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称《流浪地球》抄自台湾小说 折射长年对陆成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媒体《商业周刊》网站于2019年2月13日发文赞许电影《流浪地球》的卖座,但称其概念源自台湾科幻小说家黄海(黄炳煌)1988年的科幻小说《地球逃亡》。尽管《商业周刊》也引述黄海2014年的评论《两岸科幻小说的本质和差异─兼谈刘慈欣〈流浪地球〉、黄海〈地球逃亡〉》,认为刘慈欣对发动机的工程和科学有所详述,黄海更大方承认“《地球逃亡》只能甘拜下风”,但该台媒仍形容刘慈欣“可见就算是‘抄’,也要讲技术,不是照办煮碗就能让人买单的”。此外,《商业周刊》还将《流浪地球》误植为刘慈欣获得雨果奖(Hugo Award)的作品,但实际上则是《三体》系列小说。

台湾媒体声称《流浪地球》的创作概念,源自早期台湾科幻小说(图源:VCG)

大陆媒体《环球网》也为此采访刘慈欣,刘慈欣则表示未读过黄海的《地球逃亡》,并指出把地球装上发动机变成宇宙飞船,是在1940、1950年代科学家即有的概念。黄海亦在《两岸科幻小说的本质和差异》里道出:“我的《地球逃亡》小说根据来源,是阅读了一本科普书《我们不孤独》( WE ARE NOT NOT ALONE,1976年1月,台北: 希代出版)作者华特‧苏利凡(Walter Sullivan),书中讨论到以反物质火箭推进器航行宇宙的可能性,接着话锋一转,谈到:‘事实上,有人认为我们某天能够驱动地球飞到银河系的另一部分,这是新墨西哥州洛斯拉摩斯科学实验所技术部副部长佛洛曼提出的,他于1961年11月对美国物理学会电浆物理部的演讲中,提到太阳终会烧完,不管如何,在黑暗日子来临之前,必须将地球推到另一个太阳系中,此种巨大能量可以靠核子融合反应取得,以海水做为燃料来源’”。可见双方的创作灵感,是来自相似的科学发想,并非彼此抄袭。

其实若仔细阅读与比较《地球逃亡》与《流浪地球》,将会发现故事结构迥然不同。《地球逃亡》以略带悬疑的机器人谋杀案为开端,带出外星人传达太阳即将灭亡、指示人类透过海水为核融合燃料推动地球逃离的讯息,主角米阿吉接着发现太阳熄灭是肇因自科学发展部的机密计划,因此遭到科学发展部攻击,在排除万难后才重逢女友罗珍珍,并接受地球开始航离太阳的事实。

《流浪地球》则是自地球发动机启动42年后的时空开始写起,对远离太阳后社会价值观与婚姻制度的变化有较多着墨,并对发动机的外型、原理、运作模式有更细致的描写,且地球发动机的燃料来自含重元素的矿石,与《地球逃亡》的海水不同。至于地球发动机引发的变化,如等离子体光柱烤熟的热雨、地表上散布的固体氧气、地球变轨导致地心平衡遭破坏而喷出岩浆等等,刘慈欣亦颇费了一番笔墨描绘。至于《流浪地球》电影更是对原著大幅改动,加入不少跨国合作、亲情温暖的桥段,与《地球逃亡》更是天差地远。

黄海说道:“地球发动机的外形和运作方式超出我的能力想象,只有略而不提,这也是一般人常看到的小叮当(即日本动漫角色哆啦A梦)的动画一般,只有道具名称没有细部描述”。确实,黄海在《地球逃亡》里对未来世界的科技产品多仅提名称,如超感应机器人、核子脉冲推进系统、计算机表等等,并未介绍其原理或结构,而这正凸显黄海与刘慈欣写作手法与科学应用多寡的不同。

对于这种两岸科幻作品的差异,黄海分析称“台湾的科幻文学是在文学土壤上成长的,不同于大陆是在科普的土壤成长”,指出“硬科幻”是大陆科幻小说的主流,台湾则倾向“软科幻”,“这是因为两岸的科普环境的不同所致”,并直言“台湾的土壤培育不了大陆心目中的科幻作品”,产生不了刘慈欣、王晋康之类的硬科幻作家。

假如真要细究《流浪地球》与《地球逃亡》相似之处,除了地球发动机的构想外,还有人类改迁居至山洞或地下的设定,以及两篇故事最后都出现人民怀疑太阳即将灭亡是官方谎言的阴谋论情节。《流浪地球》里的人民因此发动叛乱攻下地球驾驶室,最后在处死5,000名政府官兵后,惊愕地目睹太阳熄灭。《地球逃亡》则是环保联盟对官方大肆抗议,并率领部分人民搭乘宇宙飞船,想逃离地球回到太阳系结果却机毁人亡,但并未大举叛乱。

其实台湾媒体对于《流浪地球》的讨论正反映对大陆的不解与成见,无论是就故事本身或孕育这作品的环境皆然。从早先“只有共产党可以救地球”,将这种淘票票黑钻会员于电影票根上自印的标语当真,指责大陆“洗脑”;再有台湾名嘴指称电影内没有美国人,所以“中国大陆拍片是有意识形态的”。若再检视其他例子,台湾媒体甚至还曾信誓旦旦地声称神舟系列飞船造假、神舟七号的太空漫步是在水下拍摄;大陆高铁抄袭德日;或是大陆的科技与经济发展若没台湾帮忙就做不到等,令观者咋舌或莞尔不已。

出现这些言论的根本原因,正是过去的政治敌对,使台湾长年对大陆停留在落后贫弱的刻板印象,也拒绝正视大陆的繁荣发展以免遭讥“政治不正确”;加上服膺欧美价值观已久,对于大陆展现的不同理念无法适应或不舒服,因此以意识形态的标签加以放大解读、或是挑刺攻讦,而更深层的念头是“应该”只有欧美国家能显示高度文明或维护全球秩序、“怎么能”也“怎么会”是一点也不“民主自由”的中国大陆?假使台湾能撇除政治上的偏谬与文化上的不自信,不再连一部大陆的热门电影都以异样眼光诠释,愿意平心咀嚼个中的娱乐精华,进而欣然共享大陆的一切成就,那么两岸人民的“心灵契合”也才会就此更拉近一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