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品阅读职人大赏 林夕:想当香港东野圭吾

撰寫:
撰寫:

台湾台北国际书展于2月12日展开,第七届“诚品阅读职人大赏”也在开幕日下午举行,由两岸三地逾千名诚品书店店员票选年度好书。现场颁发奖项包括“书店职人最想卖”、“最想说服爸妈买”以及“年度最期待作家”等三项,获奖者则有林夕、几米、田耳等人出席,畅谈创作路上的酸甜苦辣。

台北国际书展诚品阅读职人大赏,林夕(左五)、几米(左六)、田耳(左七)出席领奖(图源:财团法人台北书展基金会)

获奖者中,林夕、田耳、几米都亲自出席领奖。以作词出名的林夕表示:“感恩之外,被期待是一件幸福的事,但过度被期待是可怕的。我从来不愿意被期待,但也不会让大家等太久。”并透露自己接下来想写犯罪小说,除了释放自己的阴暗面,也希望能借此更了解人性,更笑称想当香港版的“东野圭吾”。另一方面,来自湖南凤凰的田耳2007年即以“史上最年轻得主”获颁鲁迅文学奖,此后获奖无数,但他仍在致词中肯定了诚品阅读职人大赏的“含金量”,并提到比起言语,书写一直是他更得心应手的表达方式。最后,几米谈到2018是他开始创作第20年,期间每一年都至少有一本作品,表示“很高兴自己没有放弃自己”,也从未让读者久等。

在接续的得奖者对谈中,几米和田耳又分别就自己的创作历程和写作意义做了进一步阐释。对于自己的“多产”,几米回顾道自己是在走投无路下开始图文创作,当时40岁的他身患血癌,感到无法掌握时间,因此成为积极的创作者。在以《向左走,向右走》爆红后,压力也随之而来,他扪心自问“自己成功是偶然吗?”,也曾自虐地认为读者是出于同情而买书,直到后来成为专职作家,以及又一代表作《地下铁》的出炉。20年来,几米表示自己虽然没有离开,但多次历经“冒牌者症候群(难以发自内心感觉自己是成功的的一种症状,以女性较为常见)”式的自我怀疑,所幸这种纠结随着年纪逐渐释怀。

相较起几米的“置之死地而后生”,中国大陆作家田耳是相对水到渠成而早慧型的作家。他回忆自己11岁时便发表作文获奖,是中国大陆1980年代“作文起步,童话引路”教育改革政策的产物。尽管当时自己并非同学中表现最优秀的创作者,但却是少数选择不升学求职,且坚持写作的人。在文体的选择上,田耳曾尝试过诗歌与散文,但大都反响平平,而后他想起王朔小说《动物凶猛》对自己的启发,认为小说终究才是自己的归宿。“《动物凶猛》给了我力量。以前我是看到父亲背影都打哆嗦的人。那本书我看了很多遍,某天我决定反抗我父亲一次。他叫我下楼吃饭,我不吭声,结果他以为我出去了。那天我少吃了一顿饭,但我觉得自己变得勇敢了,这是小说给我的。”

除了两岸三地的作家,在今年得奖名单中另一项值得注意的特点是,日本作品出奇得多。事实上,负责台湾《圈外编辑》的脸谱出版社编辑在现场也朗读了来自作者督筑响一的得奖感言,他除了表示自己非常荣幸能获奖,也提到了个人对于台湾的特殊情感:“我喜欢旅行,现在这份工作也像是因此才从事的。一直以来,我在抵达各地的机场时,常常因与平常不同的空气而感到兴奋。但唯独台湾,每次抵达的瞬间,感觉上比起『到了』,更像是『回来了』。我常常在想,说不定在遥远的前世里,我曾经生活在台湾也说不定。”

从将摄影与小说完美结合的《森山大道:寺山》,到同时获得港台店员喜爱的童书《什么都有书店》,再到以体制外从业者观点批判出版业的《圈外编辑》,日本出版品展现了多元而深刻的面貌,堪称本届诚品“阅读职人大赏”的隐形冠军。

诚品“阅读职人大赏”仿效日本“本屋大赏”,除了希望能在畅销书排行榜之外提供读者另一种参考,也有意彰显书店店员的专业性。此外,考量到各地读者的不同口味与需求,诚品更透过邀请在地出版社编辑和书店店员,分别评选出香港、台湾和中国大陆各自的年度必读佳作。

今年获奖书籍分别为:

“书店职人最想卖”:日裔美籍作家柳原汉雅的《渺小一生》(香港)、寺山修司与森山大道的摄影暨小说《森山大道:寺山》(中国大陆),以及40年坚持担任体制外文字工作者的督筑响一著作《圈外编辑》(台湾);

“最想说服爸妈买”:连续三年获奖作家吉竹申介的《什么都有书店》(香港、台湾),和将情绪拟人化的《当害怕来敲门》 (中国大陆);

“年度最期待作家”:林夕(《那么,你自己呢?》,香港)、田耳(《被猜死的人》,中国大陆)和几米(《闭上眼睛一下下》、《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台湾)。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