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学者解码台湾二二八:《恐怖的检查》与两岸文化弥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今(2019)年是台湾二二八事件72周年,每当提起这个两岸近代史中的伤痛,人们总会想起描绘当时国民党政府镇压台湾民众的木刻版画《恐怖的检查》。2016年蔡英文就职表演,萤幕上也播放了《恐怖的检查》。事实上,这幅作品的创作者是1945年自大陆重庆赴台的黄荣灿,怀抱着左翼理想的他,透过木刻版画表达了对于台湾人民的同情。日本学者横地刚于2018年发表《描绘光复的台湾——杨逵与黄荣灿》,由大陆福建师范大学博士生林娟芳译为中文,追索了黄荣灿的创作背景,以及当时两岸文化人士为弥合心理裂痕的努力。《多维新闻》透过台湾彰化师范大学国文系副教授徐秀慧的协助,征得横地刚同意,将该文摘编如下。

1945年中国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当年12月重庆的木刻版画家黄荣灿,带着中国大陆“九人木刻联展”与“抗战八年木刻展”部分作品抵达台湾。横地刚的研究指出,黄荣灿抵台后不久,认识了日据时期即投入社会运动的台湾作家杨逵。在这个时期,从大陆陆续赴台的版画家,也带来各自的作品,遍及西南国统区、西北地区以及东南地区,数量超过百种。

大陆木刻版画家黄荣灿创作的《恐怖的检查》,已成为二二八事件的象征,这幅作品的理念背景有助于台湾人对事件进一步反思(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黄荣灿与杨逵:“填补澎湖沟”

横地刚的文章带领读者回到1946年热闹非凡的元旦,位于台北的中山堂举办了黄荣灿个展,黄荣灿当时任台湾《人民导报》文艺版“南虹”编辑,在头版刊登《迎来自由的台湾》的文章。此后,台湾各报纸争先刊登抗战版画,甚至杂志也用抗日版画作为封面。

与此同时,主持《和平日报》“新文学”副刊的杨逵,也在《新知识》、《文化交流》等刊物上介绍新兴版画。例如鲁迅逝世十周年之际他撰文《纪念鲁迅》,并搭配黄荣灿刻出《鲁迅先生遗像》作为插图。此外,杨逵陆续在台湾报刊上介绍德国女性木刻版画家柯勒惠支(Kaethe Kollwitz,1867年─1945年),以及新兴版画的起源,还特地转载了在台湾被禁的《抗战八年木刻选》中的四幅作品,并促成了“抗战八年木刻展”在台北展出。

横地刚说,杨逵曾经向黄荣灿编辑的《新创造》(1947年3月)投稿,但该杂志已于1947年台湾二二八事件中散佚。不过,从当时杨逵致力的工作来看,仍可管窥他对于台湾文化建设的想法。杨逵讲述新兴版画的起源和历史,选编被查禁的抗战版画,发掘大陆抗日的主题,讲述台湾的抗日运动,力促让两岸人民尚未被“奴化”的民族抵抗意识成为两岸相互理解的基础,这就是杨逵所说的“填补澎湖沟”。

日本学者横地刚长期从事台湾光复时期文学及艺术史研究,著有《南天之虹:把“二二八事件”刻在版画上的人》一书,是理解黄荣灿不可或缺的参考作品。图为横地刚在北京陈映真纪念会上发言(多维记者:张钧凯/摄)

《恐怖的检查》:描绘台湾现实

杨逵还推动大陆来台版画家描绘“台湾的现实”。二二八事件发生前,黄荣灿描绘“台湾的现实”的作品有《失业工人待救》等七幅,杨逵曾将这些作品和大陆抗战版画一同发表于《人民导报》、《新生报》和《和平日报》。

横地刚表示,黄荣灿到台湾之后,一直到1949年杨逵因“4·6”事件遭逮捕的三年间,两人为了两岸的“和平、民主、团结、统一”不遗余力地奔走。

事实上,台湾光复之初,国民党当局以批判台人受“日本奴化”为中心展开文化建设,引发了台湾民怨,书刊审查制度也趋于严苛,在二二八事件时达到顶峰。在此背景下,横地刚说,黄荣灿秘密创作了《恐怖的检查》,希望能赶上1947年4月4日闭幕的“第一回全国木刻展”,但是没有如愿,后来则在同年11月举办的“第二回全国木刻展”展出。

黄荣灿最下功夫的作品之一《农民作家杨逵》,也在那一次展览中展出。横地刚认为,杨逵因二二八事件后被捕,黄荣灿大概是想透过作品向大陆友人传达杨逵不屈的斗志。《农民作家杨逵》这幅作品,目前收藏在美国科尔盖特大学(Colgate University)美术馆。

1947年8月杨逵获释,隔年他不顾政治危险,号召台湾作家在《新生报》“桥”副刊发起“台湾新文学争论”。据横地刚考察,黄荣灿也积极参与“台湾新文学争论”,为了追求“台湾的现实”,他和台湾青年三次赴兰屿参加写生之旅,版画《台湾耶美族丰收舞》就是当时的作品。

1949年2月,黄荣灿参加台湾大学和台湾省立师范学院(今台湾师范大学)学生组织的“麦浪歌咏队”的“环岛公演旅行”。横地刚指出,这是黄荣灿与杨逵最后的相遇。

由于“麦浪歌咏队”期待传达的是“人民真正的声音”,舞蹈反映的是“人民真正的生活”,受到台湾民众热烈欢迎,公演的成功却引起国民党当局的注意,在巡回演出归途遭到特务的监视。此后发生了“4·6”事件,杨逵再次入狱,判刑12年;黄荣灿则于1951年12月1日遭国民党逮捕,1952年11月14日被处死。横地刚说,黄荣灿的学生们以为“黄老师在牛鬼蛇神的龛前做了祭品”,从此沉默了。

黄荣灿回到台湾民众身边

1949年国民党政府败退台湾,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驻防”台湾海峡,两岸隔绝,台湾岛内随后陷入“白色恐怖”。随着杨逵入狱、黄荣灿被处死,“台湾新文学论争”和“台湾新兴版画”也偃旗息鼓了。

横地刚认为,黄荣灿抵台之初,即表达其中国新现实主义美术要夺取真理,为了实现有意义的发展,应该在民主战场上强而有力的表现的决心。1991年二二八事件45周年之际,台北青年公园(原为“马场町刑场”)举行“2·28及1950年代白色恐怖牺牲者追悼会”,当时宣传单上印着黄荣灿的版画作品《恐怖的检查》,这是台湾民众第一次看到这个作品。

《恐怖的检查》原作收藏于日本神奈川县立近代美术馆,也曾回到台湾展出。“黄荣灿终于回到了台湾民众的身边”,横地刚如此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