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豹甲车弊案 恐成台军恶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引以为傲的云豹八轮甲车,最近又出事了。据称,最近因为得标厂商无法应付要求,故无限延迟动力底盘的交货,导致云豹甲车出厂日期无限延宕。虽台军方信誓旦旦表示,军方已经介入调查,并且要求厂商务必在2月底交货,但考虑到云豹甲车长年深陷在弊案疑云的泥沼中无法自拔,且上一件中兴电工与国防部的弊案官司,目前还在法庭中争讼,故云豹甲车的未来到底会如何?台军内部已经传出有相当不乐观的看法。

云豹甲车,一直是台湾“国防自主”的重要象征,图为专门保护元首安全的宪兵部队,使用云豹甲车的情况(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云豹八轮甲车是台陆军花了十年以上时间,自行由爱尔兰厂商努力学习技术而来,与新加坡的Terrex系列甲车一起拜师学艺,新加坡与台湾军工人员,甚至在爱尔兰TTL公司的上、下楼同时上课。但是,二方生出来的产品,际遇大不同。新加坡的Terrex车系,已经发展到第三代,甚至与美商合作,一起竞标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下一代水陆两栖轮型甲车。反观台湾的云豹,系出同门,发展过程却一波三折,不仅深陷弊案泥沼,台陆军使用的评价也非常两极化,与新加坡拥有Terrex甲车科技,不仅成立了专业的ST Kinetics制造公司,甚至还有不错的外销成绩,两相比较,结果宛若云泥。

虽然台国防部军备局,不准备承认云豹甲车计划的失败,还不间断的提出二代的云豹甲车计划,希望能将初代云豹的弊案阴霾一扫而空,但随着台军兵工单位的产能不足、技术有限且工程管理能力不够导致弊案丛生,故即使有二代云豹的计划,并且已经推出样车,但是外界普遍不看好,台陆军能顺利过度到二代云豹甲车的阶段,因为连初代问题都无法妥善解决,许多设计上的缺陷、得标厂商的能力、有关抗弹、动力上面的诸多问题,可能都会让云豹系列甲车,逐渐在台军的甲车计划中,变成边缘产品。

此前,多维新闻独家揭露,由于云豹甲车的产能不足、技术困境无法解脱,以及使用评价不佳,台国安高层极可能将自制甲车的“国造梦”,改为“自制与外购并行”的政策,锁定目标就是美军现役的史崔克(Stryker)甲车车系。台陆军首先需要的,就是配备30公厘机炮炮塔的车款,由于云豹甲车的30公厘机炮车一直难产,炮塔设计问题丛丛,采购美制Bushmaster的机炮也牵涉庞大预算,还要整合美系武器在台制平台上,技术难度高,故美军史崔克甲车刚刚服役不久的龙骑兵(Dragoon)机炮车款,很可能是台陆军精英单位锁定的采购目标。在“应急战备”的需要之下,紧急向美进口一定数量的龙骑兵车型,未来与研制期程推迟的机炮塔型云豹甲车一起服役,由于使用的是同一家公司的30公厘机炮,故在后勤支持上将不成问题。

此外,台陆军急需的迫击炮车型,虽然云豹甲车车系有此设计,但是经过15年的时间,依旧看不到实车影子,直到2018年高雄国际船舶展上,也仅有模型展示,可见得使用云豹甲车搭载模块化的迫击炮系统,存在技术上无法突破的硬伤,可能是底盘问题,也可能是迅速更换迫击炮系统模块(从81公厘迫炮更换为120公厘迫炮的快速转换装置)出现技术瓶颈。总之,台陆军急需甲车迫炮支持的战术需求,恐怕也需要紧急外购解决。故史崔克甲车车系的迫炮车种(M1129 Mortar Carrier)可能成为雀屏中选的目标。

云豹甲车案,一路走来跌跌撞撞,曾经是台湾“国车国造”的骄傲指标,当年出台时相当风光,不仅总统亲自揭牌、命名,并且受到台湾历任元首的爱用,例如总统府“万钧计划”中的元首紧急撤离,包括陈水扁、马英九和蔡英文,都喜爱搭乘云豹甲车。而蔡英文引人议论的“搭甲车勘灾挥手”的事件,配角也是云豹甲车,可以见得云豹甲车,如何地成为台湾自制武器的“吉祥物”。

曾几何时,云豹甲车表面风光,内里却充满了各项缺失,弊案不断爆发,军方内部贪渎、护航与偷料减工的例子,都深具“台湾特色”,突显出台湾军方,严重缺乏工业管理、科技管理与效能监督的能力。一台简单的甲车尚且如此,灾难不断,可以想象台湾海军未来执行难度上万倍的“潜艇自制案”,恐怕逃脱不了此宿命。蔡英文政府视“武器国造”为重要政绩,在“拚面子不管里子”的选举政治上,这些素质参疵不齐、先天不良后天不足的台湾自制武器,恐将成为台军无法挥之而去的恶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