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出得去“熊猫”进得来 台湾别紧张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台籍全国人大代表许沛在大陆两会期间建议赠送高雄市一对大熊猫,并表示“人要交流,动物也要交流”。高雄市观光局长潘恒旭也表示,关于熊猫赴高雄的计划仍未正式向市长韩国瑜提案,之后经高雄市议会同意后,预计将会成立“熊猫小组”,针对未来熊猫可能入住的高雄寿山动物园目前尚未成立的熊猫馆拟定相关计划,并表示高雄市政府预计于今年6月前往重庆考察。

台籍人大代表抛出赠送高雄熊猫的议题,引起台湾舆论一阵热议 (图源:VCG)

消息一出,台湾政坛正反意见皆有。民进党籍高雄市议员康裕成表示,若未有政治前提或“九二共识”框架、且未违反《华盛顿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CITES),对于猫熊赴高雄乐见其成;不过,康裕成也强调,希望此事不是因为韩国瑜支持“九二共识”所得到的反馈,亦不希望熊猫被以“国内交易” (internal/domestic trade)的方式输入台湾。民进党籍的市议员郭建盟、黄文益等则表示,喂养熊猫与兴建熊猫馆恐加重高雄市的财政负担。

相反的,蓝营人士则多表赞同,国民党的高雄市议员黄绍庭等人认为此事不但能为高雄带来更多的观光财源,也是两岸交流的正常表现。白色力量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也说,“才两只熊猫,台湾不用怕”。事实上,台湾目前已有大熊猫共三只,皆生活在台北市立动物园,多年来早已成为动物园中的明星。

其实,“熊猫外交”由来已久,据考证,武则天时期就曾送给日本两只熊猫与多张熊皮。近代以来,二战时中华民国送了两只熊猫给美国、1946年也送了一只给英国。中共建政后至1982年为止,熊猫基本上都是为显现两国/两地邦谊友好和善,中国大陆“赠送”给他国的礼物。1982年后则是为响应濒危动物的保育,则多以“租借取代赠送”。

2005年时,连战成为1949年后首位登陆的国民党主席,大陆为展现两岸和平友好的态势,便由国台办主任陈云林宣布赠送两只熊猫给台湾。然而民进党政府除了以人才训练、动物保育等相关配套未完成等借口推迟,当时的陆委会也表示熊猫赴台是中国大陆与国民党的政治操作,民进党政府无法认同。

过去,民进党指称熊猫是统战工具,十多年过去后,又是民进党执政、又是大陆欲赠送台湾熊猫。同样的礼物、同样的执政者,面对的是类似的两岸困局。2005年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一手对台愈趋强硬,以反制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论”,另一手却透过与国民党的交流,以软的方式、以可爱的大熊猫作为抚慰台湾人心的工具,虽当时未能如愿,但日后确实在台湾造成熊猫旋风。

如今,2016年后两岸官方交流停摆,习近平又宣示对台掌握了主导权,并提出“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两岸“民主协商”等关于两岸统一的讨论,民进党政府确实面临十分艰困的局面,又无法正面应对,以至于总是只能以抗拒的方式面对大陆提出的挑战。然而,假如中国大陆真的愿意赠送高雄市熊猫,或许也能视为是两岸关系转折的契机。民进党政府若能够在此事上乐观其成,在各项国际规范与检疫条件严格执行下,让熊猫顺利赴高雄居住,不要什么事情都上纲上线至两岸统独,则事情会好做得多。

大熊猫团团、圆圆赴台已逾10年,除了为台北市立动物园带来许多经济效益外,当初民进党所担忧的政治疑虑,似乎始终未曾发生 (图源:VCG)

过去团团、圆圆赴台,尔后又生了一只小熊猫圆仔后,迄今台湾还是很稳当地生存着。其实大陆对台哪项作为不是统战?若民进党怕熊猫来统战台湾,或也可输出台湾的珍稀或特有动物给大陆,就像过去曾输出台湾梅花鹿与长鬃山羊一样,这其实也就是另一种形式的两岸交流。当民进党希望熊猫能不沾染政治色彩、民进党副秘书长徐佳青还表示,“熊猫是无辜的,不要披上政治外衣”,其实更显现出将熊猫贴上政治标签的正是民进党。民进党应敞开大门,为两岸互动展现善意,才能让其声势止跌,逆境突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