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力量 点亮在台逃逸移工回家的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根据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的统计,截至2018年12月31日,在台灣持有效合法居留证的外国人已来到752,917人,其中外籍移工来到631,017人,以印尼人跟越南人占最大宗,但此同时,从合法雇主逃跑浪迹各地的“逃逸移工”(亦称失联移工)突破5万大关,乃因台湾《就业服务法》第53条规定“外籍移工不得转换雇主”,箝制移工自行换工作的权利,此外,仲介协助移工更换工作还会收取高额的不法“转换雇主费”,导致移工难以转职只好选择逃跑,让在台失聯移工數量持续攀升。为了解这些在台失联移工的血汗故事,《多维》记者特别采访曾任职台湾移民署的林诗(化名)与新住民陈玉花。

法律知识薄弱成移工软肋

林诗待在移遣单位处理移工自行到案(自首),先由前端移民署同仁问讯、制作笔录,再将案件送交移遣单位,由林诗向移工所属仲介公司或雇主催讨护照,有时在移工的持续拜托之下,还多了一份催讨薪资的工作。事实上,追回薪资的业务乃是台湾劳动部劳动力发展署的工作,但林诗总因不忍心看到移工求助无门、担忧拿不回薪水,总是愿意扛下额外业务协助移工。

在林诗处理过的无数移工自行到案(自首)案例中,无论是令人感到棘手、同情、悲伤的案件比比皆是,但让林诗印象深刻的案例,她表示:“应该就属几个月前阮光学的案子吧!”

想结束躲藏日子的阮光学在2018年到移民署专勤队自首,面对离境前应缴交10,000元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的罚款,阮光学表示靠逃跑赚的钱够自行购买机票与支付罚金,但逃跑前有不少薪水仍放在公司,希望林诗协助拿回。林诗表示阮光学在2013年8月11日逃离原雇主,开始将近5年四处打工的日子,但在林诗著手调查后才发现,阮光学身为“合法移工”攒的积蓄早已被人盗领一空,离台前移工应拿回的每月储蓄款和退税款也接连被人领走。

原来阮光学的仲介和雇主是亲兄弟关系,入台后,阮光学于仲介协助下在银行开户,而那次也是阮光学最后一次看到存摺与印章。经深入调查,阮光学开户后相关物品都交由仲介,逃跑后,雇主和仲介兄弟俩掏空阮光学的财务,待阮光学到开户银行申请存户资料,里头仅剩2元新台币,阮光学大为震惊。

阮光学逃跑后银行账户被盗领一空,仅剩2元新台币(图源:台湾联合报)

对法律、相关申诉管道都不熟的阮光学只能透过在台人权志工的协助按铃申告,不过雇主、仲介矢口否认持阮某存摺及盗领事实,直指阮光学诬陷并暗藏薪资,对于阮光学来说,逃跑时间将近5年,能搜寻且反驳的证据难以找到,最终仍败诉,阮光学只能黯然回国。

指引迷航移工回家的灯塔

在桃园大园开设越南商店的新住民陈玉花,多年来协助近千名逃逸移工返乡,从一开始将自首后的人接到家中,使其不用露宿街头,由于移民署规定,前往自首的移工必须给予明确居住地址,让专勤队在移工离境前方便上门联系,因此,约莫三年前,她改租10坪大的套房,给更多准备返乡的移工居住。

陈玉花表示农历春节前套房都处于“满水位”状态,意即今日协助多名移工搭机回家,隔天又接到移民署请托,协助安置许多无家可归的自首移工。之所以热心协助同乡的陈玉花,除了不舍之外,她更指出:“因为我以前也是逃逸外劳!

原来,陈玉花十几年前曾在越南中介介绍下到台中担任清洁工,然而赴台后才发现工作内容跟合约完全不同,她从清洁工变成居家看护。

陈玉花表示清晨5时必须起床照料年长者,直到晚上12时才能休息,期间还须帮该户人家打扫、洗衣和煮饭,不幸的是,这位长者膝下5名子女都住在附近,陈玉花按雇主要求扛下其他5户人家的清洁、炊煮事宜,不到一星期她就瘦了4公斤,忍受不了无理工作的她愤而离去,展开逃逸的生活。

她笑说逃跑期间遇到了现在的老公,想定下来成家的她前往移民署自首,回国后等老公前往越南娶亲,以合法身分再次踏上台湾这片土地,与老公在桃园大园经营杂货店过活。

由于逃跑的10个月期间尝尽许多苦楚,她发愿要帮助在台的逃逸移工们,转眼间就过了9年,其中也帮了不少车祸、受伤、重病的自首移工,假使移工无力缴交裁罚,她也会动员在台的越南力量集资协助弱势移工,而移民署也会定期访视、捐赠物资。

身为逃逸移工的“前辈”,陈玉花表示很多台越中介开出的合约与实际工作都不相符,移工赴台后才惊觉受骗。有了家人支持,让她更投入公益善事,她也感谢台湾友人及同乡的越南配偶会协助采买捐赠食物到她家。陈玉花表示来这的自首移工吃住一律免费,唯一条件是必须协助三餐伙食,她笑说:“必须集众人之力,否则我一个人可无法煮出10多人份的餐点。”

不收任何一毛吃住费用的陈玉花(左二),只要求在这居住的移工一同料理食材,供给诸多“食客”们享用(多维记者:陈稚寰/摄)

抛弃成见 善待移工

说来讽刺,台湾对于日本人或欧美人士总是亲切、友善,但对待这些来自东南亚的朋友,却无法抱持相同的态度与其相处。

身为人,必须拥有平等生活、不受歧视的权利,但部分台湾人视这些东南亚移工为次等民众,只要聚众集会,那怕是在公园谈天都行,民众一通电话向辖区警局耳语,警方就会到场关切了解,倘若今日公园聚集一群金发碧眼的洋人,警局还不一定会接到民众的申诉。

请台湾民众为其设想,这些东南亚移工千里迢迢赴台工作,是为了取得比家乡更好的薪资待遇,否则也不会单枪匹马远赴他乡。如同台湾人成天喊着薪资倒退,让不少人萌发登“陆”工作的意愿,此外,更有不少年轻人前往欧洲、新西兰或澳大利亚“打工旅游”,说穿了,这些人也是移工,抑或被称作“台劳”,为何他们不被歧视,反而还有越多人跟风。

无论是台湾人还是东南亚人,都是不分贵贱、努力挣钱在社会上生存的人,台湾人应摒弃成見,试着更善待这些东南亚朋友,更何况他们承担多数台湾人不愿从事的劳力密集型行业,同时也是台湾经济的重要贡献者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