一方强调以民族复兴为贵,“两岸一家亲”的血缘脐带压倒一切,台湾一造则自豪且坚持民主制度,以所谓的普世价值为上,回避了中国大陆对台长年的亲族号召,两岸双方在价值高位上,显然找不到对接的频率,再多的喊话在彼此听来,只是缘木求鱼。

其次,是在主权认知上。对于台湾地位的阐述,“习五点”中载明:“尽管海峡两岸尚未完全统一,但中国主权和领土从未分割,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从未改变。”简言之,即使存在分治的事实,但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从未拥有主权。然而,蔡英文提的“四个必须”却要求大陆“必须正视中华民国台湾存在的事实”。即使她用了“中华民国”这个民进党以往急于摆脱的词汇,仍然不脱强调主权独立地位的用意。

事实上,无论是“中华民国”、“台湾”,或是此次的“中华民国台湾”,国民党和民进党在两岸互动中使用这些词汇,都是为了强调“台湾是个主权实体”的认知,而这项认知也是两党在两岸互动上少有的共识。这点从“习五点”提出后,国民党不断重申“一中各表”立场,便可窥知一二。换句话说,也正是台湾内部两大政党与中共对台湾主权认知的差异,造就了两岸长期争论“九二共识”内涵的困局。

总的来说,当习近平首提“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被认为吹响“统一宣言”之际,于台湾内部,不论是从来不认九二共识的民进党,或是主张“一中各表”的国民党,都难以在一时间吞咽这样的政治安排。一如前述,中共与民进党的矛盾在于彼此价值高位序的根本不同,又中共与台湾两政党在台湾所拥主权的认知上,也存有非常甚或是零和的落差,这些差异的结果是民共始终难砌共同政治基础,以及国民党众何以徒呼負負,只能急于再解释何谓九二共识的内涵。这在在都揭示了民、国两党与共的距离,并不在于北京此回刻意高高举起 “一国两制”和“民主协商”等制度安排表现,而在于更深远且抽象的价值取向与主权层次。

是以,随着中国大陆综合国力雄起,两岸实力对比已极度不对称的现下,当习近平具体定义九二共识,无疑进一步压缩两岸三党的共识弹性空间,如何另觅善理两岸关系的新解,其压力不在习近平,而在台湾朝野这厢,台湾两党如今的难题在于,该如何在彼此差异的意识形态与政治底线间,找到足以和中共取得和平协商的门票,这也或将成为接下来两岸互动的新焦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