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与CTPTT协商进行式 台湾依旧望洋兴叹

撰写:
撰写:

东盟10国与中国大陆等6个域外国家3月2日于柬埔寨举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部长会议,会后发表联合声明称“将尽最大努力”实现年内谈妥的目标,并最快于11月领导人峰会上达成协议。于此同时,相较泰国放风声将于3月递交申请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台湾只能一方面在蔡英文政府声声寻求日本政府支持,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回应欢迎作态下,依旧无法取得入场门票而僵持着。

2018年于新加坡举办的东盟峰会 (图源:新华社)

甚而蔡英文自己面对日媒《产经新闻》专访时,只说明台湾加入CPTPP将对区域有好处,相较过往强力寻求日本政府支持的热切度也降温了些,这也引起多方人士揣测,是否连蔡英文自身都认为加入CPTPP已无望 ?综观区域内两大经济整合建制正如火如荼进行,台湾至今仍处在进入无门的状态,这不免让人担心台湾是否在新一波区域经贸整合中加速边缘化。在两岸关系日益恶化与敌对下,台湾想要加入RCEP的机会几乎是不可能;而由日本主导的CPTPP也可能因日本顾忌北京反应而选择忽略台湾。

或许蔡英文面对当前孤独窘境有其坚定理由,她于《产经新闻》专访提到了: “台湾的经济发展,和台湾民主的发展是一起成长的,现在很多的国家认为,为了经济发展可以牺牲民主的发展,但是台湾证明了一件事,经济的发展跟民主的发展是可以一起的,而且是相互、相辅相成的。”照蔡英文的政治民主与经济放在天平两端的逻辑,台湾在遭遇外贸经济的挫败时,民进党昂首地说:因为受到中国大陆严重打压,台湾坚不低头,这是台湾民主的胜利。假设台湾真的民主价值胜利,但反观台湾在区域经济的不利处境,对于经济是否随之胜利的话语应该被画上问号。

蔡英文接受日本产经新闻专访提到台湾经济与民主发展可并存 (图源:中央社)

以对外贸易为主但又身分敏感的台湾,在参与区域经济的运作得以另一套不同于政治话语的逻辑运作。综观台湾近现代的经济发展,战后台湾国民党政府凭借历史的发展动力与经济技术官僚的能力将台湾经济推上一波高峰,甚至创造二十世纪下半叶号称台湾经济奇迹的繁荣历史,其中对外贸易是台湾重要经济命脉,出口导向一直是台湾经济发展重点,2005年至今,中国大陆、美国与日本都是台湾重要贸易伙伴。

由于对外贸易经济活络,台湾当时“务实地”陆续加入许多区域经济组织,但考虑国际对于两岸特殊关系,因此台湾在加入的名义上从来曲折。以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为例,1991年由主办会员国韩国居间协调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名义加入,中国大陆跟香港亦在同年加入APEC。2002年台湾再以“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申请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同年成为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下属的“竞争委员会”观察员。台湾需要国际市场,国际市场也需要台湾。而台湾当时参与经济组织,在认知两岸特殊关系的现实下,对于名义的政治性多带模糊且委婉。

而因经济政策无法取得民意认同的蔡英文在民调声势直落的当前,又下了坚决拒绝一国两制的重药,将过往实务上为求合作之利而模糊身分标示的台湾推向一个窄胡同,这对国际外交情势不利,相对影响到整个区域经济合作,连锁效应持续产生,不得不小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