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句话说的“两国”公投 台湾会走险路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吕秀莲将《和平中立公投》1万份联署书送达中选会挂号(图源:中央社)

在民进党籍的桃园市长郑文灿成为《台湾旅行法》生效后,第一个进入美国白宫的台湾政治人物,以及国民党籍的前新北市长朱立伦与高雄市长韩国瑜新闻掩没下, 当地时间3月5日,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将她宣称要推动的 《和平中立公投》的1万份联署书送到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宣称一切顺利的话,希望这项公投能并同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一起举行投票。或许是吕秀莲在台湾政坛已失去实质影响力,舆论不太关心这个议题,然而,如果这个公投案成案的话,却不能小觑其后可能造成的影响。

先来简单说一下吕秀莲送到中选会的《和平中立公投》提案全貌。其公投主文为“你是否同意台湾应向国际宣布和平中立”。理由书陈述,台湾和平中立的战略价值包括第一、对台湾:可与友善平等待台湾的国家互惠交往;强化国防自主,民主宪政及经济发展;积极参与国际,倡导绿色新文明。

《和平中立公投》若通过,实质效果等同于“台独”(多维记者:陈郑为/摄)

第二,对中国: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平共存,建立远亲近邻关系,并消除台湾与他国合作对抗中国的忧虑。第三、对美国与日本:与美日等国强化价值联盟,共同致力于地球永续发展,并消除美日等国对台海安全的忧虑。第四,对亚太地区:协助排除区域冲突,扮演调停、缓冲角色,维护东亚和平;分享民主、人权、文化与高科技等柔性国力。

至于可能引发的“台独”疑虑, 吕秀莲以“台湾主权已经独立”、“台湾和平中立是更高层次的问题”予以切割。然而,审视其公投案主文及推动台湾和平中立的4个理由,就算不是“台独”,至少也是换句话说的“两国”公投,同样会将台湾带往不可知的险路。

审视吕透莲提案中罗列的4个理由,完全没有处理两岸分治的历史遗留及《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中有“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相关文字的“宪法一中”问题,意图便宜行事的以“公投的直接民意”解决“统独争议”,再悖于现实的说自己是提出“第三条路”,其出发点是出于善意的要解除中国大陆对台湾(中华民国)联合美、日“抗中”的疑虑。

在如此“无害”的外表下,何以说吕秀莲的公投案会让台湾走上险路?且不说北京会直接将所谓“台湾宣布和平中立”视为“一边一国”,甚至“台独”,以及《反分裂国家法》中对台湾使用“非和平手段”的三道底线;其实,最大的危机其实来自已无法证明可以“中立”的中选会本身。

历经2018年九合一选举及10项公投提案的审查及投票过程,台湾的中央选举委员会已证明自己是一个会为了某一特定目的而扩权解释法令的机关,虽然走了一个陈英钤主委,但新上任的主委李进勇“独派”色彩鲜明,加上选务委员还是同一批,难保不会再旧事重演。

台湾《公民投票法》在第一条就开宗明义的规定“依据宪法主权在民之原则,为确保国民直接民权之行使,特制定本法。本法未规定者,适用其他法律之规定”,也就是说,所谓的“台湾向国际宣告和平中立”,其实是宪法层次的问题,稍具一些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层道理。

然而,因为现在的主委是李进勇,再加上这届中选会有曲解法令,被法院判决打脸后才改正的前例,很难断定3月中旬才开的“公民投票审议委员会”是否会让吕秀莲领衔的《和平中立公投》成案。不过,却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尤其是民进党政府意图拉高两岸对抗的当下。

如果,原应成为“安全阀”角色的中选会真的让《和平中立公投》成案了,虽然其“无害”外表藏着实质“两国”(一中一台)效果,但在不明究理及基于维持两岸“现状”的期待下,谁也说不准公投结果会如何?这也是吕秀莲之所以信心满满的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