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告诉台湾:“一国两制”不是偏安割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已经公布的粤港澳大湾区之成败,某种程度上决定着香港二次回归,也就是人心回归的成败,同时也是对于“一国两制”这一制度设计的一次重新检视与重大考验。而这样的考验,自然会被不得不面对“两制方案”的台湾看在眼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表示,大湾区规划纲要告诉台湾各界,“一国两制”不是划江而治,更不是偏安与割据,可惜的是,这样的讯号台湾并没有多少人能读懂。

多维:在你看来,粤港澳大湾区对香港之影响,将如何作用于“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

田飞龙:粤港澳大湾区是“一国两制”第二期或2.0版的主导性方案,系统回答了“一国两制”全面准确实施的基本形态与愿景问题。这对于台湾全面准确理解“一国两制”显然是具有直接的冲击力和启发性。大湾区追求更加紧密的国家法治统一与经济社会的融合发展,追求港澳与国家一起致力于民族复兴大业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事业。这种变迁、调整与整合不仅是有利于港澳的,也是道德且正当的。

已经公布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对台湾来说也意义非凡(图源:AP)

大湾区方案直接告诉台湾各界,“一国两制”不是“划江(海)而治”,不是任何意义的“偏安”与“割据”,而是面向“一国”的主权秩序建构与共同繁荣发展的分享性宪制框架。

随着港澳在大湾区发展中的“红利”收取及参与国家“一带一路”中的优势发挥,“一国两制”的制度红利及生命力将进一步得到检验和验证,这对处于经济全球化困顿格局的台湾而言有着重大的刺激和诱导。但是,台湾能够看明白这一发展趋势的人还不够多,理性明智的政治家还不都坦率而有担当,韩国瑜是一个例外,他大致看到了台湾边缘化的困境及借助“九二共识”寻求两岸宪制突破的长远利好。“韩流”代表了在台湾一侧思考“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较为清醒和理性的力量。不排除,大湾区建设中也会早期浮现台湾企业、青年与各界精英的身影,大湾区也对台湾居民开放。

多维:台湾各界能否读懂之外,大湾区能否真的给香港带来改变,并为世界制度融合提供某种可能性,才是最关键的。

田飞龙:没错。如果说“一国两制”港澳模式及其基本法秩序的实验,初衷之中包含着对台湾方案之启发与引导的话,那么今天的大湾区实验作为“一国两制”的升级版则将进一步证明这种对台示范意义的直接性和长期有效性。

当然,一起的设计和愿景仍然取决于我们到底做得好不好,能不能够让人心服口服。如果香港精英最终心服口服了,我不相信台湾人会不买账,不认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国两制”的大湾区实验也必然需要未来的实践检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