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官员应苦民所苦 而非叫民众到官署吃不涨价的饺子

撰写:
撰写:

台湾行政院主计处主计长在当地时间2月22日接受立委质询时,被问到水饺过了一个春节就涨了新台币1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一颗水饺从4元涨到5元时,主计长朱泽民却以“来行政院餐厅吃水饺,我吃了好几年都没涨价”回应,这离谱的发言引发了民众的非议,也被调侃时事的网路知名节目评选为当周第二名的荒唐新闻。

虽然该名立委仅以个人单一品项的消费经验来指涉物价的上涨并不充分,不过这样的经验感受对于薪资长期冻涨的民众而言,确实是相当有共鸣的。

姑且不论水饺和卤肉饭当前的涨幅如何,长期以来官员在面对民众物价涨幅时,都会提到台湾物价属温和平稳,但为什么这平稳的物价数据会与民众的感受有着高度的落差呢?

虽然台湾的消费者物价指数相对经济成长率属平稳,但因为一般民众对于物价和通膨的感受程度,是高度取决于薪资所得是否与经济成长和物价同步增加,而随着薪资停滞和贫富差距的扩大,都强化了民众对于民生物价和通膨的敏感度。

台行政院主计长朱泽民面对有关水饺涨价的回覆是,要民众来行政院餐厅,朱自称吃了好多年,水饺都没有涨价(多维记者:陈舜协/摄)

根据主计总处的最新统计,2018年1月至11月考量物价后的“实质经常性薪资”为新台币38,179元,要比2001年还低。在台湾薪资水准倒退17年的情境下,一般社会大众自然很容易在外食和生活日常中,感受到物价涨幅带来的生活压力

同时,对物价涨幅的感受,更有明显的贫富之分。民生物价的波动对于高收入的家庭而言,就不怎么有感,但对低收入的家庭就特别有感。因为低收入家庭有近六成的消费支出是在食物类和房租上,而且食物类是低收入家庭购买频度较高的商品,因此即便只是短期的价格波动,它所增添的经济负担都不可小觑。

以2018年为例,主计处官员就表示,榖类、鸡蛋、肉类及水产品价格,以及房租、燃气、电费都有调涨,烟税调高也使得烟价大涨26.7%,居各类物价涨幅之冠,这些调涨的商品,恰好都是低收入群体消费较多的项目,他们的通膨率升高至1.5%,既高于全年平均,也高于前20%高所得家庭的1.1%。

身为行政院主计长,不应该不知道民生物价的涨幅对于低薪和低收入家庭是特别敏感,其不能以专业回答为什么民众对于物价涨幅特别敏感已是失职,不知苦民所苦,“何不来行政院吃水饺”的发言更是徒增民众对于执政团队的反感。

面对失言风波,执政团队该做的,绝不是替这样不当的发言缓颊,如行政院院长苏贞昌表示“主计长不会不知民间疾苦,只是他有时候不太会讲话“,而是应深刻检讨,并把民众“为什么对物价这么有感”当一回事,正视台湾的薪资水准不能够与经济成长同步,也赶不上物价的低薪和分配不均课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